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聚集性感染链条仍在延续 18名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被问责

原标题:哈尔滨聚集性感染链条仍在延续 18名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被问责

央视网消息:从国家卫生健康委的通报可以看到,发生在哈尔滨的感染规模仍在扩大。现在,这两家医院的情况如何?是什么原因导致两家医院发生感染和扩散的呢?

目前,涉事的哈医大一院已将发生感染的整栋大楼封闭,加强了门诊筛查,控制就诊流量;感染人数较多的哈尔滨市第二医院则全面停诊,感染院区的住院患者也被全部转移。

哈尔滨聚集性感染链条仍在延续 18名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被问责

回顾这起聚集性感染,先后在两家医院住院的87岁老人陈某君被认为是重要关键。目前发现的确诊病例、无症状感染者,几乎都是陈某君住院期间的病友以及病友的家人、陪护人员。除此之外,哈尔滨市第二医院还有2名医生、6名护士被确诊感染,另有405名医护人员隔离观察。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像这么大规模的两所医院发生的关联的病例达到如此多的数量,即使在我们国家除湖北以外的省,在高流行期间也没有发生这么大的规模。那么我们很多病人他不是由于发热了或者说有肺炎来就诊,而是其他疾病来就诊的时候,使得我们医务人员没有防范意识,造成的感染和扩散。”

哈尔滨聚集性感染链条仍在延续 18名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被问责

哈尔滨市卫健委副主任柯云楠:“主要原因是确诊患者的陪护,在陪护过程中经常在走廊里有一个休闲区,休闲区里护士站很近,在休闲区扎堆聊天;另外一个因素,做各种大型设备的辅助检查,患者需要离开病区;第三个因素,医院公共服务设施,比如开水间、电梯、密闭的空间,这些因素导致院内感染发生的一个主要因素。”

据调查报道,4月2日至6日,陈某君因脑卒中在哈尔滨第二医院住院就诊,期间出现发热症状,但医院并未按规定进行核酸检测。随后,陈某君被转至哈医大一院。接诊医生根据120运送人员未穿防护服判断,陈某君应该不是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就没有复查核酸。而陈某君最终入住的呼吸科值班医生也侥幸认为,“前面都经过好几道关了,应该不用担心”,同样没有要求复查核酸,并直接将其安排到普通8人病房入住。同时,陈某君的陪护人员多达3人,远远超出了“一患一护”的规定。

哈尔滨聚集性感染链条仍在延续 18名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被问责

4月17日,针对这起因医院麻痹大意、管理松懈造成的聚集性感染,黑龙江省纪委监委对当地18名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进行问责,其中包括哈尔滨市副市长、哈尔滨医科大学副校长以及哈尔滨市第二医院院长等。为防止疫情进一步扩散,两家医院已对所有医护人员、在院患者、前后14天内出入院患者等进行了核酸检测。但令人担心的是,与陈某君同一时间在这两家医院就诊、陪护的人员,有的已经离开去了外省。目前,分别在辽宁抚顺、内蒙古呼伦贝尔各找到一位,他们的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阳性。而最新发现的,沈阳一名IgM病毒抗体阳性仍瞒报上班出门诊的医生,也被证实在这段期间陪护家人去了哈医大一院。

哈尔滨聚集性感染链条仍在延续 18名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被问责

黑龙江省卫健委二级巡视员谢云龙:“随着防控等级级别的下调,社会上又出现了个别的人员思想松懈,人群聚集的现象又有所抬头,这是造成反弹的主要原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65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