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大事件 | 投行的担心或照进现实,邮寄投票会成为美国大选的“雷区”?

“土味”餐厅受追捧,院子餐饮正在崛起?

土而不low,潜力很大

文 | 高铂宁

编辑 | 尚闻多

美国两党的博弈仅剩8天,参与提前投票的选民数量已创下新纪录,不少投票站门前排起长龙。

除了亲自前往选区的投票站,美国选民还可以通过邮寄方式投票,这也是近年来越来越常用的方式。根据美国政府数据,2016年总统大选和2018年中期选举的所有投票中分别有23.7%和27.4%是通过邮寄方式进行的。

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和另外九个州将采用以邮寄投票为主的选举方式,把选票自动邮寄给全部注册选民。得克萨斯等五个州的选民需要提供“正当理由”才能进行邮寄投票。其余36个州的选民只要提出要求即可邮寄投票。

由于人们——尤其是民主党支持者——担心在投票站聚集会增加感染新冠病毒的风险,预计今年选择邮寄投票的选民数量将显著增长。在美国疫情尚未好转的背景下,当前已有40%的选民申请了邮寄投票,远高于2016年同期的15%。

邮寄投票,并非“新鲜事”,大力推行也只是疫情之下的权宜之举。而如今却成为了特朗普的反击材料,市场眼中随之可引爆的雷区。实际上,邮寄选票已成为美国总统大选种种不确定性因素的一个缩影。

两党在摇摆州的博弈、最高法院席位的争夺、对新冠疫情的处理措施、各类选民的投票率……太多的焦点问题都可以在邮寄投票环节上“做文章”。一旦计票过程中横生枝节,使市场承压,本质上是美国日益撕裂的社会情绪的宣泄,投票只是前奏,美国大选的博弈才刚刚开始。

邮寄选票利好民主党?

近两个月,因为各州的两党议员普遍无法就邮寄选票的截止日期达成一致,各州先后递交了相关诉讼。

自年初起,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共和党人多次攻击邮寄投票制度,声称邮寄投票会变成选举欺诈的温床

早在今年3月讨论国会关于简化投票程序的提案时,特朗普就暗示这将利于民主党:“有些关于投票的事情,如果你同意了他们,美国就再也选不出共和党总统了。(They had things, levels of voting, that if you’d ever agreed to it, you’d never have a Republican elected in this country again.)”

此后,特朗普曾多次公开表示邮寄选票制度是史上最大选举欺诈,称之是一场灾难,甚至拒绝和平移交权力,此举加剧了市场的担忧情绪。

学术圈认为特朗普的指控并无根据。哥伦比亚大学和斯坦福大学的研究者认为,这些指控没有实据,邮寄选票既不会导致虚假选票,也不会给某一候选人增加额外的优势。

特朗普的指控虽然具有阴谋论的意味,但在实施邮寄选票的过程中的确出现了一些技术错误。

9月,供应链错误导致纽约市的近十万名选民收到了本应寄给其他人的安全信封。而今年上半年初选期间,有超过55万张选票被认定无效,根据相关法律,所有填写不规范、邮戳错误或是缺少签名的邮寄选票都将成为废票。

此外,经各州法院判决,多达25个州允许选票晚于大选日寄到,也就是说,选举日之后几天还会有大量选票涌入,而选举官员会需要更长时间才能核实和计算这些姗姗来迟的选票。而在影响选举的两个重要摇摆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选举官员必须等到选举日之后才会开始计票,可能导致进一步的延误。

届时各投行曾经的担心可能会成为现实:大选结果出现延迟,同时对选举结果的争议也会有所加剧,这可能成为有史以来最具不确定性的一场总统选举。

据调查,在2020年大选中,共和党选民更倾向于亲自去投票站,民主党选民更倾向于邮寄投票。假如绝大多数特朗普支持者都去投票站投票,他可能会在大选日当天保持优势,而随着邮寄选票被纳入计算,优势逐渐减少乃至落败。

特朗普的前期铺垫也会成为煽动性因素,多次表达对邮寄选票真实性的质疑会令其支持者怀疑民主党存在舞弊行为。如果真的出现选情“由红转蓝”的情况,共和党人势必会利用这个“反转”进行最后的博弈。根据报道,特朗普竞选团队和共和党全国委员会都在为选举后“为期数周”的法律斗争做准备。

根据选举程序,如果出现这种争议,双方将等待美国最高法院介入。最高法院或将判定选票的有效性,从而确定总统选举的结果。

北京链家承诺实行“免电话营销”,一个来电号码赔100

但也有一些情况接到营销电话不再赔偿范围内

特朗普的胜利:保守派法官上任

如果大选结果留待最高法院决定,恐怕将对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很不利。

在金斯伯格大法官去世之后,特朗普曾表示,他认为最高法院将会对总统选举结果做出裁定,强调应在选举日之前让新法官上任。他迅速提名了保守派法官艾米·巴雷特,并且明确表示,他希望巴雷特在与选举有关的案件中担任法官,为选举后可能出现的法律争议做准备。

美东时间周一晚间,参议院以52票对48票通过了巴雷特的大法官任命。民主党人一直批评这场大法官任命有违常规,但现在占据了参议院多数席位的是共和党,结局早已注定。

巴雷特的就任将给共和党带来巨大优势。而她作为最高法院大法官的第一次投票,可能就会为总统之争画下句号。这位年轻的保守派法官上任,影响不仅是之于这场选举,更多的是美国未来数十年。有了巴雷特,最高法院将拥有稳固的六比三保守派多数,这一优势或可持续多年。

“华尔街只想要赢家”

这一幕,似曾相识。

时光倒流20年,2000年总统大选时佛罗里达州发生就曾出现过计票争议。

当时,两党候选人在佛罗里达州的得票数非常接近,根据该州法律必须重新点票。但布什不愿放弃自己已拥有的优势,诉诸联邦最高法院。历时一个月,最高法院才宣布判决:禁止重新计算有争议的选票。

结果是布什以537票的微弱优势胜出,获得了佛罗里达州的选举人票,并靠着这个关键的摇摆州胜选为美国总统。

市场大事件 | 投行的担心或照进现实,邮寄投票会成为美国大选的“雷区”?

2000年美国总统大选前后标普500指数及十年期国债收益率走势图

在市场等待最终结果的35天间,美股震荡下行,标普500指数下跌了4.24%;不确定性促使大量投资者涌入美国国债等传统避风港,美债价格走强,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下调了近100个基点;作为避险资产的黄金价格也有所上涨。

有些投资者试图通过复盘这段时间的美国股市来规避风险,但2020年的选举局势可能比2000年更复杂。

分析人士担心,邮寄选票可能导致多个州发生类似纠纷,市场的动荡情况会比2000年更糟糕。

宏桥信托策略师Julian Emanuel在一份报告中写道:“这次选举是我们一生中最分裂、最不可知的选举(或是选前难以预测,或是选后充满争议,或是两者兼有)。……相比之下,2000年的布什诉戈尔案看上去像是儿童剧本。”

高盛首席美国股票策略师David Kostin也在报告中说,大选前后的隐含波动率(Implied volatility)“与之前的周期相比极高”,表明交易员认为结果不确定性很强。鉴于此,Kostin建议投资者应该对冲12月的市场风险,以防止因不确定的选举结果而蒙受损失。

花旗银行分析师Aakash Doshi也在报告中预测,美国大选的结果很可能出现争议和延迟,市场避险情绪显著上升,推动黄金期货价格继续飙升逾200美元,在年底前再创新高。

根据美国相关法律,12月8日之前必须解决争议性选票的问题。12月14日,选举人团将正式投票。

但这很难保证争议与动荡不会延续。路透/益索普的最新调查显示,特朗普和拜登都有超过40%的支持者“不会接受败选的结果”。无论大选的胜者是谁,都可能造成美国社会的分歧更加严重。

市场大事件 | 投行的担心或照进现实,邮寄投票会成为美国大选的“雷区”?

扫码入群

焦点分析 | 短视频的硝烟烧到了香港:快手IPO,抖音来搅局

抖音 VS 快手,Round 5。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379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