央行观察:10%家庭资产占比近半 少数家庭资不抵债

  中新经纬客户端4月24日电 央行一份观察报告显示,城镇住民家庭资产分化显著,家庭总资最高10%家庭的总资产占比为47.5%。城镇住民家庭资产欠债率为9.1%,总体稳健,少数家庭资不抵债。

  由中国人民银行观察统计司城镇住民家庭资产欠债观察课题组撰写,将刊于《中国金融》2020年第9期,题为《2019年中国城镇住民家庭资产欠债情形观察》的文章称,课题组于2019年10月中下旬在天下3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对3万余户城镇住民家庭开展了资产欠债情形观察。从当前掌握的资料看,这是海内关于城镇住民资产欠债情形最为完整、详实的观察之一。

  10%家庭资产占比近半

  观察数据显示,城镇住民家庭总资产均值为317.9万元,中位数为163.0万元。均值与中位数之间相差154.9万元,解释住民家庭资产漫衍不均。住民家庭资产漫衍不平衡主要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第一,住民家庭资产的集中度较高,财富更多地集中在少数家庭。将家庭总资产由低到高分为六组,最低20%家庭所拥有的资产仅占所有样本家庭资产的2.6%,而总资产最高20%家庭的总资产占比为63.0%,其中最高10%家庭的总资产占比为47.5%。

  第二,区域间的家庭资产漫衍差异显著,经济发达地区的住民家庭资产水平高。分经济区域看,东部地区显著高于其他地区。东部地区住民家庭户均总资产为461.0万元,划分凌驾中部、西部、东北地区197.5万元、253.4万元和296.0万元。东北地区住民家庭户均总资产最低,仅占东部地区住民家庭的三分之一左右。

  分省份看,家庭资产最高的三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为北京、上海和江苏,最低的三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为新疆、吉林和甘肃。其中,北京住民家庭户均总资产约为新疆住民家庭的7倍。

  第三,高收入家庭拥有更多资产。将家庭总收入从低到高排序,总收入最高20%家庭所拥有的总资产占所有样本家庭总资产的半数以上。其中,收入最高10%家庭户均总资产1204.8万元,是收入最低20%家庭户均总资产的13.7倍。

  第四,户主的岁数、学历水平及职业均影响家庭资产漫衍。一是家庭总资产随户主岁数的提高出现先增添后削减的特征。户主岁数为56~64岁的家庭户均总资产最高,18~25岁的户均总资产最低。二是户主的学历水平越高,家庭户均总资产越多。户主为研究生及以上学历的家庭户均总资产显著高于均值,高中及以下学历的家庭户均总资产最低。三是户主为企业管理人员和个体经营者的家庭总资产显著高于均值,其余家庭总资产均低于平均水平。

  住房拥有率96%

  观察显示,我国城镇住民家庭资产以实物资产为主,户均253.0万元,占家庭总资产的八成。

  第一,住房是家庭实物资产的主要组成,住民家庭住房拥有率相对平衡。我国城镇住民家庭的实物资产中,74.2%为住房资产,户均住房资产187.8万元。住民住房资产占家庭总资产的比重为59.1%。和美国相比,我国住民家庭住房资产比重偏高,高于美国住民家庭28.5个百分点。

  住民的住房拥有情形相对平衡。我国城镇住民家庭的住房拥有率为96.0%,有一套住房的家庭占比为58.4%,有两套住房的占比为31.0%,有三套及以上住房的占比为10.5%,户均拥有住房1.5套。美国住户总体的住房拥有率为63.7%,低于我国32.3个百分点。按家庭收入从低到高排序,美国收入最低20%家庭的住房拥有率仅为32.9%,而我国收入最低20%家庭的住房拥有率也为89.1%。

  城镇住民家庭拥有的住房数目越多,其家庭资产中住房资产的占比反而越低。拥有一套住房的家庭的总资产中住房资产的占比为64.3%,有两套住房家庭的住房资产占比为62.7%,有三套及以上住房家庭的住房资产占比为51.0%。这主要是因为多房产家庭在解决了基本住房需求后,更倾向于多元化资产设置。

民政部:养老机构“解封”需增加核算检测相关环节

  北京商报讯(记者蒋梦惟)4月24日,民政部举行了今年第二季度例行新闻发布会。会上民政部养老服务司副司长李邦华介绍,目前,我国养老服务秩序正逐步恢复,主要体现在养老机构解除封闭式管理,开始接收返院老年人和新入住老年人、可以招聘新员工、家属

  第二,商铺及厂房等经营性资产是家庭资产差距大的主要原因。受观察家庭中,15.9%的家庭拥有商铺或厂房等经营性资产,这些家庭的经营性资产均值为257.5万元,占其家庭总资产的33.1%。拥有经营性资产家庭的户均总资产为776.8万元,是没有经营性资产家庭的3.4倍。

  家庭总资产越多,经营性资产的拥有率越高,经营性资产在家庭资产中的比重越大。按家庭总资产排序,资产最高10%的家庭中,近半数的家庭拥有经营性资产,这些家庭的经营性资产占家庭总资产的35.6%;而资产最低20%家庭中仅有3.5%的家庭拥有经营性资产,其经营性资产占家庭总资产的比重为22.4%。

  偏好无风险金融资产

  受观察家庭中,有99.7%的家庭拥有金融资产,户均金融资产64.9万元,占家庭总资产的20.4%。与美国相比,我国城镇住民家庭金融资产占总资产的比重偏低,比美国低22.1的百分点。

  第一,金融资产的分化水平更显著。将家庭划分根据金融资产和实物资产从低到高举行排序,金融资产最高10%家庭所拥有的金融资产占所有样本家庭的58.3%,而实物资产最高10%家庭拥有的资产占比为47.1%。可见,金融资产的不平衡水平更显著。

  第二,住民投资偏稳健,家庭无风险金融资产持有率高。观察显示,无风险金融资产的持有率高于风险金融资产的持有率,受观察家庭中无风险金融资产的持有率为99.6%,户均35.2万元;风险金融资产的持有率为59.6%,户均50.1万元。从观察样本整体看来,户均持有无风险金融资产35.0万元,占总金融资产的比到达53.9%,高于风险金融资产。

  第三,高资产、高学历家庭介入风险金融市场的意愿更强,金融资产表现形式加倍多元化。随着家庭资产的增添,家庭持有风险金融产物的比率稳步提高。将家庭总资产排序,总资产最高20%家庭的风险金融资产的持有率为87.9%,最低20%家庭的持有率为29.8%。而且,总资产越多的家庭介入各种金融市场的水平越高,高资产家庭在各种金融产物上的持有率均显著高于天下平均水平。

  从学历水平看,学历越高的家庭金融资产表现形式越多元化。观察数据显示,随着户主学历水平的提高,家庭持有活期与定期存款的比重有所下降,而持有银行理财产物、互联网金融及股票、基金等金融资产的比例有所上升。这主要是因为高学历群体通常更领会相关的金融知识和信息,加之其往往拥有较高的收入和资产,因而在知足了预防性需求后更愿意投资高风险、高收益的金融产物。

  此外,观察还显示,城镇住民家庭欠债介入率高,为56.5%,欠债集中化征象显著,欠债最高20%家庭负担总样本家庭债务的61.4%;家庭欠债结构相对单一,欠债泉源以银行贷款为主,房贷是家庭欠债的主要组成,占家庭总欠债的75.9%。

  城镇住民家庭净资产均值为289.0万元,分化水平高于资产的分化水平。与美国相比,我国城镇住民家庭财富漫衍相对平衡(美国净资产最高1%家庭的净资产占所有家庭净资产的比重为38.6%,我国为17.1%)。

  城镇住民家庭资产欠债率为9.1%,总体稳健,少数家庭资不抵债;住民家庭债务收入比为1.02,略高于美国住民水平(0.93);偿债能力总体较强,偿债收入比为18.4%,住民家庭债务风险总体可控。

  文章还提醒需关注两方面问题。一是住民家庭金融资产欠债率较高,存在一定流动性风险。二是部门家庭债务风险相对较高,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部门低资产家庭资不抵债,违约风险高;中青年群体欠债压力大,债务风险较高;暮年群体投资银行理财、资管、信托等金融产物较多,风险较大;刚需型房贷家庭的债务风险突出。

同花顺上线「疫情舆图」
点击查看:新型肺炎疫情实时动态舆图>>>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遇


责任编辑:ljh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98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