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中与和谐:乌兹别克斯坦“入盟”若何秉持中庸之道?

  (国际考察)折中与和谐:乌兹别克斯坦“入盟”若何秉持中庸之道?

  中新社努尔苏丹4月29日电 题:折中与和谐:乌兹别克斯坦“入盟”若何秉持中庸之道?

  中新社记者 文龙杰

  4月28日,乌兹别克斯坦最高集会立法院(议会下院)投票通过了乌兹别克斯坦以考察员国身份加入欧亚经济同盟的法案。已争论了颇有些时日的“入盟”问题基本落定。

  之以是说是“基本”落定,是因为根据乌国程序,立法院通事后还应再提交参议院(议会上院)通过,不外料无不虞之变。

  28日的投票是“大比分”通过。乌立法院共有150个席位,当天有132人加入投票,86票赞成,32票否决,14票弃权。

  根据乌立法院的说法,议员们充实听取了各方意见,仅经济方面就涉及16个领域,此外还包罗海关关税、对外贸易政策调整、劳务移民、技术标准、磨练检疫等问题。

  也正因牵涉面广“兹事体大”,乌海内对是否应“入盟”一直存在争论。28日当天投票时有32票否决、14票弃权也反映了这一点。欧亚经济同盟于2015年1月1日正式启动,成员国包罗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吉尔吉斯斯坦和亚美尼亚,旨在于2025年前实现同盟内部商品、服务、资源和劳动力自由流动,推行协调一致的经济政策。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 习近平主持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4月29日召开会议,分析国内外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势,研究部署完善常态化疫情防控举措,研究确定支持湖北省经济社会发展一揽子政策。

  支持者以为,“入盟”的最大利益是为乌外洋劳务移民缔造优越的就业条件。据国际文传电讯社报道,乌议员扎伊尼耶夫曾就该问题剖析说,现有约260万乌公民在俄罗斯等欧亚经济同盟成员国务工,每年汇往海内的劳务收入高达20亿美元。入盟后,乌劳务移民将与同盟成员国劳动力享有平等权利,进一步扩大劳务输出,这将是对海内经济的有力支持。

  否决者则以为,“入盟”将给乌海内经济带来打击。乌议员阿卜杜拉苏罗夫评论称,他示意,加入欧亚经济同盟将对乌对外贸易和财政收支平衡发生负面影响,还将影响货币汇率稳固。尤其会导致乌加倍依赖劳务输出、能源出口、外来投资等,打击实体经济,阻碍国家经济多元化和竞争力提高。

  阿卜杜拉苏罗夫详细指出,一旦入盟,首当其冲的就是乌汽车制造业、农业、化工、有色金属、铁路和航空等行业。2025年前,乌工业产值会因此而每年下降10%,约20亿美元,还将损失10万个就业岗位。

  除了经济上的思量,入盟意味着成员国将向同盟让渡部门权力,乌海内忧郁这将影响到本国主权自力。乌总统米尔济约耶夫今年1月专门就此示意,“介入欧亚经济同盟的一体化绝不意味着失去国家的自力性”。

  若是说这些都属于“内部考量”,那令乌陷入“入盟”两难田地的另有外部大国间的撕扯。俄罗斯希望乌兹别克斯坦加入同盟。无论是在莫斯科照样在塔什干,俄总统普京曾多次向乌方示意“约请”和“迎接”。俄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主席马特维延科去年10月访乌的一项主要任务就是起劲获得乌“入盟”的一定回答。

  而今年2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访乌时向乌方提出,将会在乌加入世贸组织一事上“提供全方位的、充实的辅助”。但蓬佩奥同时忠告,若是乌兹别克斯坦加入莫斯科主导的欧亚经济同盟,则会故障其入世历程。

  自乌总统米尔济约耶夫执政以来,在海内鼎力推行改造,扩大对外经济合作,入世是其改造日程上的主要内容。无论华盛顿,照样莫斯科,都是影响乌改造新政的主要外部因素。对于这种撕扯,乌外交部长卡米洛夫2月份在与蓬佩奥会见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不太希望看到由于大国之间在本地区的某些竞争而对我们自身发生不良的政治效果”。

  以是,28日乌立法院投票通过的是一个异常郑重的效果:乌兹别克斯坦以考察员国身份加入欧亚经济同盟,而非成员国身份。从乌内部来讲,这可制止“全身心”入盟带来的经济打击;从外部来讲,则可给各方都有一个交待,以中庸之道小心维持平衡。

  当天投票竣事后,乌“民主中兴”民主党首脑卡迪罗夫示意,乌在以考察员国身份加入欧亚经济同盟后,仍将“继续合理地同同盟成员国生长双边关系”。由此或可看出,“多边”与“双边”并进,与同盟维持一种若即若离的玄妙关系,仍是乌兹别克斯坦未来一段时间的基调。(完)

【编辑:刘丹忆】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70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