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性资本王淮:技术派投资人的雄心与温情

跨国巨头安进收购生物制药公司Rodeo,总金额逾7亿美元

生物制药行业的大额收购

“我们又投了一个包装设计领域的‘酷家乐’—— 期待神话再造。”3 月中旬,线性资本合伙人兼 CEO 王淮在朋友圈里介绍最新投资的公司时这么写到。

这个最新投的公司叫包小盒,是线性资本在 2020 年发出的 18 个 TS 之一。这 18 个 TS 中,15 个由线性领投,包小盒就是其中一个。它的产品是一个在线包装设计工具和印刷电商服务平台,最大的特色是用技术把过去传统包装印刷的设计生产流程简化为一站式服务,追求“所见即所得”,意在简化传统包装印刷行业中繁琐的流程。

这的确有些像王淮曾经投资的家装设计平台酷家乐——从在线设计工具起步,酷家乐的渲染技术可以将家居设计渲染图的生成时间从过去的 4-24 个小时缩短为 7 秒钟。王淮在公开场合演讲时提到酷家乐时曾感慨说:“这种技术给传统行业带来的体验升级冲击力太强了,用了之后就再也回不去了。”

线性资本王淮:技术派投资人的雄心与温情

对比投资酷家乐和包小盒的时间和背景可以看出,无论是 2013 年作为天使投资人,还是到 2021 年,王淮和他所创办的线性资本投资关注的方向一直是前沿科技及其给产业带来的改变,也就是王淮所说的,他想要投资那些能给行业带来“好到再也回不到过去”体验的前沿技术。

只不过,如果说早期王淮作为“Facebook 总部第二位华人工程师、第一位华人研发经理”,“畅销书《打造Facebook》的作者”被行业内所熟知,在国内知名互联网公司担任技术顾问、投资酷家乐这样的公司更像是支持自己的“同道中人”。那么 2014 年王淮成立线性资本、把天使投资机构化之后,则是走出了一条专注科技投资的路:目前线性资本共管理八支基金,规模约 70 亿人民币。是地平线机器人、特赞神策数据思灵机器人等公司的天使投资人。值得一提的是,在 2020 年新冠疫情的背景下,线性资本依然超募完成四期美元基金,规模达到近 2 亿美元。

做风险投资也是创业,不可能一帆风顺。王淮在公开场合里曾说自己经历过身份转型,交过学费,走过弯路。“不过弯路帮我们对被投领域和项目有更深的理解,也帮助机构逐渐将视角聚焦在我们认为最能体现自己价值、同时让我们最有热情的方向上。也就是让前沿科技解决产业升级中的关键问题,成为第一生产力。”

聚焦

风险投资人往往会列出自己最骄傲的投资组合,鲜有人会主动提起错过了哪些公司。王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却并不避讳谈起线性成立初期曾经错过的一些公司,它们大多以商业模式创新见长,其中不乏后来快速成长为独角兽甚至已经上市的知名企业。

所谓的“早期的弯路”是指,王淮发现,偏向商业模式方向创新的公司,即便认可创业团队、和他们是很好的朋友,作为投资方,线性的优势也比较难体现出来。而那些技术/产品针对某个产业在升级中亟待解决问题的初创公司或创业者,线性不仅能在早期就发现他们,而且其技术背景也能帮助线性比别人更快速的理解这些技术与产业结合之后的应用场景和商业前途。

“该怎么做?”王淮回忆,当时团队进行了一次深度复盘,结论是不盲目跟随,而是更加聚焦。之后,他为线性设立了“成为中国最好的前沿科技投资机构”的目标,决定把全部精力和资源都专注在最擅长的科技投资领域,对看好的被投企业“早期下重注、后续轮持续加码”。此外,后来线性又逐步扩大投后服务团队,在被投企业的后续轮融资、招聘、商务合作、传播等方面提供协助。这些做法,是在早期投资机构中比较少见的。

“线性的吉祥物是一只骆驼,我们希望能像骆驼一样,陪伴创业者走过创业的沙漠。”王淮说。

正是因为聚焦,线性资本后来在天使轮又陆续投出了棒米科技、观远数据、思灵机器人等公司,这些公司的后续轮融资中都有线性资本参与投资或在其他方面协助的身影。这也帮助线性在行业内形成了独特的“标签”。有被投企业的创始人说,当他拿着 BP 去见下一个投资人时,“对方听说线性聊过了会投,说’那技术的部分就没什么问题了’。”

误解

但聚焦带来了一个问题:误解。或许由于前几年“产业互联网”、“人工智能落地产业”的概念尚不如今天这样被认可和重视,加上王淮和线性投资团队的技术背景,王淮有时候会被人问到一个问题:“线性是不是只投资黑科技?”“是不是只投资有科研或者行业尖端背景的创始人?”

“一说前沿科技,很多人会想到硬核,黑科技,但实际上这要区分实验室科技和能落地的技术——能落地的技术指的是能解决产业实际问题的技术,或者说已经转化为解决方案而不只是技术了。”王淮说,他仍然是“技术控”,会对各种技术新产品,无论硬件还是软件都乐意尝试,线性资本办公室墙上有一段标志性的代码就是他写的。关注技术,但这不代表线性资本只投资纯粹的实验室技术。

雷军旗下有这10家智能车公司,小米造车是有备而来

竟然还有专利布局…

线性资本王淮:技术派投资人的雄心与温情

“线性投资的是灰科技而不是黑科技。什么是灰科技?就是把问题带到技术的讨论中,能够有效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在现有工作方式上提高效率 10 倍到 100 倍以上的。”酷家乐的渲染技术在家装设计领域的应用,就是解释灰科技概念最具有代表性的例子之一。

从收益回报的角度来看,如果仍然以酷家乐为例,当它给客户带来“再也回不到过去”的体验,其经济收益和商业前景是不言而喻的。根据公开资料,酷家乐在 2020 年营收超过 1 亿美元,公司估值约 20 亿美元。

换句话说,很多人之所以认为这些技术很“黑”,正是由于它们被用来解决产业转型中的问题。这要求一个创业团队不仅懂技术,还要了解技术所面向的产业。这也是不少分析观点所认为的,经过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洗礼,产业互联网创业的门槛更高了的原因之一。

践行“灰科技”

在 2020 年年底的一次行业活动上,王淮讲到灰科技理念时,背后的 PPT 里有一张照片,是王淮和线性投资团队在新疆智慧农业示范田里拍的。当时是 2020 年 4 月,新冠疫情的居家隔离要求初步解禁之后,也是线性资本投资团队在 2020 年的第一次正式出差。

线性资本王淮:技术派投资人的雄心与温情

当时线性资本考虑投资用人工智能提高农业种植效率的企业「爱科农」,照片里的地方正是「爱科农」的合作示范田之一。“我们说从黑科技到灰科技,科技要’上山下乡’,了解行业、了解产业的真实情况。我们也这样要求自己,必须知道产业的生产流程、生产流水线是什么样的等等。”在没有公开展示的照片里,还有线性资本团队在投资热电生产智能化企业「全应科技」时在热电厂里的场景,等等。

除了去了解项目的实际应用场景,线性资本从两年前开始更加重视与产业方的交流,包括增加团队自身对产业的研究,以及组织部分被投企业与相关领域的企业互动交流。王淮认为,随着拼多多上市,上一个十年的移动互联网红利时代基本落下帷幕,互联网的溢出效应从人的衣食住行逐渐扩展到了产业。另一方面,不仅各行各业都处于和技术结合,数字化、自动化、信息化的过程里,也有越来越多的产业亟待通过使用新技术实现降本提效。只不过这需要时间和过程,因此线性资本希望能架起桥梁,连接创业者与产业方。

出乎意料的是,如果说前两年线性资本所关注的领域还显得有些“垂直”、“冷门”,那么 2020 年的新冠疫情不仅让整个市场重新重视科技投资,人工智能落地产业也成为市场追逐的新赛道。艾瑞咨询数据预测,人工智能与产业结合的规模会在 2020 年超过 1500 亿元人民币,到 2025 年,这个数字会超过 4500 亿人民币。

从王淮的实际感知来看,2020 年下半年,线性资本的投资节奏明显加快。他开玩笑说:“我们有抢到别人的案子,也有一些我们早期投的案子后续轮里有人来抢。”

接下来,他认为市场还会看到越来越多的软硬结合、智能机器人等创新出现,新型软件的国产替代化进程会继续,DaaS(Decision as a Service)和新的 SaaS 也会快速发展,同时,人工智能会更多的参与到医疗健康、建筑、民生等领域。

广结善缘

2020 年疫情期间,线性资本推出了一个名叫「线性学院」在线学习社区。根据介绍,这个社区最初是想帮助创业者解答疑问,后来活动的主题逐渐覆盖招聘、股权、市场营销等等方面。从最初作为线性资本投后服务的一部分,到今天,线性资本希望把它逐步发展为面向所有人的创业学习型社区。

类似的事情还包括,2020 年 8 月,新冠疫情在美国最严重、关于留学生是否应该回国的话题讨论热度居高不下时,王淮邀请被投企业中地平线机器人创始人兼 CEO 余凯、特赞创始人兼 CEO 范凌以及神策数据创始人兼 CEO 桑文锋在线上举办了一场直播活动,分享他们曾经在留学、回国、创业等关键时刻如何思考、如何做决定,这场直播在当时吸引了近 50 万人观看。此外,线性资本还会定期举办一些不同主题的线下活动,邀请技术工作者,讨论他们当下最关心的话题或是分享创业心得。

这些事情都看起来与投资没有直接关系,个别也超出了线性被投企业的范围,但王淮仍然乐于做相关的尝试,也这样鼓励团队。王淮一直相信,线性追求的是广结善缘,做事的起点不是想如何获取,而是先帮助别人。他也相信好人有好报,即便没有什么“回报”,能够帮助别人本身也是一个乐趣。

冷门位置开店爆火,年销售额超5000万,疯狂扩张翻台率大幅下降…

海底捞在疫情期间加速开店,不顾翻台率下降,是公司战略使然。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558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