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宁波把信贷资金引向未获得过银行贷款的民营和小微企业

  浙江宁波把信贷资金引向未获得过银行贷款的民营和小微企业

  首贷及时雨 润企细无声(经济聚焦·强化稳企金融支持①)

  首贷,即首次贷款,是指在中国人民银行征信讲述中无贷款纪录的企业首次从银行业金融机构获得贷款。对于民营和小微企业而言,缓解融资逆境的重点和难点之一就是破解“首贷难”问题。

  一段时期以来,为缓解企业融资“最先一公里”问题,各地纷纷开展首贷培植行动。记者走访浙江、山东、黑龙江三地,深入挖掘并展示各地金融机构在开发首贷客户、共享企业信息、量身定制产物、防控贷款风险等方面的探索,为更多金融活水流入实体经济提供有益借鉴。

  ——编 者

  纵然到了周末,位于浙江宁波海曙区黄隘工业园的卓尔科赐五金厂仍是一派忙碌。厂房里60台数控机床所有开启,20多名工人紧盯生产线,经由搓丝、抛光、氧化、精加工等步骤,一枚枚五金件乐成下线。

  “前不久公司接下几笔大订单,有些交货时间重要,现在正加班加点。”企业负责人卢拱辉说,别看订单火、生产顺,就在几个月前,公司还因流动资金无处筹措,一度面临停产。实现逆转的背后,一笔120万元的银行首贷帮了大忙。

  一家企业怎样才能进入银行的视野并获得首贷?记者进行了采访。

  企业遭遇风险 资金回笼遇困

  “说出来可能好多人都不信,我在宁波做了18年生意,没从银行贷过一分钱。”卢拱辉话语中带着自豪,从最初一年赚十几万元,到眼下自力办厂,积累了不少客户,年产值高达700万元,“有多少钱就做多大生意,稳扎稳打风险小。”

  本设计年后扩大产能大干一场,没想到遇上疫情,资金也泛起了缺口。

  “以前我们的应收账款一样平常在两个月内回笼,疫情发生后客户打款限期普遍延伸,短至4个月,长则6个月。”卢拱辉说,考虑到客户的难题,他在2月下旬向同伙借了点钱准备复工复产。

  即便在那时,卢拱辉仍没动过从银行贷款的念头,“找同伙乞贷利便些,等应收账款回来后手头就宽裕了。”哪知人算不如天算,外洋疫情暴发,客户销售愈加难题,更谈不上付款给卢拱辉了。

  新订单络绎不绝,质料采购金却还没有着落,工人工资又不能少,“即便房东延伸了2个月的厂房租金缴纳期,但至少还需要100万元左右的流动资金。”卢拱辉告诉记者,能乞贷的同伙都借遍了,面临100万元的资金缺口,只能走银行贷款这条路。“做生意这么久,照样头一回为钱发愁呢!”

  没有任何贷款履历,也不知道该准备哪些资料,而且听说,没有贷款纪录的企业想要贷款很难题,这让头一回向银行乞贷的卢拱辉直呼压力不小。

中国已有约7800万人从事依托互联网平台的新就业形态

近年来,随着数字经济的繁荣发展,依托互联网平台的新就业形态不断成长壮大。由于劳动关系无法确认,根据目前的政策,许多从事新就业形态的劳动者只能以灵活就业者的身份缴纳城镇职工养老、医疗等社会保险。

  银行拓展客户 自动送上服务

  银行贷款这条路能不能走得通?

  5月9日,还在为钱犯愁的卢拱辉接到一个令他惊喜又意外的电话,电话那头是鄞州银行石碶支行副行长仇一东。“对方一张口就问我需不需要贷款,一番领会后才知道是鄞州银行的事情人员。”

  银行自动对接贷款营业,在卢拱辉看来有些新鲜,而像他这样受疫情影响泛起资金流动问题的小微企业,其实是鄞州银行从开户信息中“挖掘”出来的。

  “卢拱辉的公司虽然在我们这儿开过户,但从没贷过款,平时也少有联系。”通过之前的一次观察,仇一东领会到卓尔科赐正缺钱,这才自动打来电话。卓尔科赐的生长相对成熟,基础优越,银行向卢拱辉推荐了年利率仅为4.2%的“抵押贷”。“‘抵押贷’利率相对较低,授信额度也能解燃眉之急。”仇一东说。

  5月10日,卢拱辉接到银行电话,听说贷款手续已办妥,他饭也顾不上吃就赶往银行。核对资料、署名认可……不到15分钟就办妥了所有手续,120万元的抵押贷款也顺遂入账。

  12万元还厂房租金、20万元发工资、60万元采购质料……有了这笔钱,卢拱辉悬着的心终于扎实了,“头一回贷款还享受到云云低的利率,加上新订单在逐月增添,预计年底产值至少比去年同期增添100万元,还贷方面没问题。”

  前阵子,宁波奉化浩立轴承保持架厂总司理董虓军也收到了泰隆银行奉化支行发放的300万元首贷,“3天内就放了款,有了这笔钱,外洋订单可以准期交货。”董虓军说。

  3月下旬,外洋一家客户突然增添订单,而且要求尽快交货。公司赶快暂且招工、增添原质料采购,需要的流动资金一下子增添了300万元。从来没有向银行贷过款的董虓军只好四处向同伙乞贷。

  4月5日,泰隆银行奉化支行营业司理在走访当地协会商会时,得知董虓军正在为贷款着急,立刻上门领会企业谋划情形,辅助企业准备“信融通”贷款质料。4月7日,企业向银行提出贷款请求,10日银行就将300万元送到企业手中。

  启动专项行动 攻坚贷款难题

  “针对有贷款需求却不知从何下手的企业,我们通过线上查询、排查开户信息和存量客户走访等途径,开展专项行动生长‘首贷户’营业。”仇一东先容,“首贷户”是在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系统中没有贷款纪录的企业客户,这类客户在纳税、工商、环保等方面的信用信息较少,又由于规模较小,可供抵押担保物相对较少,银行较难评价其风险。

  中国人民银行宁波市中央支行和奉化区政府互助,设计通过3年时间,推动银行金融机构降低“首贷户”融资门槛和成本,把信贷资金引向一直未获得过银行贷款的民营和小微企业。“我们从挖掘培育、政策联动、产物撬动和科技赋能四个方面入手,做好‘首贷户’对接事情,力争2020年全市新增普惠小微‘首贷户’不少于两万户。”中国人民银行宁波市中央支行行长张全兴说。

  为对接首贷服务,不少银行扩大寻找局限,努力推出种种融资产物。“以鄞州银行为例,对于生长成熟、基础优越、谋划诚信的企业或小我私家客户,‘抵押贷’手续简捷、放款快,授信额度高;对于初创型、轻资产的科技型企业,‘科技贷’则能辅助企业解决无抵押、无担保的后顾之忧。”鄞州银行公司营业部司理支玙先容,全行今年以来已梳理1800余条客户信息,发放“首贷户”贷款上百笔。

  据中国人民银行杭州中央支行行长殷兴山先容,今年以来该行在浙江全省金融系统组织开展“首贷户”拓展专项行动,确立企业“首贷户”统计系统,出台省级层面“首贷户”考核办法。1—7月,浙江全省小微企业“首贷户”数为5.3万户,占所有小微企业7月末存量户数的18.9%;发放小微企业“首贷户”贷款1712亿元,占所有小微企业贷款发放金额的8.4%。

  本报记者 窦瀚洋

【编辑:田博群】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325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