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日报:主播带货还得带上法律责任

  主播带货还得带上执法责任

  凭据有关执法划定,主播显然不能只是带货而已,而应对自己所推荐的商品质量负担响应执法责任

  □ 史洪举

  3月31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公布《直播电商购物消费者满意度在线观察报告》。观察发现,从现在直播电商销售商品过程中泛起的问题性子来看,主播夸大和虚伪宣传、有不能说明商品特征的链接在直播间售卖,这两点被提到的次数比较多。此外,有37.3%的消费者在直播购物中遇到过消费问题,然则仅有13.6%的消费者遇到问题后举行投诉,另有23.7%的消费者遇到问题并没有投诉(3月31日《中国消费者报》)。

72天坚守,只为医护人员“零感染”

很少转发信息的吴安华,不久前在朋友圈转了一条新闻。他是湖南支援湖北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第一人,在疫情尚不明朗时,他临危受命,独自踏上赴武汉的高铁;他是年近六旬的院感专家,带着3个心脏支架,72天坚守抗疫一线,累计为120支医疗队1.5万人开展防护培训102场;

  近年来,主播带货、网红带货可谓成了热门,在一些网红的直播促销下,许多商品销量大增,很短时间内成交量即可到达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给商家带来了可观收益,也让粉丝们感受到了网红的热度。但应认识到,主播带货不应仅仅是带货那么简朴,其理当对消费者权益卖力。

  主播带货通常是指主播在平台直播推荐产物,并给出购置链接,推荐旁观者购置的行为。一般来说,主播可能是明星,另有可能是网红,许多网红直播所销售的商品价格均很低。然而,看似对消费者利好的主播带货,却暗含许多隐患。如一些消费者通过这种方式所购置的商品存在质量问题。而此前一位当红主播在带货不粘锅时,突然粘了锅,引来争议一片。

  凭据有关执法划定,这些主播显然不能只是带货而已,而应对自己所推荐的商品质量负担响应执法责任。虽然网红直播与传统的明星代言有所区别,但不能因此否认其在推销商品过程中的职位和应负担的执法责任。网红或明星直播带货的行为完全相符替商家宣传商品并因此赢利等要件,依然属于代言人或推荐人。

  对此,广告法明确划定,广告代言人是指在广告中以自己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实的人。广告代言人在广告中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实,应当依据事实,相符执法、行政法规划定,并不得为其未使用过的商品或者未接受过的服务作推荐、证实。关系消费者生命康健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伪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广告代言人应当与广告主负担连带责任。其他领域的虚伪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广告代言人明知或应知广告虚伪仍代言的,应当与广告主负担连带责任。

  由此可见,主播带货时不能仅仅向网友、粉丝推销商品就万事大吉。若是其所推荐的商品或服务存在质量问题,或者存在虚伪宣传,理当负担响应执法责任。尤其是,一些主播带货较多,交易量很大,若是这些产物存在质量问题,其所面临的赔偿责任也将是无底洞,甚至可能让自己的所有盈利都搭进去。

  因而,这些影响力较大的主播理当爱惜羽毛,践行“影响越大,责任越大”的原理和知识。本着对消费者卖力,对自身信用和形象卖力的态度,尽到注重义务和把关职责。确保所“带货”的商品质量过硬,至少不存在质量问题。进而实现自身收益、商家赢利、消费者省钱的多赢局势,让电商直播走向良性循环。

【编辑:陈海峰】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37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