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6Z合伙人:VR 凛冬已至,只能打游戏、并不是下一代计算平台

最前线 | 微创医疗逆市上涨超10%,股价创历史新高

微创医疗2019年净利润大涨93.5%。

编者按:A16Z合伙人Ben Evans讲为什么VR离真正“起来”还很远很远:和PC、手机相比,VR/AR的规模太小了,目前所有VR的应用本质都是游戏机,游戏只是科技行业的一个分支,游戏机市场的规模天花板是已知的。

A16Z合伙人:VR 凛冬已至,只能打游戏、并不是下一代计算平台

图片来自Pixabay

“我们的愿景是,大约10年后,VR/AR将成为继移动之后的下一个主要计算平台。它甚至可以比移动端更加无处不在,其是一旦我们达到AR之后,因为你可以随时随地拥有它………..一旦你有了一个好的VR/AR系统,你就不再需要购买手机或电视或许多其他实体产品,它们只需在数字商店里变成应用程序就可以了。”——马克·扎克伯格,2015年

我们早在20世纪80年代就尝试过VR,但并没有成功。这个想法可能很好,但当时的技术还远远不能支撑,几乎所有人都遗忘了它。然后在2012年,我们意识到可能现在可以实现了。摩尔定律和智能手机组件供应链意味着,实现这一愿景的硬件大部分都已经摆在了货架上。从那时起,我们已经从概念验证阶段,发展到可能有四分之三的程度去做一款真正优秀的面向大众消费者的设备。

问题是,我们还没有想出一个VR设备除了能用来玩游戏(或者一些非常小众的工业应用),还能够做什么,而且现在还不清楚究竟有没有其他的应用场景。我们做了五年的实验项目,各种内容都试过,除了游戏之外,没有一个真正成功的。

同时,很有启发意义的是,现在大家都把自己关在家里,视频通话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的现象,但VR却没有。这本应该是属于VR的时刻,而事实并非如此。

A16Z合伙人:VR 凛冬已至,只能打游戏、并不是下一代计算平台

美国过去一年,VR、虚拟现实、oculus、oculus quest的网页搜索趋势

这能说明什么吗?如果原始的体验很棒的,那么相关应用的就会随之出现?也许是这样的,如果你尝试过Oculus Quest,体验确实令人惊叹,很容易认为这就是未来。然而,如果你在1980年的时候玩今天的游戏机,你也会有同样的反应,令人惊艳,显然是未来的一部分。

但事实上,游戏主机的装机量大概是1.52亿-2亿。远不如PC的15亿,更比不上智能手机的40亿。游戏是个很大的生意,但它只是科技产业的一个分支,而不是核心,不属于驱动产业发展的生态圈。大多数人对主机游戏的体验是商场里,微软线下商店橱窗里展示的Demo,他们说一声“做的不错”,然后就走开了。很久以前,一个叫Hammy Sparks的学校老师(这是真事)提出了一个让我醍醐灌顶的观点,他说,可以有不同大小的无穷大。在科技领域,也可以有不同大小规模的好东西。

智能手机是广泛的、普及的,而游戏机是“深”而“窄”的,是一个较小的市场。而VR则更“深”,更“窄”。所以,如果我们不能想出一种内容形式不“深”也不“窄”,我们就只能假设VR的市场规模将是游戏主机的一个子集。即使这样,这也是一个体面的生意,但这不是马克·扎克伯格收购Oculus的原因。它是科技领域的另一个分支,不是继智能手机之后的下一个平台。

那个diss过丰巢的小区,我实地去看了一下

很多的出乎意料,其实是一种必然

这里衍生出了一系列的想法。比如是你还现在还不能在VR/AR上做真正的做App和生产力工具,因为屏幕的分辨率还不够高,无法阅读文字,所以我们还不能在360度的虚拟环绕环境中工作,但这个问题迟早会被解决。此外,VR设备需要变得更小,更轻,而且要做穿透式,这样你就能看到周围的空间。当然,这个问题我们也只需要继续等待,尤其是等待更大的装机量(大概是在那些深耕细作的游戏销售的推动下),创新就会以某种方式发生。

这些观点本质上没有什么不符合逻辑的地方,但它们确实让我想起了卡尔·波普尔对马克思主义者的批评,当被问及为什么他们所谓的科学预测还没有发生时,他们总是说“啊,历史环境不对,你只要再等几年就好了”。当然,还有一种倾向,就是当马克思主义者在被问及为什么共产主义国家的结果似乎总是很糟糕时,会说“啊,但那不是正确的共产主义”。我最近好像经常听到“啊,但那不是正确的VR”。

换个角度来说,反过来也可以说iPhone,或者PC,或者飞机,曾经看起来也是很原始,没有什么用处,但是它们变好了,VR/AR也是同样的情况。问题在于,iPhone或怀特兄弟的飞机确实是原始且不切实际的,但它们是概念的突破,提供了明显的改进途径。

第一代iPhone的摄像头不好,没有配套的应用,也没有3G的网络环境,但这些很快就能解决。路易·布莱里奥完成人类首次驾驶飞行器飞越英吉利海峡,距离莱特兄弟的第一次试飞仅6年。VR/AR能有类似的进展吗?曾经有一个很明显的路线图,从胶带式的模拟机到Oculus Quest,再到今天让Oculus Quest,变得更小、更轻。但要创造一个全新的消费行为或消费应用模式,路线图是什么?具体来说,你认为要想让VR不仅仅是游戏,需要改变什么?

继续探究,我想也许有四个命题值得思考。

  • 转机马上就会来临吗?硬件和开发者生态圈再迭代一下,就能让我们到达一个临界点?S曲线就会转为向上?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 VR/AR正处在iPhone诞生之前的智能手机的阶段?所有的核心技术都在那里,我们有应用程序、触摸屏和快速数据网络等等,但我们需要改变范式,把它们都打包成更容易获得的形式。Oculus是新的塞班(Symbian)吗?值得注意的是,在iPhone出现之前,没有人真的知道手机会变成现在这样。

  • 你戴在头上的设备,将周围的世界隔绝在外,将你置于另一个现实中,这似乎不是一种人人都能轻松获取的体验,这之间是否存在着根本性的矛盾?毕竟,并不是每个人都会买游戏主机。我猜想很多科技界的人会说,当我们找到了“真正的”VR,那就一定会是未来,但实际上不能把它当做必然会发生的事情。

  • 或者说,这就是问题的关键——”真正的 “VR需要一些完全不同的设备,这才是将其推向通用设备的条件?如果说VR就是头戴式显示器,这太小众,有门槛,需要新的技术。新的技术难道不会有同样的问题吗?比如,“神经蕾丝”的技术(在人脑中植入细小的电极,让人与机器直接进行通信)。

文首马克·扎克伯格发言中,当他谈到AR和VR的融合,我让我想到很多关于VR的设想(参考电影《头号玩家》),和头戴显示设备无关,而是一种眼镜,或者隐形眼镜,甚至是未来的某种神经植入物。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可以说即使是Oculus Quest也没有达到四分之三的 “程度”,这实际上还只是在VR S型发展曲线的开始阶段。智能手机的继任者将不只是融合了AR和VR的东西,而是让这种区别变得无关紧要,一种你可以全天佩戴的东西,既能无缝地遮蔽和补充现实世界,又能产生无法区分的空间。从这个角度看,Oculus不是iPhone,是牛顿(世界上第一款掌上电脑,后因需求量低而停产),或者说是苹果 II(苹果公司制作的微电脑),也就是说离普及还很遥远,理想的情况下,普及设备也是十几二十年后的事情。

反过来说,这个论点的问题在于,当科技界的人士谈论未来“十年”或“二十年”的时候,实际上有点像在写科幻小说。但我试着去思考我们现在所拥有的东西,以及我们现在所拥有的路线图,可能会告诉我们下一步可以建立什么。但如果 “真正的VR “需要的是十年、二十年的发展,那我们真的又要迎来一个VR的寒冬了。

把所有这些线索拉到一起,我想指出的问题不仅仅是除了游戏之外,我们没有VR的”杀手级应用”,而是我们不知道一个可能的路径是什么。我们可以说,最早的PC也没有杀手级的应用,但它们看起来很有用。我刚入行的时候,3G是热门话题,每个投资人都在问“3G的杀手级应用是什么?”事实证明,杀手级应用就是把互联网装入你的口袋里,但PC和3G,我们都知道接下来要打造的什么,而VR,我们就不知道了。这告诉我们,VR在未来会有一席之地。只是我们还不知道是在什么样的地方。

译者:蒂克伟

寄生虫、文化输出,海外版抖音被骂,但真香

TikTok火遍全美青少年,科技巨头认真了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89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