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免费?作家断更?阅文与作家这波扯皮,你站谁?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5月8日电(记者 宋宇晟)最近的网文江湖很不镇静。先是网文免费引发争议,阅文团体与网文作者的条约又被指“霸王条款”。在这些话题背后的网络文学,最近到底怎么了?

阅文团体 “强推免费”?

事情还要从4月末阅文团体高层调整提及。

4月27日,阅文团体宣布治理团队调整。随即网上就有声音称,阅文团体推出针对创作者的“新条约”,其中被指存在不少“霸王条款”。

同时有传言称阅文将改变网络文学作品的付费阅读模式,“强推免费阅读”。这意味着,网文作者的收益可能受到影响,进而有读者忧郁优质的网络文学作者会因此越来越少、网络文学原有生态将遭到损坏。

网文免费?作家断更?阅文与作家这波扯皮,你站谁?

5月2日,阅文团体新团队对相关讨论和质疑举行回应。

这份说明指出,“重新团队上任伊始,我们就坚定地以为,必须要牢固和保持付费模式,并对创新模式举行探索。”说明同时称,外界传言的阅文推行“所有免费阅读”是不可能也不现实的说法,请人人不要轻信。

而针对网上热议的条约,上述说明指出:当前人人讨论的这份是阅文于2019年9月推出的条约,并非如外界谣传所言是在2020年4月28日推出的新条约。

记者注意到,说明中并未否认这份条约的真实性,同时还答应“将会与作家们举行普遍的相同,对于不合理的条款,我们会做出响应的修改”。

网文免费?作家断更?阅文与作家这波扯皮,你站谁?

5月3日,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网络作家唐家三少也就此事发声。

唐家三少坦言,若是阅文选择所有作品免费,这是自毁长城的行为,“我真的以为可能性异常之小”。他同时示意,小我私家是完全不支持阅文转免费的,自己的作品也不会。

“五五断更节”与阅文恳谈会

但各方发声却并未平抑网上的争论,“新条约”引发的讨论继续发酵。

有媒体报道,5月5日,有网文作家在微博、知乎等网络平台提议“五五断更节”。

网文免费?作家断更?阅文与作家这波扯皮,你站谁?

微博话题#55断更节#的主持人则在其微博中明确示意,“五五断更节”是为了“抵制”阅文团体的“霸权条约”、“维护写手合法权益”。

而就在5日当晚,腾讯科技刊文公布“阅文团体对相关谣言内容的回应”。

其中再次明确,“周全免费”不可能,不现实。文章同时称,“着名作者因故纷纷断更”不实。

5月6日,阅文团体又一次回应,称网上撒播的“作者被收走著作权”“作者所有社交账号所有归阅文”等是谣言。

针对“五五断更节”,阅文团体示意,个体网络文学作者因小我私家事务、写作状态的调整等请假、有时断更是常态;阅文当日作品更新数据并未有异常颠簸,阅文没有接纳任何包罗修改时间、威胁断更后不推荐等外界谣传的运营措施。

网文免费?作家断更?阅文与作家这波扯皮,你站谁?

又一私募老鼠仓:交易近5亿亏了310万,自称师从诺奖得主

其中,阅文团体还示意,“我们将老实聆听外界意见,但对恶性谣言保留执法追究权力。希望人人明辨虚实,理性发声。”

6日晚,阅文团体就新治理层当日与多位作家的恳谈会公布文章。

文章称,针对已往多年来条约中遗留下来的不合理之处,应该也必须修改,“作家应有的权力应明确在条款里”。

而免费阅读的机制还在讨论中,作家未来可自主选择免费或付费模式。“对于现有条约中在著作权授权、免费模式下的分成权益、作家福利和打盗版等方面,我们已经明确了修改偏向,更详细的修改将在系列恳谈会和作家调研后确认,并在1个月内推出新版条约。”

网文免费?作家断更?阅文与作家这波扯皮,你站谁?

网文江湖到底怎么了?

若是从4月末算起,这次有关网络文学的争论已经连续了有一周多。但事实上,在不少网络文学的研究者看来,这次“发作”并非有时。

今年发表于《中国文学批评》的《网络文学2018—2019:在“粉丝经济”的土壤中深耕》已指出,2018、2019年,对于网络文学来说是相当严重的两年。

网文免费?作家断更?阅文与作家这波扯皮,你站谁?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公布第45次《中国互联网络生长状态统计讲述》。网络文学类应用使用时长占比位列第六。讲述截图

如文中所言,中国网络文学生长20余年来,最焦点的生长动力就是建立在粉丝经济基础上的原创性生产机制。而焦点粉丝是指具有稳固付费习惯和活跃介入度的粉丝。

该文的第一作者、历久研究网络文学的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邵燕君也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明确示意,中国网络文学的生长之所以能取得今天的成就,正得益于以VIP付费机制为基础的粉丝经济。

但与之相对应的是,阅文近几年付费用户数的连续下滑。今年3月,就有媒体称,阅文团体的平均月付费用户数已从2017年的1110万下降到去年的980万。而今年1月也有讲述指出,付费阅读用户规模连续下降,免费阅读用户规模则连续增长。

网文免费?作家断更?阅文与作家这波扯皮,你站谁?

若是说这种情形在网络文学照样一种“亚文化”的时刻,尚能作为一种圈子兴趣维持;那么在网络文学愈发成为“显学”、大资源不停介入的当下,付费读者数的下滑则必将引发调整。

介入执笔《网络文学2018—2019》的北京大学中文系博士吉云飞告诉中新网记者,当网络文学付费阅读的天花板已经很明显时,网络文学领域积压已久的诸多矛盾也随之显现出来。这其中自然包罗人人热议的著作权问题、平台与作者利益分配问题等等。

邵燕君直言,这些问题实在都可以归纳为“网文兴趣者的网站与大资源逻辑之间的冲突”。她同时认可,由于近年来短视频等其他娱乐形式的兴起,网文的生长确实到了一个瓶颈。

“文学本就不是网络时代最受宠的模式,它实在是弱势的。但中国网文的生长是个事业,而缔造这一切的基础既有大量的写作者,也一定包罗介入付费阅读的焦点粉丝。”在邵燕君看来,作废付费阅读一定会摇动这个基本。而6日举行的阅文恳谈会也确认,作者可以在免费或付费两种模式之中选择。

网文免费?作家断更?阅文与作家这波扯皮,你站谁?

邵燕君现在忧郁的是,在面临大资源主导的新调整时,已处于弱势的下层网文作者难有响应的议价能力。“他们是网络文学的基座,也是网文的未来,是‘活水的源头’。新作者都是底层作者,但他们也拥有‘成为大神’的可能。好的机制应该让他们能够维持生涯,同时有作为一个写作者的尊严。若是不把底层作者当成作者,新的作者就很难‘成为大神’,网文也就没未来了。塔尖能有多高是要取决于基座有多宽。”

吉云飞以为,不管这次争论会泛起什么样的效果、条约有何转变,这次事宜都已经成为了网络文学行业深度调整的劈头。

而未来的趋势似乎也很明确,大资源将愈发深刻地介入网络文学领域之中。

但问题是:这样的网文江湖,还能称之为“江湖”吗?(完)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81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