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有抑郁症患者达9000万 抑郁症真的是病吗?

  抑郁症真的是病吗

  文/彭小华

  发于2020.9.21总第965期《中国新闻周刊》

  小夏是我去年初秋接访的一位少年重度抑郁症患者。那时她初三开学不久,这是她一个月内第二次入住精神卫生中央,就在接受治疗的同时还在实验自杀。她自诉儿童时代遭遇过性侵,进入青春期后逐渐被羞耻感淹没,只想一死了之。我与她攀谈时,对她自诉的那段履历进行了重新解读,解除了她的羞耻感,并教给她以后自我珍爱的方式。她当下释然,露出笑容。之后她放弃了自杀的念头,经由一段时间的调养以后,现在已恢复了学业,阳光、康健。

  据有关观察,中国现有抑郁症患者达9000万,人数还在快速增长中,每年自杀的抑郁症患者上百万。在15~34岁青壮年人群的死因中,自杀是首因,其中60%~70%的人患有抑郁症。

  自杀的人患有抑郁症,一定比例的抑郁症患者会自杀,人们很容易得出这样的结论:抑郁症导致了自杀,是一种恐怖的“病”。既然是病,固然的反映就是看医生、吃药,甚至接受经颅电击治疗。

  然而,研究证实,心理-药物疗法对轻、中度抑郁症几乎没有作用,仅对一些重度抑郁有一定的症状缓解效果。小夏及我接触的许多抑郁症患者的治疗结果与研究结论相吻合。

陈茂波:香港连接内地与全球的商业桥梁角色仍无可比拟

香港特区政府财政司司长陈茂波22日表示,香港凭借制度、法治、资金等多方面的优势,仍是内地与全球之间的商业桥梁,角色无可比拟。针对外界对香港国安法的关注,陈茂波强调,香港国安法的目的是确保香港拥有安全稳定的环境,这对香港保持繁荣至为重要。

  当前心理-药物疗法的基本假设是,抑郁症是由于大脑缺少了血清素和去甲肾上腺素这两种神经递质。然而,50多年了,这个假设一直没有获得证实,抑郁症患者大脑扫描也没有发现异常。用美国进化精神病学创始人兰多夫·M。内瑟的话说,抑郁症的心理-药物疗法犯了“把症状作为疾病”的错误。

  抑郁症不是疾病自己,而是症状,不是问题泉源,而是表象。实际上,绝大多数抑郁症患者在生涯中遇到了重大的挑战,如成年人的失恋、离异、事业逆境、投资失败、丧亲、殒命忧虑、人生意义缺失,青少年与怙恃、先生、同砚的人际冲突、学业难题、性侵履历等等。西方有几十项研究证实了抑郁症是由负性生涯事宜导致的,更有研究明确地指出,75%的抑郁症是由“羞辱或困窘”性的生涯事宜所致,20%由损失/损失所致,5%由危险事宜所致。

  由此观之,抑郁症的治疗,根本上就是若何面临人生挑战的问题,这不是心理医学、药物所能解决的,而是人文-心理咨询的领域。我感受抑郁症在海内不仅有病理化的问题,另有被夸大其词渲染的倾向,给患者造成伟大的精神、心理压力。

  当前的抑郁症诊断有尺度过低的问题,这也是导致患者数目重大的重要原因。前美国心理学会主席、无助导致抑郁的发现者马丁·塞利格曼指出,90%以上的抑郁症都是偶发性的,来了又走,连续时间3~12个月。也就是说,当前抑郁症状连续两周就相符抑郁症诊断、治疗的尺度过低,把许多假以时日自然就会消逝的抑郁情绪病理化、心理障碍化了。

  另一方面,正如内瑟所说,抑郁、情绪低落诚然痛苦,却也是人类面临生涯挑战的正常反映,并且有进化上的价值——他发现,仅仅指出这一点就具有解放患者心灵的作用。

  所谓的抑郁症患者,实在也就是遇到小我私家人生重大负性生涯事宜的人。改变对负性事宜和处境的认知,这就是认知行为疗法(英文简称CBT)的思绪。研究证实,这是对抑郁症有确切疗效、普遍接纳的疗法。认知派别中的新锐、努力心理学则不仅体贴抑郁症的治疗,而且把关注点投向抑郁症的预防。削减欲望、调整预期、接受现实、活在当下等传统智慧,都是抵御抑郁症的有用方式。

  (《最好的告辞》译者,临终心理文化研究者)

  《中国新闻周刊》2020年第3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编辑:孙静波】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331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