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丽江华坪县走绿色发展生态富民路

  云南丽江华坪县走绿色生长生态富民路——

  矿山结出金芒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本报记者  叶传增

  青山巍峨,碧波荡漾,金沙江北,昔日采煤形成的荒山,现在被一排排犬牙交错的芒果树披上了绿衣。

  云南丽江的华坪县,曾是天下重点产煤县之一,“一天三顿饭,顿顿靠煤炭”。而最近,华坪乐成入选生态环境部宣布的第四批“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实践创新基地名单。从“煤城”到“芒城”,走出了一条由“黑”转“绿”、由“绿”转“金”的生态富民路。

  一煤独大

  昔时欠下生态账

  华坪,全县2200平方公里,有煤炭资源的面积达1500到1800平方公里,8个州里都有煤田,巨细煤矿不可胜数。2013年前,当地财政收入70%以上来自煤炭相关产业。

  “煤炭经济”数据耀眼,黯淡的是当地生态环境。水源枯竭、衡宇开裂、地表植被损坏……由于大多数矿企环保措施不到位,整个县城上空灰蒙蒙一片。“都不敢穿白色衣服。”丽江市生态环境局华坪分局副局长罗健告诉记者,已往,空气中弥漫着粉尘和煤烟,酸雨经常发生。石龙坝镇曾是全县煤炭主产区,镇党委书记陈古周记得,在环境损坏最严重的时刻,镇上的青年去参军入伍,体检时心肺功效不及格,连着几年没有及格兵员。

  牺牲环境注定无法久远。随着国家煤炭产业政策的调整,2014年4月起,华坪县9万吨/年及以下煤矿所有停产整理。2014年至今,华坪县采煤矿井从81对削减到29对,2018年原煤产量锐减至81.25万吨;非煤矿山从42座整合重组为25座……转型势在必行。

  矿山复绿

  工人变身莳植户

“无废农业”实验记——西宁“无废城市”试点建设见闻

”  2020年初,经过近三个月的准备,颜生金的养鸡场进行了畜禽养殖场粪污综合利用改造,引进一条颗粒有机肥生产线,开始以鸡粪为原材料制造有机肥。”颜生金说,“真没想到用鸡粪做有机肥比卖鸡蛋更挣钱,还解决了鸡粪堆积的污染问题,场里味道终于不难闻了。

  煤矿关停后,华坪县围绕芒果动起了脑子。

  华坪县位于金沙江北岸,光照足够,雨热同期,相宜热带水果生长,一直有莳植芒果的传统。然而,多年煤矿开采导致当地植被损坏严重,一眼望去,黑漆漆一片,满山遍野都是乱堆乱放的煤矸石。

  煤矸石污染问题不解决,芒果就种不下。受污染最严重的石龙坝镇,创造性提出煤矸石治理“三化”措施,即通过就地转化、洗选消化和覆土绿化三种方式,在控制煤矸石总量的同时,就近就地消化存量。

  “我们发动辖区内的砖厂和水泥厂改善工艺,行使煤矸石生产矸石砖和水泥,每年可有用行使煤矸石70万吨。”陈古周先容,同时对有残值的煤矸石举行二次洗选后转运出去,最后把煤矸石堆放平缓后覆土绿化,莳植芒果。2014年到2020年,全镇先后覆土莳植芒果3000余亩。

  煤矸石上种芒果,反而有意外收获。“煤矸石上覆的土有50厘米左右,土壤蓬松,通透性好,有利于芒果根系伸张。在阳光照射下,煤矸石会发生一定的腐殖酸,也有利于作物生长。”华坪县有机晚熟芒果研究中心主任郭学红说。

  看到矿山上结出金芒果,越来越多的村民心动了。石龙坝镇从事煤炭挖掘、运输的3000余名产业工人,变身芒果产业莳植户。全镇芒果莳植面积达16万多亩,占全县莳植总面积的40%。

  曾经光秃秃的矿山变为绿色果山。现在,华坪县森林覆盖率达72.6%,全县莳植芒果37.8万亩,居云南第一。

  环境好转

  生态盈利人人享

  今年,荣将镇龙头村村民李富勇收获满满,自家山头莳植的100亩芒果卖了40多万元。他买了辆新车,还在镇上开了家农资店。

  “咱的芒果熟得晚,基本不愁卖。”李富勇说。华坪县成立了有机晚熟芒果研究中心,专攻晚熟芒果莳植,一样平常市面上8月份成熟的芒果,在华坪被延长到10月,个体地方延长到11月。优质芒果品种和莳植手艺的推广,使华坪成为天下最北端的芒果基地县,果子远销北京、上海等都会,甚至返销海南等芒果主产区。

  随着芒果莳植面积扩大,华坪县的生态环境也获得显著改善。数据显示:华坪县酸雨频率从2003年的58%降至2019年的2.56%;县城环境空气质量优良率达100%;纳入监控的7个地表水监测断面和两个县级城镇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取水口水质常年保持稳定达标,金沙江畔的水土流失征象显著削减。

  “以前下井挖矿,辛劳不说还心惊肉跳。现在环境好了,也挣到钱了,就是给个煤矿都不干。”李富勇说。2019年,华坪县农村常住住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13295元,高于全省平均水平。

【编辑:田博群】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450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