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牛系列商标被判归属泰国天丝,谁在”摘桃子”?

学霸君面临生死劫,在线教育进入洗牌期?

随着在线教育风口的兴起,一大批线上教育平台迎来了发展的红利期。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雷达财经”(ID:leidacj),作者:张凯旌,编辑:深海,36氪经授权发布。

1月5日,天丝医药发布声明称,最高院终审驳回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下称”中国红牛”)上诉,明确”红牛系列商标”权权属归天丝集团。

对此,中国红牛方面表示,将审慎研判二审判决,并将通过一切可能的法律途径,包括申请再审及提请抗诉,依法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卡脖子”、”摘桃子”绝非法律保护的行为。

资料显示,”红牛”这一品牌源自泰籍华人许书标,其也是泰国天丝集团的创始人,而中国红牛的背后则是严彬和他的华彬集团

上世纪90年代,严彬与许书标一同在中国创立了一家合资公司(即现在的中国红牛),以推进红牛在中国的经营管理。此后直至许书标逝世前,中国红牛与泰国天丝均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前者负责红牛产品在中国的运营推广,后者提供商标授权。

在经历一段艰难的中国市场开拓期后,2003-2015年,中国红牛的销售额从10亿元猛增至230亿元,据媒体报道,巅峰时期中国红牛曾占据80%以上的功能饮料罐装市场。

2012年许书标逝世后,其子许馨雄继任天丝集团。此后,天丝集团开始在中国各地对中国红牛的工厂和销售公司提起商标诉讼,并通过收购广州曜能量饮料试图在中国内地公开生产和销售红牛饮料产品。

二审败诉后,中国红牛还有机会吗?

法院认定商标归属泰国天丝 中国红牛:二审判决并非终局

相关裁判文书显示,2020年12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宣布驳回中国红牛上诉,维持一审原判。此前,该法院曾在2019年11月25日做出一审判决,明确”红牛系列商标”权权属归天丝集团。

据悉,这起最高院做出最终判决的案件是中国红牛作为原告的首起诉讼。该诉讼立案于2018年8月30日,中国红牛方面提出两项诉讼请求,一为确认公司对”红牛系列商标”享有所有者的合法权益;二为判令泰国天丝向中国红牛支付广告宣传费用共计37.53亿元。

一审判决后,北京高院驳回了中国红牛的两项请求。中国红牛表示不服,上诉至最高院,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发回一审法院审理;并由天丝公司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中国红牛方面认为,一审法院存在诉讼请求变更而未重新指定举证期、遗漏红牛公司诉讼请求等严重程序违法情形;对1995年签署的合资合同(下称”95年合资合同”)和”红牛系列商标”等有关基础事实认定不清或错误;中国红牛公司依法依约定应享有所主张的商标权益。

天丝公司则辩称,一审判决已经对全部商标进行了非常详细和清楚的评判分析,不存在漏审漏判;无论是95年合资合同,还是1998年签署的合资合同(下称”98年合资合同”),约定的本意是天丝公司许可中国红牛使用”红牛系列商标”,红牛公司依据约定要求享有”红牛系列商标”所有权的说法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值得注意的是,二审过程中。中国红牛出示了一封由中国食品工业总公司(下称”中食公司”)、深圳中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浩集团”)、中泰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和天丝公司于1995年11月10日签署的有效期为50年的协议书,以及中国食品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中浩集团公司、北京市怀柔区乡镇企业总公司出具的确认函作为新证据。

通过该证据,中国红牛强调,如果能确定双方签署授权协议有效期限为50年的话,则公司在中国运营红牛系列产品则可延期至2045年。但泰国天丝认为,集团与中国红牛的商标使用许可合同早已于2016年到期。

对此,法院判定,中国红牛未能出具协议书原件,即使有确认函真实性依然存疑;且在中国红牛与天丝公司长达二十年之久的商标许可使用关系中,红牛公司并未对商标权利归属提出异议。

1月6日下午,中国红牛在微信公众号和微博同步发出声明,声明中公司对与本案相关的五点作了重点强调。

其一,二审判决并非双方法律关系的终局;其二,”关于50年协议,中国红牛和泰国天丝已在另案诉讼,目前正在审理,泰国天丝最终必会对其违约行为受到法律的制裁。”

红牛系列商标被判归属泰国天丝,谁在"摘桃子"?

其三,中国红牛称许书标在世期间曾约定”产品商标是合资公司的资产”,因此一直未注册中国红牛产品商标。许书标去世后,泰国天丝现任控制人许馨雄撕毁合同,并于2018年抢注了该商标。

其四,中国红牛在本案中的核心诉求为请求法院确认本公司对”红牛系列商标”享有合法权益,并非请求法院确认公司为登记注册的商标所有权人。

最后一点即为对于95年合资合同第十四、十九条解释及因此产生的商标所有权归属争议,应仅由华彬集团和泰国天丝通过国际仲裁解决,人民法院对此无管辖权。

“不信守承诺,撕毁合约,’卡脖子’、’摘桃子’绝非法律保护的行为。”中国红牛在声明中称。

曾因开拓中国市场遇阻,引入国资签订五十年协议

中国红牛与泰国天丝,也曾有过一段美好的姻缘。

1962年,许书标在曼谷老城区创立了现泰国天丝的前身——TC制药厂。结合其父早年在海南和广东学习并传授给他的凉茶饮品制作技术,泰国天丝研制出了以中国的凉茶作为饮品基础原料,添加纤维醇和维生素B等成分的滋补性提神饮品”Krating Daeng”。

靠着价格低廉和提神功效,这款饮品受到了泰国国内蓝领人群的欢迎。不久后,”Krating Daeng”在德国一家消费品公司营销总监—奥地利人马特西茨的帮助下,红牛得以在欧洲推广,并正式更名为”Red Bull”。

国际上取得成功后,许书标想到了自己的祖籍所在地,中国海南。

1993年,许书标在海南以个人名义注册成立了海南红牛饮料有限公司。初创时,因中国政府对咖啡因作为食品添加剂的监管极为严格,海南红牛斥巨资兴建的生产线迟迟无法正式投产运营。

此时,曾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于泰国创办泰国华彬国际集团公司(下称”华彬集团”)的严彬站了出来。

1995年,严彬找到中食公司和深圳当地具有国资背景的老牌国有食品企业中浩集团一同参与设立合资公司,并调整了红牛原本的配方以适应中国标准,当年中国红牛即取得了卫生部的生产许可批复。

据悉,当时中国红牛由许书标和严彬共同在泰国成立的泰国红牛持股,而泰国红牛的所在地即为泰国曼谷素坤逸路华彬大厦。

许书标提出其仅是名义上持有中国红牛股权,不承担实际出资责任,也不承担损失或参与日常经营管理,因此中国红牛的运营就全权交给了华彬集团。

界面新闻报道,彼时各方本约定由中国红牛自行在中国申请注册”红牛”商标。但是,到1995年签署《合资合同》和《协议书》之际,中方股东才发现泰国天丝已经于1994年在中国申请注册了相关商标,虽然尚未获得核准,但这将不利于中国红牛尽快在中国生产和销售红牛饮料产品。

王健林运系陈思诚

万达需要更多陈思诚。

因此,严彬及中食公司和中浩集团均提出,泰国天丝应该将其注册中的红牛商标无偿转让给合资公司。顺应这种需要,中食公司和中浩集团起草的《合资合同》约定,泰国天丝负责提供合资公司的产品配方、工艺技术、商标和后续改进技术等,并对外保密;合资公司的产品的商标是合资公司资产的一部分。

此外,应中食公司、中浩集团以及严彬特别要求,各方在签署《合资合同》前,还曾签署一份《协议书》,其中的条款就包括了最近备受争议的”五十年约定”。

红牛系列商标被判归属泰国天丝,谁在"摘桃子"?

据了解,当时中外合资企业法律规定合资公司的经营期限一般为二十年,但是各方考虑到合作前景和投资收益等问题,才将合作期限设定为五十年,并且要求泰国天丝承诺中国红牛享有独家生产销售权。

三年后,中国红牛又与泰国天丝签署了”98年合资合同”。

华彬集团发布的《中国红牛发展历程白皮书》显示,泰国天丝方面以相关法规规定商标过户需要将所有相关商标全部过户、会损害到己方利益为由,拒绝按照约定将红牛商标过户给中国红牛,并提出先签署一份40年期限的商标许可协议,以满足合资公司生产和销售红牛饮料的基本需要。

于是,中国红牛在保留权利的前提下,在1998年与泰国天丝签署了一份《商标使用合约》,泰国天丝授权中国红牛40年内继续使用878072号和878073号红牛商标。

红牛系列商标被判归属泰国天丝,谁在"摘桃子"?

中国红牛艰难逆袭,市场份额一度超80%

中国红牛初期对市场的开拓并不顺利。

单价6元一罐,一箱144元的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在当时的环境下可称是奢侈品的价格。

虽然中国红牛斥巨资拿下了1996年全国糖酒商品交易会的开幕式冠名权,还与中央电视台签订1.3亿元的电视广告合同,尝试赞助春晚,但都收效甚微。

1997年,红牛打出”渴了喝红牛,困了累了更要喝红牛”的广告语,并在北京设立分公司。同年,华彬集团连续收购了中食公司和中浩集团在合资公司中的股权,严彬开始率领团队全力在全国布局销售渠道。

严彬在对外回忆起那段日子时曾称,”一年出差195天,飞行29万公里、450个小时,相当于绕地球7圈。”

然而,21世纪初,中国红牛还是遭遇了资金困难。为此,严彬曾向许书标提出希望泰国天丝注资,但许书标却称,”中国红牛的事情既然已经交给你,那之后怎么搞就由你自己负责。”

无奈之下,严彬选择将自己集团的自有资产华彬国际大厦抵押,贷款1亿美元。

除了资金紧缺外,中国红牛还要严防泰国红牛的走私。据媒体报道,2006年检验检疫部门的相关人士曾表示,在国内部分小店中可能有泰国产红牛销售,这些红牛或者是走私入境,或者是某些非授权经销商通过有进出口权的贸易公司进口。

而在2006年3月中国国家质检总局发布《关于禁止旅客携带泰国”红牛”饮料入境的公告》后,当年仍有大量走私泰国红牛被查获。

红牛系列商标被判归属泰国天丝,谁在"摘桃子"?

不断克服难关的同时,中国红牛的销量也逐渐有了起色。

数据显示,2003年中国红牛年销售额突破10亿。2011年,红牛在国内的市场份额达到惊人的87%,在全国拥有400多万个销售网点。2012年中国红牛全国销量首次破百亿元;随后更是在2014年突破200亿销售,实现”两年翻倍”。

就连给红牛做包装的奥瑞金,2012年都成功在A股上市。2015年,中国红牛的年销量已猛增至55亿罐,营收也达到230亿元。

奥地利红牛和中国红牛都在各自的市场做得风生水起,许书标则得以在泰国颐养天年。据法新社报道,2009年许书标是《福布斯》认定的泰国首富。

许馨雄接管泰国天丝,与中国红牛矛盾激化

许书标一生中共经历两段婚姻,育有11个孩子,87岁的时候还想娶20岁的女秘书,结果被家里否决。

2012年,90岁的许书标与世长辞,而这也是泰国天丝与中国红牛不和的开始。

许书标去世后,其小儿子许馨雄控制了天丝集团。

红牛系列商标被判归属泰国天丝,谁在"摘桃子"?

此前中国红牛的销量暴涨,让原本位于北京的生产基地独木难支,于是湖北红牛、广东红牛、江苏红牛相继成立。

而许馨雄继任后不久,就向三家工厂发出律师函,指控其商标侵权,并要求中国红牛停止生产、销售红牛及其商标,还单方面停止了对香精香料的供应。

此后的数年,泰国天丝持续发难。2016年10月,泰国天丝在各地法院对多家红牛工厂和销售公司提起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诉讼,要求法院禁止各方使用红牛系列商标;同时,其还向中国红牛所在地的基层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中国红牛将现有领导班子撤换为其指定人员,包括将公司法定代表人从严彬更换为许馨雄,企图直接夺取对合资公司的控制权。

此外,泰国天丝声称中国红牛的营业期限已经届满,不同意延长经营期限,并一再否认《协议书》中关于中国红牛在中国境内独家生产、销售红牛饮料五十年的约定。

2017年,泰国天丝还通过收购广州曜能量饮料,计划利用后者的生产线和保健食品证书在中国内地公开生产和销售红牛饮料产品。2020年11月21日,中国红牛发布的律师声明中指出,泰国天丝与广州曜能量合作在中国推出”红牛安奈吉饮料”和”红牛维生素风味饮料”,并故意采用与中国红牛几乎相同的金罐包装。

2020年9月,天丝集团宣布未来三年,将在中国进行总额达10.6亿元的投资,其中包括在北京市怀柔区建立新的生产工厂。同月,天丝集团还与养元饮品签订合作,由养元饮品来负责红牛安奈吉饮料长江以北市场的运营。

未来,中国红牛还能翻盘吗?雷达财经将继续关注。

营销投入远多于研发,但做按摩的「倍轻松」就是要上科创板

“古法中医+现代科技”治不了倍轻松自己的病。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467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