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生态环境法律法规框架体系已基本形成

  我国生态环境执法律例框架系统已基本形成

  生态环境部将有序扩大按日计罚适用范围

  焦点阅读

  生态环境部将有序扩大“双罚制”、按日计罚、信用惩戒等处罚机制的适用范围;同时充实借鉴民法典的立法履历,努力开展生态环境领域法典化研究论证,进一步完善环境立法模式,逐步削减生态环境执法律例之间的矛盾与冲突,为执法事情提供更有力保障。

  □ 本报记者 郄建荣

  “现在,我国生态环境执法律例框架系统已基本形成,并已基本实现各环境要素羁系主要领域全笼罩。”生态环境部律例与尺度司有关卖力人克日在接受《法治日报》记者采访时说,生态环境领域立法始终坚持用最严酷的制度珍爱生态环境,用立法保障更高质量、更有效率、加倍公正、更可连续的绿色生长,坚持改造与立法相结合,保证生态环境领域重大改造于法有据。

  对于生态环境立法中存在的不足,这位卖力人也没有回避。他说,其中的突出问题包罗执法划定重复严重、执法适用冲突较多、部门领域尚存立法空缺等。

  下一步,在填补执法空缺的同时,生态环境部将有序扩大“双罚制”、按日计罚、信用惩戒等处罚机制的适用范围;同时充实借鉴民法典的立法履历,努力开展生态环境领域法典化研究论证,进一步完善环境立法模式,逐步削减生态环境执法律例之间的矛盾与冲突,为执法事情提供更有力保障。

  体现珍爱优先理念

  停止现在,生态环境领域由生态环境部门卖力组织实行的执法有14件,行政律例30件,部门规章88件,强制性环境尺度203项。这位卖力人透露,仅“十三五”时代,在生态环境部的推动下,水污染防治法、土壤污染防治法、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核平安法、环境珍爱税法、生物平安法6部执法以及建设项目环境珍爱治理条例、环境珍爱税法实行条例等两部行政律例完成了制修订。同时,还推动环境污染刑事犯罪、环境民事侵权损害、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审查公益诉讼、生态环境损害赔偿等10多件环境司法解释的制修订。出台了20多件部门规章。

  这位卖力人说,生态环境执法律例框架系统已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执法系统的主要组成部门,生态环境领域立法对生态环保事情的引领、规范和保障作用日益凸显。2015年修订实行的环境珍爱法,将环境珍爱是基本国策写入执法,将原环境珍爱法中的“使环境珍爱事情同经济建设和社会生长相协调”,修改为“使经济社会生长与环境珍爱相协调”,鲜明体现了“珍爱优先”的立法理念。

  这位卖力人说,坚持用最严酷的制度珍爱生态环境,在近年来的立法中显示得越来越突出。“2017年修改的水污染防治法,大幅提高了罚款数额。2018年新制订的土壤污染防治法对部门严重违法行为实行既罚单元、又罚小我私家的‘双罚制’,将处罚落实到人。”这位卖力人说,2020年修改的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进一步明确卫生康健、生态环境等部门的羁系职责,突出医疗卫生机构、医疗废物集中处置单元等主体责任,并完善应急保障。

  此外,针对饮用水平安问题,修订后的水污染防治法要求宣布有毒有害水污染物名录;土壤污染防治法提出了农用地分类治理和建设用地准入等羁系制度。

  这位卖力人告诉《法治日报》记者,为确保重大改造于法有据,生态环境部努力配合开展改造涉及的有关立法事情,其中包罗环境珍爱税法的出台等。“十三五”时代,30多项涉及生态文明建设的改造方案相继出台。

中国医疗资源发展不充分问题依然存在

  最近5年,生态环境部还推动公布实行了《中央生态环境珍爱督察事情划定》《党政领导干部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设施(试行)》以及《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划定(试行)》。这位卖力人说,生态环境领域立法坚持落实生态环境领域党政同责要求,党内生态环境律例已成为生态环境领域立法的主要组成部门。

  执法划定重复严重

  近年来制修订的生态环境执法律例在完善羁系制度、健全政府责任、提高违法成本、推动民众介入等方面有了重大突破,解决了一部门实践中存在的突出问题。但综观整个生态环境执法系统,仍然存在一些问题。

  “按环境要素划分立法的立法模式致使部门羁系制度交织重叠。”这位卖力人说,这一问题主要显示在执法划定重复严重。环境珍爱法与水、大气、固体废物等单项法在基本原则、基本制度存在重复,大气、水、固体废物等单项法之间在监视治理体制、民众环境权利义务、环境影响评价与“三同时”、环境规划与尺度、现场监视检查、查封扣押、按日计罚等方面的划定存在大量重复。

  同时,执法适用冲突较多。这位卖力人告诉《法治日报》记者,2017年凭据“放管服”改造要求,国务院取消了环保设施完工验收允许,改为由企业自主验收。据此,建设项目环境珍爱治理条例和大气污染防治法、水污染防治法相继作出修改,而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于2018年12月才对有关条款做出调整,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到2020年4月才完成修订(2020年9月1日才生效)。“在这两年多的过渡期中,若是企业同时发生大气、水污染物和固体废物,对大气和水的污染防治实行,只需企业自主验收,固体废物的污染防治实行,仍应报生态环境部门审批。”这位卖力人说,这给生态环境执法和企业遵法都带来了一定的困扰。

  此外,应对气候变化、排污允许、生态环境监测、有毒有害物质环境治理、电磁辐射防护等部门领域立法空缺仍然存在。

  据这位卖力人先容,少数生态环境领域对违法行为惩治力度仍然偏弱也是一个问题。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放射性污染防治法等执法律例制订较早且未实时修改,处罚条款震慑力度不足。现行生态环境执法律例还存在着约束政府行为的执法制度不够完善、环保社会监视执法机制不够健全、立法精细化水平有待提高等问题。

  整合系统填补空缺

  针对生态环境领域立法中存在的问题,生态环境部将从整合系统、填补空缺等方面举行完善和解决。

  这位卖力人向《法治日报》记者透露,未来,将加速推动噪声、海洋环境、长江珍爱、黄河生态珍爱和高质量生长、排污允许、环境监测以及应对气候变化、珍爱生物多样性等重点领域执法律例的制修订。

  据先容,2020年10月,长江珍爱法已经全国人大常委会二审。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环境影响评价法和海洋环境珍爱法等3部执法修订时间表已经确定,正按程序全力推进。排污允许治理条例和海洋石油勘探开发环境珍爱治理条例即将提请国务院常务会审议。

  这位卖力人透露,生态环境部已向国务院报送了生态环境监测条例、有毒有害化学物质环境风险治理条例、放射性同位素与射线装置平安和防护条例等3部行政律例制修订草案。此外,生态环境部还在抓紧推动制修订碳排放权买卖治理等行政律例,研究起草有关生物多样性珍爱、黄河生态珍爱和高质量生长、环境教育等方面的立法。

  他说,在建立健全生态环境领域党内律例,增强生态文明体制改造法制保障,推动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自然珍爱地、生态珍爱红线、环保信用评价、区域污染防治等方面生态环境部均有立法思量,以确保重大改造措施于法有据。

  这位卖力人指出,生态环境立法将推动落实重办重罚生态环境违法行为的要求,完善生态环境违法行为的执法责任,强化行政责任、刑事责任和民事责任综合运用,构建以行政责任为主,刑事责任和民事责任相互弥补的执法责任系统;创新执法责任负担方式,有序扩大“双罚制”、按日计罚、信用惩戒等处罚机制的适用范围,探索生态修复、连带责任、惩罚性赔偿等新型的执法责任负担机制。

  同时,将完善生态环境执法制度之间的衔接协调,提高生态环境立法质量。其中包罗完善对政府行为的约束机制,健全生态环境治理领导责任系统;完善社会监视机制,健全生态环境治理全民行动系统;完善环境经济政策法制化,健全生态环境治理市场系统等。

【编辑:张楷欣】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392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