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的“五一”静悄悄

  中新社莫斯科5月1日电 题:(抗击新冠肺炎)莫斯科的“五一”静悄悄

  中新社记者 王修君

  5月1日劳动节是俄罗斯的主要节日,民众可以享受为期3天的假期。

  传统上这一天,莫斯科市中心通常会让给俄罗斯自力工会联合会、俄罗斯共产党等整体组织的游行和聚会。参与者或手拿鲜花、气球,或高举红旗、口号走上陌头,人数可多达10万人;在公园里,则可以看到人们三五成群,在草坪上或躺或坐,晒着太阳渡过悠闲一天。社区、陌头也成为一展才艺的的好去处。随处可见人们围成一圈,和着吉他和手风琴,高声讴歌,即使是严肃、高冷的老莫斯科人也绝不会对此感应一丝惊奇。

白宫新闻秘书麦克尼记者会“首秀”

(记者 陈孟统)白宫新闻秘书凯蕾·麦克尼5月1日在白宫新闻简报室举行履新以来的首场记者会。刚过32岁生日的麦克尼,4月8日接替格里沙姆成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第四任新闻秘书。

  今年的5月1日,一切都截然不同。停止当天,俄罗斯累计确诊病例数已跨越11万例,其中莫斯科的病例跨越了5.7万例。在疫情的笼罩下,熙攘的游行队伍、休闲的人群和随处可闻的歌声都成为了“过去时”,现在的莫斯科变得静悄悄的:

  往年被游行队伍和聚会占有的市中心及红场险些看不到什么人,只有几名戴着口罩巡逻的警员;路上则告别了门庭若市,汽车三三两两,喷洒药水的消毒车却能时常看到;公园里晒太阳的和聚堆欢唱的人群也已经不见,偌大的公园冷冷清清,只有几名行人急忙地走过;在超市里,往年节日里扎堆购物的人群也已经不见,超市广播里不停播放的是保持社交距离的提醒,而不是打折促销信息。超市的收银台处,也立起了高高的塑料挡板,把收银员和主顾离隔。

  实际上,莫斯科这种寥寂、重要的感受已经保持了一个多月。从3月28日起,莫斯科就进入了准封城模式,所有的公开场合关闭,人们情愿或不情愿地待在家里直到现在。当天,社交网络上许多人晒出了自己去年5月1日吃喝玩乐的照片——很明显,传统的节日气氛撩拨着人们盼望外出的心情。但无奈的现实是,预计待在家里的状态还要连续至5月11日。凭据俄总统普京的要求,从5月12日最先,才可能逐步作废限制措施。

  幸亏一个多月的坚持没有白费。莫斯科市长索比亚宁4月30日透露,凭据最近5天到7天的考察效果显示,“情形似乎稳定下来”。而全俄的情形也有了好转,原来俄逐日熏染者增长速度靠近30%,现在已经降至了10%以下。俄消费者权益珍爱和公益监视局局长波波娃5月1日透露,现在俄疫情达到了“只能下降的水平”。

  功效来之不易,保持也不易。未来疫情生长能否如预期般平稳还需时间磨练。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说,疫情生长将取决于民众能否在5月节日期间遵守自我隔离的划定。“若是大量民众违反自我隔离划定会引发严重后果,导致熏染曲线上扬,而不是平稳走势”。

  5月1日,在俄罗斯也被称作“劳动和春天节”。在俄罗斯人看来,经过了漫长的冬季,五月的来临带来了生气勃勃的春天,也预示着美好生活的到来。但在今年,要想享受暖和的春景,除了继续坚持外,别无其他设施。佩斯科夫说,普京已表明态度,明白民众难以忍受隔离制度的情形。但普京仍然呼吁所有人团结起来,把剩下一周坚持下去。“对所有人来说,这是需要的措施”。(完)

【编辑:房家梁】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73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