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与行研 | 你的基金跌了吗?让抱团股闻风丧胆的固态电池来了

安全创业企业,如何从巨头环伺中逆袭突围?

关于确立目标和切入点,以及执行路径的方法论。

文 | 尚闻多、李坤阳

当特斯拉忙着降价的时候,蔚来放了大招,直接宣布“革命”。

这个让市场沸腾的消息就是“半固态电池”的预期时间表落地。1月11日,固态电池板块逆市上扬,锂电中游板块相形见绌。假如你买了新能源基金,那么在1月11日它大概率会亏损。

当日A股锂电隔膜、电解液个股全线大跌,行业龙头天赐材料、恩捷股份、璞泰来等开盘砸向跌停。而多家新能源基金重仓电池、电解液、隔膜龙头,当日收益大幅亏损自然在情理之中。

固态电池并非新鲜事,这条投资线早有埋伏,无论是产业层面还是政策层面。

只不过蔚来的高调加速了市场的热情,新款轿车ET7将搭载150度固态电池包,但它并非国内第一家实现固态电池装车的车企。2019年初天际汽车在就曾推出了首款搭载固态电池的ME7样车,实现量产最早为2021年,不过至今还没有最新进展。

早在2019年末《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就首次将固态电池上升到了国家层面,提出了加强固态电池研发和产业化进程的要求。

而蔚来汽车此次提供的是“半固态电池”,并非市场上一般意义上的全固态电解质锂电池,后者才是代替液态锂离子电池的下一代技术。换言之,蔚来仍小步快走在“固态电池”的发展道路上。

固态电池究竟是什么?为何能搅动A股新能源材料板块?新技术还需要翻越多少座大山?锂行业的格局又将在短期、中期产生怎样的变化?

何以解忧?

成本、里程、安全——这是新能源汽车的三条血管。

截至2020年11月底,相关媒体统计全国共有27起电池自燃或爆炸事件发生,即便是宁德811也难逃魔咒。此后追赶特斯拉的大众集团高调宣布加码固态电池,焦虑之下市场看见蔚来的消息,自然是眼前一亮,毕竟固态电池是缓解里程焦虑与安全的最佳良药。

相较于传统锂离子电池,固态锂电池安全性高,无自燃、爆炸风险。同时还能突破现有电池密度极限,液态电池能量密度最高可至约300Wh/kg,固态电池能量密度可以超过这一数字,甚至具备突破500wh/kg的潜力,更多的能量密度就意味着可以更长的续航里程。

固态电池产业链与液态锂电池大致相似,锂离子电池主要由正极+电解液+负极组合而成,而固态电池主要的基底仍是锂,正极材料改变较小,正极仍为以高镍三元等,负极为石墨硅碳,其中金属锂作为负极材料将成为固态电池厂商的最佳技术路径,在此之下能量密度有望提升40-50%。

两者最大的区别就是固态电池并不需要锂电隔膜与电解液,其核心为固体电解质,这之下共有三大技术路径:聚合物(欧洲)、硫化物和氧化物(中日韩)全固态电池。

公司与行研 | 你的基金跌了吗?让抱团股闻风丧胆的固态电池来了

数据来源:公司官网、天风证券。36氪制表。

上述固态电池产业链中游活跃的厂商背后隐藏着一个庞大的市场需求,固态电池的需求主要来自于动力电池、消费电池以及储能电池三个领域,当新能源汽车市场进一步放量,技术更新加速,固态电池也会迎来下一个风口。

根据 SNE Researchd的测算,2030年全球固态电池需求有望接近 500GWh,2025年固态电池全球市场空间有望达到60亿元。而2025年我国中国固态电池市场空间有望达30亿元,2030年有望达到200亿元。

在SKP卖顶奢甜品的原麦山丘,斗不过奈雪的茶

还是和吴亦凡最爱的品牌GM玩的联名

锂电中游的“黑色时间”倒计时?

庞大的市场需求之下,固态电池已成技术发展的既定方向。蔚来的加速度仿佛给新能源电池革命加了把火,留给锂电中游的时间不多了?

各大厂商提出的较为靠谱的时间多半集中于2025至2030年之间,其中当前至2022年(蔚来明年下半年批量交付eT7),多是固态电池技术发展的过渡时期,在这一时期,仍然以半固态电池为主。

蔚来就处于固态电池发展路径的过渡阶段,生产的是半固态电池,也可称作固液混合电池,即一侧电极含有液态电解质、另一侧不含液态电解质的电池,或单体中固体电解质占一半的电池。半固态电池同液态电池材料体系相近,其构成包括隔膜和电解液(占比5-15%),不过电解液将会减少。

当前半固态电池的技术阶段,国内龙头企业如北京卫蓝、江苏清陶、赣锋锂业、台湾辉能的固态电池电解液含量已经降低至10%-11%,实现产业化,而有些也已经在中间性试验阶段。

天秤的一边倾斜向了固态电池,而另一边液态电池仍有时间。

一辆新能源汽车的动力电池,由电池正极、负极、电解液、隔膜组成,这也是部分基金经理配仓“新能源汽车概念股”的逻辑之一。

理想状态下,固态电池的技术与成本控制距离量产至少需要5-10年的时间,对半固态电池的采用,只是确立了以固态电池的技术路线为新能源动力电池的“终局”。

而作为过渡品,半固态电池对碳酸锂、正极(高镍)、负极(硅碳)等材料的需求拉动明显。锂电中游制造环节势必会经历再一轮洗牌,而隔膜、电解液环节首先受到冲击,而对于高电压/高容量正极、金属锂负极等新型材料则会产生正面影响。

中期来看,半固态电池的时间线最快也要落在2022年四季度,目前无法快速量产并装车。而在新能源造车行动如春笋般涌现的2020年前后,不论是长城汽车的SL项目、百度与吉利合资建立电动汽车公司、造车新势力的订单量交付等,液态电池仍然是确定性更高的电池方案。

本周一、二股价大幅回调的锂电中游公司,包括液态电解液龙头天赐材料、新宙邦,以及此前得到高瓴资本定增的隔膜企业龙头恩捷股份,几乎全是2020年的翻倍白马股。其中,天赐材料以近400%的涨幅雄踞锂电材料板块第一名,恩捷股份、新宙邦、国轩高科等全年涨幅也均超过160%。

蔚来的消息面因素的确刺激了市场的情绪波动,锂电龙头们的高估值也在争议中迎来了大范围的回调。

隔膜与电解液公司是否是持仓必备呢?从目前各公司的布局来看,扩产成为了各家公司的主要趋势。不论是上海恩捷拟在重庆市长寿经济技术开发区投资建设16条高性能锂离子电池微孔隔膜生产线及39条涂布线项目、还是天赐材料拟定增扩产,液态电池的订单短期内依旧是“抢手货”。 

未被缓解的成本焦虑

与液态电池相近,当前固态电池还有自己的焦虑,使用寿命与能量密度仿佛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能量密度的提升意味着循环寿命的降低。

除了技术有待发展,当前固态电池最大的桎梏就是成本,毕竟其比液态电池成本高了2至3倍。

而动力电池是纯电汽车成本的大头,约占整车成本的30%~40%,若盲目搭载固态电池,只会造成新能源汽车终端价格的高企。固态电池是否有降成本的可能?

固态电池没有电解液,注液环节就不再需要,按照天风证券的测算加工成本比传统锂电池低4.6$/Kwh,即固态电解质的加工成本低于9$/Kwh,固态电池的电池成本低于传统电池。在生产层面上,没有注液工艺,电池产线投资也低于传统液态锂电池,天风证券测算按照10年折旧计算,固态电池每千瓦时折旧较传统锂电池少$0.1。

根据我国主流技术路径,固态电池有的是氧化物电解质——锂镧锆氧(LLZO),其价格为7.3 $/kwh,而液态电池的电解液LiPF6 EC/DMC价格为11.7 $/kwh,固态电池具有价格优势。

但这都有一个前提,即规模化生产,辉能认为当固态电池产能超过20Gwh时,生产成本可低于液态电池。

风口实际早已隐现,无论资本市场如何风云变幻,固态电池作为锂电池技术的下一站已被各大厂商、车企、投资机构等牢牢锁定。技术不可一蹴而就,资本的蜂拥至下,固态电池的真正落地还需要时间陈酿。

成为全球首富的马斯克:去做想做的事,而不是能做的事

挑战那些看似不可能的梦想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473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