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横着走

新能源车的资本盛宴还能持续多久?

光伏泡沫历史会不会重演?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字母榜”(ID:wujicaijing),作者:蒋晓婷,编辑:马钺,36氪经授权发布。

11月3日,滴滴公布最新业务数据:10月国内月活用户4亿——这是滴滴首次公布月活数据。

同一天,程维在内部会议上,首次提到橙心优选——一款社区团购产品——在大多数人的印象里,这应该是美团、拼多多、盒马们的战场。

这次会议上,程维对橙心优选提出要求:投入不设上限,全力拿下市场第一名。

从出行市场一步跨越到团购,表明滴滴正在加速扩展业务边界。衡量出行平台的数据,一般包括日单量、交易额、渗透率,而滴滴此次强调月活,意味着滴滴希望外界——特别是资本市场——不止将其视为单纯的出行平台,而是当做业务多元化的平台型互联网公司来看待。

行业资深投资人David告诉字母榜,4亿月活是滴滴给资本市场汇报的一大好消息,至少能起到旁敲侧击的作用,“程维肯定不满意滴滴只有600亿美元的估值。”

投资人吴迪则认为,月活数据对资本市场用处不大,“滴滴作为出行交易平台,还是要看交易额和交易量。”

在吴迪看来,此次滴滴公布月活,大概率是为了提振士气。毕竟,从纵深发展到横向扩张、多元化,这是滴滴发展历程中的一次重大转折,程维需要给自己和滴滴员工打气。

“纵向搞不定只能横向,这是中国特色”。2017年年底,程维接受财经杂志专访,对国内互联网公司大搞横向扩张并不认同。在他眼里,世界上绝大多数成功的企业,都是在一个领域里做到极致。“太多横向和一家投资公司又有什么区别呢?”

当时,程维将滴滴的未来寄托于国际化:“如果滴滴国际化失败了,我们也势必成为一家中国本土的竞争驱动的多元化公司,假设滴滴有那一天,我会认为这是一个战略的失败。”

3年过去,言犹在耳,程维已经在用一个“中国本土的竞争驱动的多元化公司”的标准(月活)来衡量滴滴了。

当然,滴滴的转向绝不应被苛责,此处反而应该有掌声————从2017年到现在短短3年时间,互联网产业乃至整个世界,已然发生了幅度惊人的变化,包括席卷全球、影响深远的新冠疫情。当黑天鹅降临,滴滴的国际化进程难免遭遇挫折,及时转到横向发展,更符合公司发展的需要。

自3月提出“0188”目标后,滴滴推出跑腿,货运,数字公交,砸出10亿美元加码青桔单车;开辟新品牌业务花小猪;重启“快的”,分羹出租车市场;注册旅行社;上线社区团购项目“橙心优选”独立APP。业务堪称全面出击。

4亿月活这份成绩单表明,滴滴的转型正在快速起效。特别是新业务橙心优选,在试水半年时间内,入驻11个省市,日单量超过280万单。

横向拓张的同时,滴滴的主营业务网约车也在稳步提升。8月25日滴滴宣布全球日订单超 5000 万,短短一个月时间,滴滴的日订单突破6000万单,逐步逼近程维在“0188”战略中提及的1亿单目标。

今年10月23日,青桔单车的订单量一度达到 2300 万。根据界面的报道,青桔的订单量超过美团和哈啰,后两者订单总量分别为 1700 万单和 1900 万单。

如今滴滴的4亿月活,是uber的4倍,uber目前市值700亿美元,如果单纯以月活论英雄,滴滴估值现在就得2000亿美元起。虽然根据上个月路透社的数据,滴滴最新估值为600亿美元,远低于这个数字。但以月活为指标来看,滴滴的横向发展,显然是走在正确的路上。

投资人David也认为,滴滴如果想顺利上市,新的业务点非常重要,“或者说新的故事,说明滴滴能够向其他方面延伸,而不仅仅是出行平台。”

A

程维同样重视国际化——这是程维验证自己纵向战略的加速度动作,“像突破第一宇宙速度一样,从地球到太阳系。”

从2015年和uber在国内竞争开始,滴滴通过合纵连横手段,通过投资Grab、Ola、Lyft、Taxify等网约车企业,构建海外移动出行网络,制衡uber。到2018年成立国际业务事业部,收购巴西的最大的共享出行公司 99,亲自下场运营。

如果顺利国际化,滴滴估值不见得比字节差,而后者手持Tiktok宝剑打开海外市场,推动估值向上一步大跨越,冲向1500亿美元。

但同年两次顺风车危机的爆发,安全成了悬在滴滴头顶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一整个2019年,滴滴亦有裁员,但裁员给了合理的补偿却也在业界获得好评。几乎同时,Lyft抢先上市,成为网约车第一股,uber紧随上市,而滴滴则尚无具体上市时间表。

到今年年初这场波及全球的黑天鹅疫情,滴滴的国内外日单量一路降至冰点。

随着海外第二波疫情来势汹汹,再加上国际市场玩家众多,尽管滴滴已经上线到第11个海外市场——新西兰,但滴滴海外战场的恢复远没有国内市场的迅速。作为后来者,滴滴除了将在国内积攒的技术、运营等经验复制,更多的是在网约车场景中如何防疫进行输出,比如车内防护膜。但在业务规模性增长上,仍需时间考验。

迄今为止,欧洲市场是Uber的天下。美国网约车市场被Uber和Lyf牢牢守住,东南亚被Grab和Gojek瓜分,澳洲家庭人均有车,居民使用网约车的次数并不多。根据晚点援引知情人士的报道,今年滴滴的国际化业务可能没有增长。受疫情影响,滴滴的国际化业务进展一度停滞,内部甚至做好了今年海外业务不增长的准备。

在投资人David看来,滴滴的主场依然在国内,国际化市场如果只有东南亚、巴西等几个市场,就不算真正的国际化。滴滴今年开始进驻俄罗斯市场,算是已经迈开一小步。

程维不得不转变思路。即便滴滴的技术、规模在出行市场无出其右,但对滴滴而言,主场必在国内,也必然要横向拓展。

B

Uber是滴滴的前车之鉴。

作为共享出行鼻祖,uber同样是依靠资本催肥。从2009年成立到2019年上市,10年时间皆是亏损,一切输血都靠融资,集邮软银、谷歌、微软等资本巨擘,融资200多亿美元,烧出了一个美国的网约车市场C位独角兽,市场占有率69%,比第二名Lyft一度高出40%的份额。

36氪首发 | 从剧本杀到推理社交平台,「百变大侦探」获 3000 万元 战略投资

基于社交关系的商业变现思路

但资本市场并不看好uber。尽管上市之前,Uber打出个人出行、外卖、货运业务的组合拳,又耗费31亿美元收购中东网约车Careem,将出行事业版图进一步扩大。按照外媒报道,uber的市场估值达到1000亿美元。

始料未及的是,2019年5月11日上市当天,uber开盘破发,首日跌幅7.6%,市值697.11 亿美元,此后跌跌撞撞,市值始终徘徊在700亿美元左右。

作为网约车第一股上市的Lyft,同样没得到资本市场的好脸色。尽管上市当天,市值大涨21%,市值253.88亿美元。但好景不长,第二天即跌破发行价,到如今,Lyft的市值只有91亿美元。

回到国内市场,没人比滴滴更能烧钱。2019年的公开信里,程维承认,滴滴6年来亏损390亿,光是2018年一年,就亏了109亿元。

在此之前,站在滴滴背后的豪华投资人团队一直是程维的骄傲。接受财经采访时,程维自信表态,“全球顶级资本和科技公司巨头领域,绝大多数人在支持我们。”

但种种迹象表明,投资人团队已经不再对滴滴像3年前那样怀揣耐心。网上关于关于股东出售其股份的信息常有出现。

而根据财新跟接近滴滴高层的人士了解,投资人方面确实有退出诉求。

前腾讯、京东战略分析师李成东此前接受腾讯科技采访时也提到,滴滴的部分早期投资股东和后面的股东都急于出售滴滴的股份。

今年5月,滴滴出行总裁柳青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目前滴滴的核心网约车业务已经盈利。但鉴于出行行业烧钱持续多年,在这样的背景下,如何威固资本市场的信心,成了摆在程维面前的命题考卷。

C

“0188”便是程维立下的军令状。目标层次分明:日单量1亿,四轮车承担5000万单,两轮车、国际化分别为4000万和1000余万单,渗透率达到8%,全球月活8亿。

照目前滴滴的形势看,“0188”的3年目标可能提前完成。

而在社区团购赛道,滴滴和拼多多、美团、阿里“正面刚”。这片新战场,参赛选手都是来势汹汹——阿里特别组建事业部,退休的黄峥亲上一线,美团成立“飞虎队”,滴滴则抽调精兵强将,橙心优选团队的核心人员出自阿里中供铁军,地推经验丰富。滴滴网约车公司担任CTO的赖春波被派往橙心优选,负责产品技术、客服、仓配、品控以及履约体系建设。

放眼整个互联网市场,横向拓展一条被验证过的成功模式。而昔日乌镇会议把酒言欢的3位好友,不约而同在扩张边界。

前有王兴的无边界理论,给自己树立了半壁江山的敌人,业务线囊括wifi、便利店、充电宝、电影票以及外卖等,在打出外卖核心卖点后,顺理成章布局起本地生活,介入到酒旅、出行领域。

张一鸣没放过另外半壁江山,手握头条、抖音两大流量阀门之外,业务线触及教育,游戏、电商、网文等市场,意图构建出字节帝国,用B站陈睿的话评价:张一鸣是要做一个突破人类过去商业史所有边界和格局的Super Company。

回归到滴滴身上,横向扩张也增强了滴纵向发展的能力。国内网约车市场成长8年,在中国出行领域的渗透率仅为3%。上个月底,柳青在花小猪的开放日活动上,就乐观表态过,对比在电商26%的渗透率,“移动出行的未来是星辰大海。”

而无论是月活4亿,还是激战社区团购市场,率先公布日订单量成绩280万,对滴滴来说,都只是个开始。

但事实证明,滴滴横着走,远比固守出行市场更加如鱼得水。David告诉字母榜:“滴滴属于高频应用,在此基础上基于用户需求打开更多场景,估值起码值1000亿美元。”

问题是,程维必须在新领域重新展现滴滴的战斗力。让我们把时间拨回到三年前。

2017年2月14日,情人节,程维跟王兴约饭。吃完饭才知道,美团上线了网约车业务。

年底的财经专访现场,程维话里仍带气,炮轰王兴:假惺惺。

程维第一时间关闭滴滴APP上的美团接口,成立R-Lab事业部,用4个月时间组建团队、孵化外卖业务,挖了美团70%的骑手,光是开城投入就超过千万。

紧随美团打车入驻上海的步伐,滴滴外卖紧急在无锡上线,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补贴大战,4月9日当天订单量33.4万单,无数商家爆单,外卖骑手日薪赚到了数千元。

这样的景象,会在已经开始的社区团购大战中重现吗?

(投资人David、吴迪系化名)

参考资料

1、《对话程维:多数人只知道战争 却并不真正理解竞争》,财经杂志,2017年12月28日

2、《三年月活冲8亿 滴滴凭什么在海外跟Uber正面刚?》,21世纪经济报道,2020年5月2日;

3、《Uber上市即破发:我亏损我骄傲》,深响,2019年 5月12日;

4、《晚点独家|滴滴国际化业务 COO 离职后:两个抓手与多个敌人》,晚点,2020年7月28日。

36氪独家 | 「数澜科技」宣布完成B轮1.5亿元战略融资,将与金蝶共同研发解决方案

「数澜科技」将借助金蝶在EBC架构、渠道、市场等方面优势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395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