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华资本也杀入VC,投资行业进入全垒打时代

移动出行创新,底层核心在于基础设施建设

基建、系统与应用:移动出行4.0的核心框架

文 | 黄祝熹 

编辑 | 刘旌

创投市场又迎来了一位PE来客:春华资本。

12月14日上午9点,名为“春华创投”的公众号推送了一篇关于“未知君”(专注于肠道微生物治疗的AI制药企业)的公司B+轮融资信息。这是春华创投(Primavera Venture Partners)的首度亮相。

成立于2010年的春华资本,此前是一家专注于中后期的基金。创始人系著名经济学家和金融专家胡祖六,他曾任高盛集团合伙人兼大中华区主席。春华的业务范围覆盖:收购,控股型投资,增长型投资等等。它曾投资过阿里巴巴集团,帮助阿里调整资本结构从电子商务往云计算、智慧物流拓展;后来又与蚂蚁金服一起作为战略投资者投资百胜中国。春华资本的既往投资案例还包括:字节跳动、快手、兴盛优选、滴滴出行、哈啰出行、老百姓大药房、君乐宝乳业、陆金所商汤科技等。

根据“春华创投”的公众号介绍,春华创投投资领域高度聚焦在前沿科技领域,包括但不限于人工智能及其相关垂直应用、新一代产业互联网、医疗科技这些具有颠覆传统行业变革的新技术,目前已经有Graphcore、健世科技、冰洲石科技、未知君、Zap Surgical等投资案例。

在2020年,中后期基金宣布杀入VC已经成为一股潮流。

最早在今年2月,高瓴官宣以100亿规模成立高瓴创投。不过,实际上在“创投”品牌正式推外启动之前,深信“全天候投资”的张磊早就就开始布局VC阶段——以今天上市的蓝月亮为例,即使高瓴在A轮开始投资的典型案例。成立之初,张磊就给高瓴创投定下了四大投资领域:科技(其内部称为“软件与硬科技”)、生物医疗、新消费及TMT(消费互联网),覆盖了目前VC投资最关注的领域。2020年,几乎全市场都感觉到了,高瓴创投出手之密集。

“高瓴以前对技术不太关注的,结果今年toB领域投了就有三四十个,阶段越来越早,医疗的数量也差不多。”有投资人告诉36氪。目前,市面上明星项目中,如完美日记、喜茶、滴普科技酷家乐、云账房、Zilliz、派拉软件、丹序生物、键嘉机器人沃比医疗背后都有作为关键投资机构的高瓴创投。

紧接其后,专注消费行业的老牌PE天图资本也宣布成立创投品牌。据了解,该团队组建于2016年,投资早期阶段的项目包括奈雪的茶、百果园、三顿半咖啡、钟薛高、爱回收、鲍师傅、茶颜悦色、Wonderlab、疯狂小狗、卓正医疗、气味图书馆在内的60家公司。今年8月3日,天图投资还宣布完成了VC美元一期基金的首轮募资。

时至11月1日,弘毅创投也官宣完成了首期规模为1.3亿美元基金募集。代表案例包括:完美日记、溪木源、叮咚买菜、美术报等项目。

分层的软件市场,忽略的小微企业

上个月听说了件特别炸眼的事,双11那天,有家SaaS公司日销售额接近千万。着实令人诧异。手法套路和目前对软件的主流认识完全不同,针对小B用户的软件公司能玩出如此名堂。

除了以内部孵化的形式成立VC事业部,也有中后期基金是以外部孵化的形式来涉猎早期市场。

比如,一家至今保持低调的VC——万物资本,就是由私募股权基金博裕资本以Co-GP形式孵化而来。其联合创始人包括知根教育创始人汤玫捷和真格基金原董事总经理顾旻曼。目前宣布投资的项目包括:循环智能、群杰物联、大米和小米。

有些聚焦中后期投资的头部机构,尽管没有明确早期的投资策略,但在一些细分领域中已有向前布局。比如云锋基金在B轮投资人工智能公司依图科技,并帮助依图科技孵化依图医疗;在智能硬件领域,云锋基金下注TCL孵化的工业互联网公司格创东智——这也是后者首次启动融资。

为什么中后期基金会如此急迫地切入早期市场?

这个问题36氪讨论过许多次(详情请见:PE接受失败:一场被迫发生的行业革命焦点分析 | 高瓴杀入VC)。根本一点在于:身处平台化或者说全链条化趋势愈发明显的当下中国资本市场,头部基金扩大自身SKU是一个必然的选择。并且从一定程度上来说,由于投资轮次的泾渭不明越来越显著,传统PE基金等待项目成熟再投入的路数可能已经失灵。

不过,从具体操作上来说,PE做VC都是一件并不容易的事。尽管都是股权投资,但彼此的风险偏好、回报要求以及操作方法等都有不同。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以天图为代表的PE都明确强调,VC板块的决策机制是独立的,其团队构成也相对年轻化。

当中后期基金在向前走的同时,早期基金也在向后走。

比如红杉中国,就一再强调其投资是:“from idea to IPO and beyond”。典型如“车好多”——自2016年A轮起,红杉一共投资了6轮。与之类似的案例还有美团、达达集团、富途证券、运满满火花思维作业帮、第四范式、燃石医学等。就在今年8月,还有媒体爆出,根据SEC披露的文件,红杉中国推出了以美元计价的红杉资本基金,这只基金计划投资全球公开交易的股票。红杉资本也开始了征战二级市场的步伐。

曾经以“小而美”著称的五源资本,也在近年逐渐走向平台型基金。其创始合伙人刘芹在不久前接受36氪采访时也明确表达过,面对越来越多的二级市场基金跨越到一级,创业公司单比融资额的扩增,以及VC可以撬动的行业之广,都在要求“VC也要做大”。

2020年,VC、PE管理人注销数量创下历史之最,但这并没有阻碍资金继续涌入的脚步。头部机构的管理规模继续快速扩充中——高榕资本、源码资本、启明创投等机构均在近期宣布大额募资。而据外媒消息,红杉和高瓴的募资也在积极推进中。

毫无疑问,中国投资行业的全垒打时代已经来临。

(实习生刘严对本文亦有贡献) 

流媒体中场战况分化

Netflix和迪士尼渐入两强相争模式。其他流媒体时间不多了。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443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