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历史学者: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是中华民族的共同交际语

  中新社北京10月15日电 语言权力和国家认同是一个历久弥新的话题。在台湾历史学者吴启讷看来,中国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国家推广普及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同时保障各族民众使用和生长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重在“通用”和“多元一体”,后者是小我私家权力、前者则是国家责任和公民义务。

  《人民政协报》15日在第8版刊登吴启讷署名文章,对照中外语言政策的设计靠山和理念。该文章谈到,中国历史上,不少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的少数民族对中国史、区域史甚至世界史发生过重大影响,这些民族也努力以自身的方式普遍介入中华大地的政治和文化,这些民族的语言文化也融入并厚实了中华民族的语言文化。

  如蒙古族确立元朝既普遍接受中华文化,对现代中国文化的形成也有不能忽略的影响。元攻灭南宋后,理学被尊崇、流传。元代的白话文也会夹杂蒙古语语法,这一征象呈现出辽代以来北方汉语口语的现实状况。吴启讷说,这样的征象,第一次造成中古以来的“言文一致”,在秦始皇时代最先文字统一的基础上,进一步推动了国家配合语的形成。

安徽一女子就诊突发心脏骤停 急诊团队上演“生死营救”

(张强 江默)在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一段14日的视频监控画面中,该医院护理部护师程旭跪在抢救床上为病人实施心肺复苏。据负责团队抢救的急诊科医师张进进介绍,患者吕某因为肠胃问题前来消化内科就诊,在就诊过程中突发心脏骤停。

  文章指出,中国现代的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则因各民族亲切的语言接触,吸收了相当数目的契丹语、女真语、蒙古语及满语词汇。现代中国所继续的包罗语言在内的文化遗产,正是来自各民族文化间普遍交流、配合介入后所留下的中国文化、中华民族文化。中国文化、中华民族文化是各族人民共创的,各民族文化也是多民族历久配合缔造的。而所谓“纯”的汉族和少数民族文化,仅仅存在于少数人的想象之中。

  吴启讷示意,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在文化上保障各民族使用和生长本民族语言文字的权力,珍爱公民保持或者改造自己的风俗习惯的自由,响应执行扶持各民族语言文化的政策,同时努力推广普及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上世纪90年代以来,随同中国市场化水平的加深和各民族来往交流融会水平的提升,对掌握国家通用语言的需求大幅上升;另一方面,随同群众生活水平及教育水平的提升,对珍爱少数民族语言和方言的文化生活需求和心理需求也有所提升。

  他进一步剖析,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主要定位在于是中华民族使用各民族语言及各方言人们的配合外交语,着重强调“通用”,而非“单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中华民族建构的方式和内容里,强调“多元一体”与各民族一律平等的精神。出于维护和促进中华民族配合利益的需求,国家有需要推广国家通用语言,国家内部的非通用语言使用者也有学习掌握通用语言文字,以知足人际交流与小我私家生长的需要。

  吴启讷强调,出于珍爱文化多样性的目的,国家有需要统筹珍爱国家通用语言以外的其他语言和方言。人们也必须面临语言会随时间演化、分化甚至消逝的历史纪律,寻找工作上的平衡点。(完)

【编辑:何路曼】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362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