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因美的挣扎与彷徨

爱尔眼科“失明”

“黑天鹅”事件的发生不仅让外界对其营收主力项目产生质疑,同时对爱尔眼科的品牌产生了负面影响。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鳌头财经”(ID:theSankei),作者:许阳,36氪经授权发布。

贝因美的挣扎与彷徨

贝因美的挣扎与彷徨恒天然决意“流血”离场,贝因美决定放手一搏。

近日,贝因美(002570.SZ)发布了多则公告,指出其于2020年12月31日收到控股股东贝因美集团的告知函,后者与宁波信达华建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信达华建”)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

贝因美集团拟将其所持有贝因美的5500万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5.38%)无限售流通股通过协议转让方式转让予信达华建。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信达华建隶属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具有国资背景。后续,若该股份转让落定,即意味着贝因美将迎来长城国融之后的又一具有国资背景的股东。

有了国资站台贝因美底气足十足了吗?或许,并不是!

贝因美的挣扎与彷徨

挣扎

在新股东之前,贝因美曾经历了被抛弃的命运,昔日大股东恒天然对其展开连续性减持计划,以示其退出决心之坚定。

贝因美的挣扎与彷徨

自2019年恒天然决定决然离场起,一年半的时间对贝因美已经公布七轮减持计划,持股比例也由最初的18.82%降至最新的4.99%%,累积减持占总股本的近14%。

不出意外的话,三个月后,恒天然持股比例还会降至2.82%。未来或将要彻底和贝因美说再见了。

恒天然之后,贝因美控股股东贝因美集团成公司第一大股东。不过,围绕在贝因美身上的股权变更大戏并没有就此停罢。

2021年新年伊始,也对打算将其持有的55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38%)贝因美流通股转让给宁波信达华建投资有限公司(简称“信达华建”)。

本次转让后,贝因美集团持股下降至20.75%,仍为公司控股股东,谢宏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信达华建将成为贝因美第二大股东。

有分析认为,贝因美集团资金压力大由来已久,天眼查APP显示,贝因美集团旗下已有4家公司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本次减持很可能是为了借资金之渴。

从转让给信达华建价格来看,这次转让确实着急了些。

贝因美的挣扎与彷徨

近年来贝因美股价接连受挫,但近段时间维持在6.3—7元/股,而公告中指出,将以每股5.49元的价格转让给信达华建,合计成交价为3.02亿元来看,其实是自降身价卖给信达华建。

外卖系统里的幽灵厨房,藏着另一个世界

没有招牌、没有店面,全靠平台流量活着

也有分析认为,贝因美集团此时受让股权,或许是最后的挣扎,导演一场自救戏码。随着国资背景企业的入股,贝因美将迎来崭新的发展。

贝因美的挣扎与彷徨

彷徨

从业绩来看,贝因美前景着实彷徨。

从2016年至今已经连亏4年。根据最新一期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贝因美业绩才勉强为正,但其中包含大部分政府补助,扣非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仍亏损1438.52万元。

贝因美的挣扎与彷徨

针对亏损原因,外界分析的原因有很多。贝因美解释称,公司营收、利润、净利润降低的主要原因是营业收入下降及成本费用率上升所致。

不过,造成这些现象的源头,还要从2011年7月说起,时任贝因美董事长的谢宏因个人健康原因辞任贝因美董事长职务,此后,贝因美的掌舵者便出现频繁变更,公知战略摇摆不定,士气一蹶不振。

恒天然则曾公开提出贝因美在内控体系和财务管理方面存在缺陷,对贝因美长期以来的业绩表现“极度失望”,决然离身背后也是“流血”离场。

知名食品行业分析师朱丹蓬也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长期战略、团队等方面的不稳定以及整个营销策略出现了问题,而这些使得渠道商对贝因美产品缺乏信心,最终导致业绩不佳。

显然,贝因美身上的问题并非一日而成,能否从根本上解决企业生存和发展问题,还需要做出一个长期持久性的规划。

如今,公司市值也由曾经300亿元的巅峰缩水至如今的60亿元左右规模,仅剩高峰时期的五分之一。

贝因美并没有放弃。去年,贝因美推出定增预案,拟募资不超过12亿元用于年产2万吨配方奶粉及区域配送中心项目、新零售终端赋能项目、企业数智化信息系统升级项目、研发、补充流动资金等项目。

贝因美的挣扎与彷徨

与此同时,贝因美也在扩充产品品类,除了在继特殊配方奶粉、儿童液态奶上进行布局,还正式发力儿童零食市场,试图找到更多业绩增长点。

能否突围,鳌头财经还将持续关注。

贝因美的挣扎与彷徨

贝因美的挣扎与彷徨

贝因美的挣扎与彷徨

贝因美的挣扎与彷徨

在线教育生死手

获客,是制胜关键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467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