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笠被骂,是早晚的事儿

文创日历还能火多久?

撕日历有种拆盲盒的感觉。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在公关”(ID:justPRit),作者:姚素馨,36氪经授权发布。

很多人都知道我喜欢脱口秀。

准确来说,我喜欢小剧场的,只有几十个人的,不让自己带饮料进去的,也不让录音、录像的脱口秀。

线上几十亿播放量的那种综艺脱口秀,跟小剧场完全不是一回事儿。

应该也有人知道我没什么“女权意识”。我自己也分析过,难道是没有因为“女性身份”吃过亏,所以意识也就没有觉醒?还是大家其实也没把我当女的啊?

在我看来,只有人权和三观,男的、女的,该干嘛和不该干嘛,都一样的。性别,不带来本质上的差异,也不是迈不过的门槛。

周末开始,杨笠因为说脱口秀“男人还有底线呢”又挂在热搜上。

杨笠被骂,是早晚的事儿

各种骂的举报的,说她搞性别歧视。

杨笠被骂,是早晚的事儿

也有很多支持她的,觉得这是女性面临的常态,稍微让男性同胞们感受下就受不了。

杨笠被骂,是早晚的事儿

在一堆支持与反对中,按照惯例,我们不讨论性别与社会观点,还是从PR和传播的角度来做分析。

1、不管叫做“女权话题”、“争取平权”,还是“性别梗”,本质上算是同一个母题。在脱口秀演员里面,杨笠比之前的“独立女性代表”思文更加接近和执着于这个“母题”。她最红的段子,全部与“代表女性diss男性”有关。

2、集中选题使得杨笠身上的标签足够清晰,这是她的ICON、她的流量来源、她的市场关注点、也是她被各个节目请去的最重要原因。看到杨笠上台,我们已经等着,等着看她今天怎么吐槽男性。

3、我们在传播上始终强调“核心收拢”。脱口秀演员的母题,对于品牌来说,就是传播主题。有主题或者母题,是必须的。

我们在给很多品牌诊断的时候,经常会发现缺乏实际上的“核心点”,也就是在进行散点式的无主题传播,打到哪里算哪里,看得我只想翻白眼。讲真,就连能做到深度关联的品牌都不多,锁死传播主题的更是凤毛麟角。这一方面,杨笠赢了很多品牌。

4、娱乐圈推艺人的时候,倒是比较讲究定位,知道要有清晰的主题,也就是“人设”,以便公众能够清晰、明确、对号入座地产生印象。他们的主要问题是,人设与本人实在对不上。对于杨笠,我倾向性认为她说的段子,跟她本人的想法是接近的。

5、即便聚拢话题给了杨笠很多传播上的便利,但在PR看来也会带来3个明显的问题。

1)敏感性,有很大的风控问题;

2)束缚性,容易产生刻板印象;

3)局限性,无法延展、延伸。

说说风险问题。如果只考虑传播力,那么真的会有很多话题可以选。但是PR在决定传播主题时候,经常一筹莫展,一宿一宿地改策划案以至于熬秃了头,不就是因为还得考虑“风控”方面。来,再复习一遍《公关部为什么总是“建议别做”》。

7、就像我在开头说的,所有公民权利都应该被维护,当然包括女性公民。这种维护,不能是靠喊话、互骂来完成的。难道,接下去是要wendou还是要wudou的把戏了吗?

然而,现实状态却是,与“女权”相关的话题,在这几年,完全属于易燃易爆炸状态,基本上是沾上就没法好好说话的情况,充斥着的都是“你说,你站哪边”和一元论思维。

母题里面,能够与“性别梗”匹敌的,也就是“地域梗”、“种族梗”、“阶 级梗”、“党派梗”(我国pass)这些了。

8、这类话题的共同特征是:

1) 划分人群,自然站队。就像玩塔防游戏一样,系统设定就有这个兵种和那个兵种。

2) 没有门槛,容易参与。只要愿意,人人都能说上几句,还能举出一个/些/堆自己身上发生的鲜活案例。

解密红杉消费投资15年:跨越时代天堑

在消费主题贯穿的2020年,一份来自红杉的15年消费投资样本。

3) 不靠知识,情绪主导。特别容易上头,分分钟就激动了。

9、这些特征,都是PR的天敌。

PR不想要制造一部分人与另外一部分人的对立,PR想要的是一部分支持,一部分不知道的话要么看不到要么别说话;

PR不想要没有边界的参与,因为人群之间理解力和判断力存在巨大差异,一次性卷入就会产生大量误读和传播偏离。也就是说,PR不想因为有了传播的广度,而丢了传播的准确度;

PR也不想要情绪的失控。上头是PR的天敌,PR讲究的是长期的影响和潜移默化,不是脑袋一热就冲上去了。

10、“爆一个”是营销最爱的词,PR并不喜欢。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占了便宜,都是要还的。

没有诅咒和暗示的意思,只从传播上看,杨笠在这个话题上说了这么久,被零散攻击是常态化的,被集中攻击也是终究会发生的事情。

11、杨笠选择这个母题,是她在多年寻找定位后的一个“决定”,也肯定有笑果在做节目方面的考量。

企业是否需要用这么冒险的主题?对于99%的企业来说,没有必要。

12、束缚,是另外一个严重问题。杨笠,与这个母题深度绑定的程度,几乎可以用“束缚”来形容了。这是一种循环。找你,就是想让你讲这个;你只有讲这个,才会有人继续找你。

即便是在靠特征吃饭的脱口秀领域,并不是每个人都这么依靠“母题”的。

不管是喊着人间不值得的李诞,不安生不太平谁都敢说的池子,以及同样这届红起来的李雪琴,都不会被困在某一个“话题”里。

但是,“女权”这类话题,带有极强的标签化效果,沾上了,就是撕不掉。俗话说得好,请神容易送神难。

13、杨笠现在,以及后面蛮长一段时间内,还得继续说这个话题。而且,随着新鲜感过去,期待值拉高,为了保证传播效果,必须一次比一次说得狠,一次比一次说得“得罪人”。

14、这个母题,在传播上还面临的局限性问题。一不当心,就收得很“窄”。

我们知道,在追求男女平权的道路上还有很多问题和阻碍,但是原因和解决方式,都很明确。

但是,在传播上,这个话题吃亏的是,好像说来说去,就是那么几个意思,无非就是女的觉得吃亏了好几百年,跳出来要争取同样的权益。

会被简单“归结”,说不开,也说不出别人原本不知道又看着很牛逼的大道理,是这个母题的天然障碍。

开放的母题,是李诞用的这种,讨论用什么的态度去对待这个世界。那就千变万化,无所不在了。

15、池子之前发声,认为杨笠说的不是脱口秀。

我想,原因可能在于,脱口秀不是针对“大群体”说的。脱口秀演员的能力是能对精准场景进行具体的嘲讽,也就在挤兑某一个人最多是某一些人在某个特定时刻的某个特定表现。

一概而论,一竿子打一船人,不是脱口秀的表现方式。在我眼中,“男人还有底线啊”和某本二缺网文里一个脑残跟另外一个脑残说“男人都不是好东西”是一样的,既不好笑,也没杀伤力。

16、杨笠的那句“男人还有底线啊”,如果这是在脱口秀现场听的段子,去举报就是神经病了。如果这是一档全网可以看的综艺,被举报就很“常规”啊。

PR一定要对“谁在参与传播”有清醒认知,需要考虑所有大众可能会做出的反应。

这届脱口秀大会有个一开始就被淘汰的选手Norah,估计很多人不记得了。Norah在电视上被批评有优越感,另外,段子也确实不好笑。但是,Norah在线下演出一直很受欢迎,观众对于她的外企精英人设、双语脱口秀、“阶 级梗”都很接受。

17、我的意思并不是品牌只能说大家都爱听的话,不可以有主张。

在想清楚之后,依然要去“坚持”,就说自己想说的话,并且愿意承担后果。敬你是条汉子。(汉子泛指,我怕今天的读者里还有很多因为那什么过来的)。

不知道后果,不考虑风险,就直接冲上去的,不是专业太差,就是脑子不好。

18、最后想说,不管什么主张、主题、母题,都是企业和个人选择绑定的。别怨。

复盘中国创投十大风口:数千亿起砸,仅头部存活

风起云涌,楼起楼塌。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458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