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山海情》的成功意味着什么?

  逾18万人打出9.4的高分,现实主义创作的艺术价值和社会价值再一次获得了确证

  电视剧《山海情》的乐成意味着什么?

  卞天歌 邵岭

  电视剧《山海情》收官至今,掀起的收看和谈论热潮仍在继续将其口碑不停推高。其乐成的意义不仅是在社会民众的审美日趋多元、文艺产物的样貌日趋厚实的当下,再一次确证了现实主义创作的艺术价值和社会价值,同时也为现实题材影视创作提供了一条堪为范本的路径。

  《山海情》唤醒了年轻人血脉深处的乡土情怀,为他们提供了一次难过的精神寻根之旅

  这里所说的现实主义创作指的是由赵树理、柳青、路遥等人民作家承传而来的社会主义文艺传统,延至当下则表现为以坚定的人民态度深扎于火热生涯、以动情的笔触描绘吾乡吾土的真实民间、以深刻的历史变迁体验誊写平民史诗的创作追求。

  这一脉传统所确立的现实主义创作范式与美学原则在我国文艺史上发生了深远的影响,在电视剧史中亦有体现。从上世纪90年月初的《篱笆·女人和狗》等农村题材三部曲,到新世纪后的《希望的野外》《老农民》《普通的天下》,这些作品以“较大的头脑深度和意识到的历史内容” (恩格斯语)、根植乡土的厚重情绪与散发土壤芬芳的质朴美学打动了几代观众。

  然而,近年来人民文艺现实主义创作传统却遭遇着阻梗与断裂。随着大量资源介入影视行业并斩获话语权,扩大市场、获取盈利成为部门影视创作的主要目的,旁观行为也随之被置换为消费行为。在现实题材领域,严肃、深沉的现实主义剧作被更易引发社会讨论并以此推广营销的“话题剧”挤占了播映空间。在市场收效未卜的情形下,聚焦重大主题的现实题材作品被想当然地以为与宽大收看主体绝缘。

  《山海情》的火爆让许多人感应意外,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出于这样的缘故原由。该剧不仅是一部扶贫题材电视剧,而且是一部怀抱着塑史追求的扶贫题材电视剧,展现的是上世纪90年月宁夏西海固区域人民易地搬迁、艰辛开拓的奋斗史,并以此折射自改造开放以来中国长达40多年的反贫困壮举。以今天的市场头脑来看,这样一部电视剧与当下主流收视人群之间的时空距离,简直就犹如山海之隔。

  但开播之后不久,恰恰是年轻人将其拱上了热搜。

驻韩美军1900余名韩国人接种新冠疫苗 2人现不良反应

据韩媒报道,韩国疾病管理厅4日表示,截至目前,1900余名在驻韩美军基地工作的韩国人接种了新冠疫苗,不良反应报告2例。疾病管理厅表示,在美军基地工作的韩国人2020年底开始接种疫苗,为确保本国公民的安全,已要求驻韩美军1月底前提供接种者是否出现不良反应等信息。

  为什么?排山倒海般的弹幕里藏着谜底。对一部门年轻观众而言,他们并不是在《山海情》中旁观他人的生疏生涯,却是在回溯自己的小我私家影象与家族影象。事实上,随着中国都会化历程的加速,许多在大都会打拼的年轻人的根脉都在墟落。他们或在墟落渡过自己的童年、青年时代,或在父辈、祖辈们墟落履历的陪同下成长起来。“都市异乡人”身份所带来的认同上的迷失以及灵魂上的漂流感促发着他们对“根在那边?”发生思索。

  对此,剧中马得福关于“根”的解读便显得意味深长,他劝不愿移居的涌泉村民们:“人有两头根,一头在老祖先手里,一头就在我们后人手里,我们后人到哪了,哪也就能再扎根。”当下,后人们已将手中的根再扎下,但他们想要的却是顺着这一头去寻回老祖先手里的那头根。《山海情》触发了年轻人关于墟落的影象与想象,唤醒了他们血脉深处的乡土情怀,也为他们提供了一次难过的精神寻根之旅。

  对于另一部门年轻观众而言,《山海情》引领他们重新认识、解读这个五彩斑斓的乡土中国。一个加倍宏阔而纵深的中国在他们眼前打开,一群加倍鲜活灵动的人的运气在他们眼前跳跃。历史的张力与生命的感染力逾越了个体的寻根诉求,领悟起每个观众的生命体验。作品对西北风貌、人情的形貌也逾越了个体的地域文化影象,唤起了各区域观众配合感知的团体影象,与脚下这片土地血脉相连。

  《山海情》让年轻人对中国共产党史和改造开放史的雄伟篇章有了加倍深切的体认,难得的家国情怀也由此凝聚。二三十年间,闽宁镇若何由漫天黄沙、通电不成、浇灌难题的“干沙滩”变成了“金沙滩”?作品告诉我们,西海固人民的埋头苦干、扶贫干部的拼命硬干与国家扶贫政策的为民请命,缺一不可。在改造的沧桑巨变中,稳定的是压不垮的中国脊梁。

  “为什么我的眼中饱含泪水,由于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但这一切的条件是,要知晓这片土地上发生过什么。那么,由谁来把这片土地上发生过的事情和正在发生的事情告诉今天的年轻人呢?影视作品正应负担这样的使命,将那些深藏民间的苦乐与悲欢、梦想与追求讲述给人们,这也将启示着他们若何走向未来。

  《山海情》让我们确信,优异的现实主义影视作品不仅能够凝聚民众的审美共识,更能够凝聚民众的情绪共识,这也是该剧在价值层面所显现出的怪异意义。

  现实主义作品要真正抵达受众,不仅要艺术地真实地反映现实,更要将影响现实作为最高目的

  在实践层面上,《山海情》同样具有标杆意义,它为当前影视领域现实主义创作提供了一条堪为范本的创作路径。不能否认的是,在已往一段时间里,人民文艺现实主义创作传统之所以在影视领域面临阻梗甚至断裂,很大一部门缘故原由在于,其对创作有异常高的要求。这样一类作品要真正抵达最广漠的受众群体,不仅要遵照现实主义的创作规则,还应秉持现实主义的创作态度,即以严肃认真的姿态忠实于现实,艺术地真实地反映现实,并以反过来影响现实为最高目的。

  许多观众津津乐道于《山海情》在创制上的匠心——从演员口中隧道的方言、脸上粗拙的红晕、眼角的皱纹、衣领上的黄土渍,到具有年月感的旧物件道具……剧组一方面有意营造出了一种质朴而粗砺的艺术风格来呼应西海固区域原生态的环境,同时又以极高的细节还原度营造了浓郁的生涯质感,将那些浸润着生涯本真的土气息和泥滋味转达给观众,激活他们的生涯履历。谈论家戴清有一个看法笔者异常认同:这是一种寓于真的美和善的泛起,是艺术似真性的确立,既是作品审美焕发的历程,也是观众得以发生共情的重要缘故原由。

  同样值得一提的是,《山海情》让人看到优异现实主义作品和演员演出之间的正向互动关系。一方面,演员们同样坚守着现实主义的创作态度,以专业的水准雕琢作品。有观众评价该剧“全员放弃颜值治理”,直到演员表泛起许多人才把剧中人和演员对上号:黄轩和黄觉一改以往留给观众的文艺范,浓郁的乡土气息在他们身上毫无违和感;《装台》里活得憋屈的刁顺子张嘉益拍拍屁股成了左右逢源的人精马喊水;灰头土脸的德福妈是《生涯秀》里漂亮内敛的大陶红;坚韧勇敢的李水花是在《甄嬛传》里出演叶澜依的热依扎;饰演打工妹白麦苗的黄尧是《过春天》里的都会女中学生佩佩……抛却美颜负担的他们在作品中的演出自然且自若,求“真”而不一味求“戏”。观众也没有由于他们不那么漂亮而弃剧,恰恰相反,由于他们完完全全成为了角色自己,因此他们的外表没有成为朴陋的符号,反而成为观众追剧的动力。

  另一方面,《山海情》的乐成昭示着优异的现实主义影视作品将为演员提供更为广漠的舞台与更公正的时机。当许多演员被悬浮剧毁了演技,当中年女演员陷入无戏可拍的逆境,创作出越来越多的现实主义好作品将从整体提升演出水准的门槛,让好演员逾越岁数、形象之限有剧可拍,让糟演技甚至“AI换脸”等乱象被清算、镌汰。这也将进一步推动影视产业的健康发展。

  正是从这种种层面上,我们说《山海情》成为了现实题材影视作品的一个类型,一块高地。由于它的乐成,文艺工作者可以获得激励,去满怀热情投入生涯,用厚实、多样化的艺术手法来提炼生涯、展现生涯,为人民抒情、为时代放歌。

【编辑:陈海峰】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502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