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族矛盾下的好莱坞“黑人电影人”

中概股3分钟 | 中概股集体下挫!阿里大跌4.5%,陌陌暴跌15%

蔚来8月交付量同比增长104%创新高;标普:确认京东「BBB」长期发行人信用评级,升展望至「正面」;跟谁学:不堪空头骚扰,欢迎SEC证明公司业务的真实性。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电影情报处”(ID:dianyingqingbaochu),作者:马丁,36氪经授权发布。

 从5月份乔治·弗洛伊德事件,全美爆发抗议,到上周雅各布·布雷克被警察连开七枪,以至NBA罢赛,再到昨天又一黑人男子被警方枪杀,抗议游行再度爆发,美国“平权运动”还在继续。

看着眼前爆发的大规模骚乱,美国某市长曾叹息道:美国黑人的悲愤已酝酿了400年。回望那一刻,也就是1619年,英国海盗船“白狮”号搭载着约20位黑奴驶入康福特港,黑人身影开始出现在美洲大陆,种族问题也便从这里开始酝酿。即使早在1865年林肯就废除了奴隶制,从法律上给予了黑人自由,但种族歧视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妥善解决。

这种歧视还延伸到电影行业。1940年,《乱世佳人》中女佣的饰演者哈蒂·麦克丹尼尔在奥斯卡拿下最佳女配角,成为历史上第一位获得奥斯卡奖的黑人演员。但当时的她甚至不被允许进入奥斯卡颁奖典礼的宴会厅。最后在制片方的出面协调下才特许进入,但与剧组里的白人隔离开,坐在最角落的“黑人区”。

种族矛盾下的好莱坞“黑人电影人”

 ▲哈蒂·麦克丹尼尔和费雯·丽同时获奖

随着黑人运动的开展及其社会地位的变化,作为世界电影中心的好莱坞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从排斥到尊重,黑人电影人逐渐在电影行业占据起重要地位。我们也在银幕上看到越来越多的黑人面孔,承担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马上要上映的《信条》里,克里斯托弗·诺兰还首次启用黑人演员作为自己电影的男主角。种族关系下,好莱坞亦在发展变迁。

 

种族触角伸向电影,好莱坞“黑人力量”崛起

近年来,我们在银幕上也看到了越来越多“peace and love”的故事,但事实上,种族问题仍然严峻。这次乔治·弗洛伊德事件之所以能够挑动大家敏感神经,引发长达几个月、到现在都没有停歇的抗议,足以说明这一问题。而这种争议也一直存在于电影行业。

在2015、2016年时,连续两届奥斯卡提名名单上的20个表演类提名者都是白人,没有一个非裔、亚裔等少数族裔演员入围,好莱坞由此引发#OscarsSoWhite#争议。斯派克·李、威尔·史密斯和贾达·萍克特·史密斯夫妇等电影人纷纷表示不满,甚至拒绝出席红毯和颁奖礼,乔治·克鲁尼、迈克尔·摩尔等白人也加入声援,呼吁奥斯卡提高候选人的多样性。

种族矛盾下的好莱坞“黑人电影人”

 ▲推特截图:好莱坞喜欢拍续集,所以今年又搞了一遍#奥斯卡太白

实际上,奥斯卡一直就有“老白男”的标签。2012年《洛杉矶时报》调查显示,学院投票成员的人种多样性明显低于美国总体人口,甚至可能比电影行业平均水平还要单一,其中白人占94%、男性占77%、黑人仅占2%,拉丁裔成员甚至更少。而且,大部分分会白人比例还会占到九成以上,负责4项表演类奖项题目的演员分会中,白人比例达到83%。

在连续两年的“太白”舆论压力下,奥斯卡最终在2016年宣布改革,比如将在2020年之前把女性和少数族裔成员数翻一番,并把投票权从终身制改为十年一审,因而那些不在影坛活跃的老会员将丧失投票资格。到2017年,第89届奥斯卡提名了6位黑人演员,获奖黑人影星数量也创下历史新高,成为奥斯卡获奖人员构成最为多元化的一年。

种族矛盾下的好莱坞“黑人电影人”

 ▲克里斯托弗·诺兰与约翰·大卫·华盛顿

在创作领域,黑人力量逐渐被好莱坞所重视。新片《信条》里,诺兰就首次启用了黑人演员作为影片的男主角;此前,漫威也筹备了第一部以黑人为主角,而且是全黑人出演的超级英雄大片《黑豹》,前不久“黑豹”查德维克·博斯曼的离世也引起了大家的关注;《蜘蛛侠:英雄远征》里,漫威还为蜘蛛侠安排了一位黑人女友;

DC也不落后,年初登场的《猛禽小队和哈莉·奎茵》就实现了白人、黑人、亚裔的全覆盖,根据外媒,新任“超人”以及《蝙蝠侠》的选角也在考虑启用黑人演员;《霹雳娇娃》系列在2011年的剧版开发中就加入了黑人天使,去年上映的影版同样保留了这一设置;迪士尼更是在去年就确定了由黑人女星哈雷·贝利主演真人电影《小美人鱼》,这一选角还引发不小的争议。

黑人演员在大银幕上不断闪耀的同时,幕后创作者力量同样在崛起。根据美国南加州大学在2018年发布的报告,这一年是好莱坞黑人导演的丰收年。当年北美票房最高的百部电影背后的112名导演中,黑人导演共有16位,是北美影史最多的一年。其中,索尼和环球就分别启用了5名和3名黑人导演。

种族矛盾下的好莱坞“黑人电影人”

 ▲《黑豹》成功拿下2018年北美票房冠军

但报告同时指出,好莱坞总体上仍然是以白人男性为主导,而且黑人的这种向好变化并没有反映在女性和亚裔身上,这一年只有4名女性和4名亚裔导演参与到百强票房影片的创作中。除了黑人,亚裔等少数族裔群体在好莱坞其实同样处于弱势地位,成龙和章子怡便多次提到:好莱坞根本看不起亚洲演员。

在这个看起来更开放、多元的国度里,种族歧视同样清晰可见。而回顾过去,这一问题其实也一直存在在历史长河里。

 

“种族运动”上百年,黑人电影人艰难求存

从1619年第一批黑奴出现在美洲大陆,种族问题便悄然酝酿。南北战争爆发后,林肯虽然废除了奴隶制,让黑人在法律上获得了自由,“隔离但平等”的种族隔离政策,以及固有社会观念等的存在还是让黑人处于弱势地位。

上世纪四十年代,哈蒂·麦克丹尼尔凭借《乱世佳人》成为历史上第一位获得奥斯卡奖的黑人演员。彼时,虽然电影行业已经涌现出了不少黑人演员,但他们连提名的机会都很少拥有。除了不被允许进入奥斯卡宴会厅,她还被禁止参与影片在亚特兰大的首映会。影片主演克拉克·盖博甚至因此拒绝参与首映,最后还是在哈蒂的劝说下才答应到场。而且,影片还被迫拿掉了电影海报上的黑人脸孔,因为只有这样电影才能在当地宣传。

种族矛盾下的好莱坞“黑人电影人”

▲《乱世佳人》剧照

值得一提的是,首映会上,一个年仅10岁的黑人小朋友与其它黑人组成合唱团,扮成塔拉庄园的黑奴模样在舞台上庆祝电影上映,他就是后来成长为一代民权运动领袖的马丁·路德·金。

二战之后,大批黑人涌入城市,再加上亚非国家有色人种争取民族独立的胜利鼓舞,一场反对种族歧视和种族压迫、争取政治经济和社会平等权利的黑人民权运动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展开来。《绿皮书》里种族关系紧张的故事背景就在于此。1963年,马丁·路德·金发表著名的《我有一个梦》演说,被视为是民权运动的高峰。隔年,西德尼·波蒂埃凭借《野百合》成为历史上第一位奥斯卡黑人影帝。这时距离哈蒂的获奖已经过去了24年。

36氪专访 | XSKY星辰天合CEO胥昕:软件定义存储整体市占率第四,未来目标是打造平台型公司

基于数据的“汇-存-管-用”全流程,XSKY正在打造完整的生态闭环。

种族矛盾下的好莱坞“黑人电影人”

▲西德尼·波蒂埃《野百合》

同年,美国国会通过《公民权利法案》,次年通过《选举权利法》,正式以立法形式结束美国黑人在选举权方面的限制,以及各种公共设施方面的种族歧视和种族隔离制度。四年后,马丁·路德·金被射杀身亡,民权运动告一段落。

相比于早期黑人演员经常在影片中出现的奴隶、仆人等龙套角色,以及软弱粗鄙、蛮横暴动等负面形象,民权运动之后的黑人形象以及黑人题材创作开始呈现出不一样的变化。他们开始扮演更多的社会角色,并在遭遇不公后学会了反抗,虽然这种反抗更多还是在白人角色的引导帮助下进行的。典型如《萍姬》。西德尼·波蒂埃出演的《炎热的夜晚》《猜猜谁来吃晚餐》则对种族问题进行了深刻的探讨。《神探沙夫特》甚至塑造了一个“黑人英雄”形象,其导演高登·帕克斯还被誉为美国第一位黑人导演。

亚裔也是如此。早期好莱坞创造的傅满洲、陈查理等华人形象,同样是片面且带有恶意丑化意味的。后来《大地》的出现让好莱坞镜头下的中国形象有了一定改观。六七十年代,李小龙带领功夫电影成功走进好莱坞,让海外观众对积极正面的华人形象,以及中国文化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和认知,他也因此成为无数美国青少年心中的偶像。再到近来《功夫熊猫》《花木兰》等作品的出现,好莱坞对中国文化的描绘和刻画也愈加客观。

种族矛盾下的好莱坞“黑人电影人”

▲即将上映的《花木兰》

九十年代以来,随着斯派克·李、约翰·辛格顿等黑人导演,以及丹泽尔·华盛顿、摩根·弗里曼、威尔·史密斯等黑人演员的崛起,好莱坞黑人力量愈加壮大,同时他们也推动着黑人题材作品的进一步探索,创作出《紫色》《黑潮》《为奴十二年》等优质作品,《黑豹》更是超级英雄系列的第一个黑人代表。2002年,奥斯卡还将影帝影后同时颁给了丹泽尔·华盛顿和哈莉·贝瑞两位黑人演员。

再加上奥巴马的上台,新世纪以来的种族关系有所缓和,但冲突也没有消失。除了今年,2014和2016年美国也曾因种族冲突爆发过抗议。如今,电影创作中的“黑人元素表达”也逐渐演变成了一种“政治正确”。前不久,《乱世佳人》还因为描述种族主义的内容一度被HBO流媒体平台下架。种族问题的确需要艺术关注,但“政治正确”真的是“电影正确”吗?

 

种族关系需要关注,但“政治正确”不应该绑架电影创作

多样化作品的出现自然是行业成熟的象征,也是社会现象在电影行业的一种反映。持续上百年的种族问题的确需要电影人的镜头表达,来映射社会、缓和现状,甚至是教育民众。事实上,多元化内容也正受到市场的喜爱。

根据《赫芬顿邮报》在2017年的报道,美国观众正变得越来越多元化,他们更喜欢有多元化演员的电影和电视内容,研究表明,这类影视作品的盈利性更强。《黑豹》《我们》等近年来市场表现出彩的影片,也充分体现着多元化内容在票房市场的影响力。

种族矛盾下的好莱坞“黑人电影人”

▲《我们》

但当下成形的“政治正确”局面,却需要被多方面看待。

针对奥斯卡“太白”事件,在好莱坞大片抵制声音背后,其实也有另一种表达发出。凭借《45周年》提名2015年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的夏洛特·兰普林就曾表示,这种批判是“对白种人的种族主义”,六次提名、并拿下两座奥斯卡大奖的迈克尔·凯恩则表示:“不能因为一个演员是黑人,哪怕他的表演一般,也要把投票给他。”

而黑人女星雅内·休伯特甚至指责,威尔·史密斯夫妇抵制奥斯卡的行为非常荒唐,其原因只不过因为自己没有被提名——“有太多没有得过奥斯卡的演员从事着了不起的工作,如果表演只是为了拿奖,那就不应从事这个行业”。2017年所谓的“最多元化”的奥斯卡,依然鲜少看到亚裔、拉美裔、印第安人、爱斯基摩人等等其他族裔的面孔。

种族矛盾下的好莱坞“黑人电影人”

▲2017年,获得8项提名、3项大奖的《月光男孩》

如今,种族歧视已经成为好莱坞电影创作不可逾越的创作红线,“政治正确”也俨然成为好莱坞的标志性特色。一旦表达不当就会成为众矢之的,而拥有“政治正确”,影片或许就会在颁奖典礼及票房市场占据强大优势。

这与历史上的“平权运动”多少有些相似。美国国会在1964年通过《公民权利法》时,还制定一系列“肯定性行动”(平权运动)的法律,规定少数族裔和弱势群体在招工、入学、企业竞争中受到“优先照顾”,把他们在历史上承受的痛苦折算成现实的利益。运动的实施对黑人群体带来重大影响,数据统计,在1965-1995年间,美国黑人家庭位居中 产阶 级水平的比例从18%上升到40%,在管理和技术领域中的就业率也增加了两倍。

种族矛盾下的好莱坞“黑人电影人”

但与此同时,对白人、亚裔等群体的“逆向歧视”也成为社会热议话题。其中,由于亚裔一直是“努力型”代表,平权运动的开展更提高了亚裔在求学等方面的准入门槛。统计显示,普林斯顿大学亚裔申请者SAT成绩需要分别比白人、拉丁裔和黑人高50分、235分和280分,而哈佛则要分别高出140分、270分和450分。后来,加州法案明确提出不得以种族因素为大学录取标准之一,才开始缓解这种不公现象。

电影行业同样值得警惕。“政治正确”不等于“电影正确”,也不应该绑架电影创作。行业需要关注种族问题,但如果因为种族歧视,就对特定作品给予特殊照顾,进行反向补偿,这对其它电影人同样是不公平的。

行业需要“人”的存在,不管是白人、黑人亦或是亚裔。或许有一天,当我们不再讨论肤色人种,不在提及“政治正确”的时候,才是真正的人人平等时代。

参考资料:

1.本届奥斯卡获奖黑人影星数量创历史新高

2.真相:好莱坞“黑白”之争到底争什么

3.报告显示2018年是好莱坞黑人导演“丰收年”

4.哈佛涉歧视亚裔学生,“平权法案”不平权?

“数字经济旅游十景”热选第四弹 | 杭州世界遗产、千年古镇、传统农业……如何数字蝶变

数字经济,让传统和现代产生化学反应。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329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