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伪造文件转走股权3年?这家外企至今要不回,官方还在查

原标题:员工伪造文件转走股权3年?这家外企至今要不回,官方还在查

美国诺林国际教育集团(KnolwledgeLink Group Inc. ,简称美国诺林)在重庆设立的子公司归属权争议,持续了已经一年多。

近日,美国诺林方面向澎湃新闻记者介绍,2017年5月,美国诺林在重庆全资子公司重庆诺林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诺林),被员工周相科、王龙“伪造文件”,将股权变更至自己控股的重庆贝托蒙奇教育信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贝托蒙奇)名下。他们还利用重庆诺林代收美国诺林与国内学校合作办学费用的条件,截留款项约1400万元。

美国诺林方面称,该公司于2018年8月向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区分局报案,该局于2019年5月立案侦查,于2020年6月2日对周相科刑事拘留,2020年7月7日渝中区检察院作出了不予批准逮捕周相科的决定。一名了解案件早期处置情况的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案件仍在公安继续侦查,公安机关可以依据证据情况重新提请逮捕或者将案件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此外,美国诺林自2019年初开始多次向重庆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渝中区分局(以下简称渝中区市场监管局)提出,将重庆诺林股权恢复登记至美国诺林名下的申请,也一直未得到支持。

上述人士对澎湃新闻记者称,周相科在公安和市场监管局调查阶段曾承认伪造文件变更股权。

澎湃新闻记者未能联系到周相科对此说置评。

但如果此说属实,那么,为何在美国诺林提出股权恢复一年多的时间里,渝中区市场监管局未予同意?

对此,渝中区市场监管局一位人士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法规部门正在调查中。”

伪造文件转让股权?

资料显示,美国诺林国际教育集团在美国马萨诸塞州注册,系美籍华人高建新、林欣暐夫妇与周梅联合创建,业务方向是作为美国高中在中国大陆的独家代理,与中国本地学校合作办学。

2012年,美国诺林涉足中国区业务,美国诺林通过与国内知名中小学合作,合作开办了重庆巴蜀常春藤学校、上海市民办进华中学、宁波赫威斯肯特学校、浙江省平湖中学、深圳康桥书院等知名学校。

2014年12月2日,美国诺林在重庆注册成立了全资子公司重庆诺林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并以重庆诺林作为投资和主办方,成立了重庆市诺林巴蜀学校外籍人员子女学校。

员工伪造文件转走股权3年?这家外企至今要不回,官方还在查

重庆市诺林巴蜀外籍人员子女学校

美国诺林提供的资料显示,2015年周相科加入诺林集团,并于2016年7月被任命为重庆诺林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

周相科、王龙(重庆诺林监事)2016年9月注册了重庆贝托蒙奇教育信息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周相科占股99%,王龙占股1%)。

美国诺林方面提供的从渝中区市场监管局调取的工商登记资料显示,2017年6月18日,周相科提供了一份《重庆诺林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股东决定》,将美国诺林在重庆诺林的全部股权,以零价转让的方式变更至贝托蒙奇,公司类型也由外国法人独资变更为国内法人独资的有限责任公司。

而《重庆诺林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股东决定》则受到质疑。美国诺林方面称,在股东签字盖章处,没有美国诺林的公章,仅有一个伪造的英文签名。根据中美工商资料分析对比,该英文签名为美国诺林在美国注册登记时代办公司人员“Mark”的签名,Mark并非美国诺林的股东,甚至不是美国诺林职员,其供职于美国的第三方代办工商登记手续公司,与重庆诺林也无关。

一位接近该案件人士告诉澎湃新闻,周相科在公安机关前期侦查中曾承认文件系伪造,包括渝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向周相科调查询问时,周相科也承认了伪造文件及签名。

对于上述说法,澎湃新闻记者未能联系到周相科置评。

消失的1400万元

按美国诺林方面的说法,2018年初,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们才得知重庆诺林的股权变更至贝托蒙奇,美国诺林也开始采取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以及申请股权变更的措施。

也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周相科被指利用美国诺林对重庆诺林丧失控制权的间歇侵占了1400万公款。

美国诺林方面表示,重庆诺林作为美国诺林的全资子公司,其一项业务是代收美国诺林与国内学校合作办学费用,因美国诺林对国内合作学校提供外籍教师、美国课程体系、美国GPA成绩系统、国内学子留学通道建设等,这200万美元(约合1400万人民币)是十余所合作学校在较长周期累积的费用。

据美国诺林在重庆的新负责人声称,2018年7月开始,周相科、王龙使用与上海等地的公司签订的虚假合同,虚开发票,通过虚列开支的形式套取资金,款项打入上海等地的过账公司,被过账公司收取高额手续费后,巨额款项又打入周相科个人账户,金额超过数百万。

“在美国诺林提起刑事控告后,周相科掌控的重庆诺林同时期请了多家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担任法律顾问,实际应是周相科处理刑事案件的律师团的费用,以重庆诺林请的法律顾问的名义付的。”这名新负责人称。

其还表示,“这1400多万元被周相科挥霍一空或者转移走了,目前只剩下不到100万元”。现在更急的是美国诺林对重庆诺林已完全失去掌控,“尽管美国诺林已经通知国内其他合作学校断绝与重庆诺林的经济来往,但现在问题是无法进入到重庆诺林主办的诺林巴蜀外籍子女学校,目前该校用的是重庆诺林的资源,包括人员都是,实际得益的却是贝托蒙奇,急需得将股权变更回来”。

对于这些说法,澎湃新闻记者未能联系到周相科方面置评。

至今尚未变更回来的股权

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师表示,根据《行政许可法》第六十九条、《企业登记程序规定》第十七条等相关规定,“企业登记机关或者其上级机关根据利害关系人的请求或者依据职权,可以撤销登记:被许可人以欺骗、贿赂等不正当手段取得登记的,应当予以撤销”,“美国诺林方面已经提供证据表明,周相科提供的《股东决定》系伪造,股东并没有签字,那么行政主管部门就应该将股权变更回来,维护企业的正常利益”。

美国诺林方面表示,自2019年6月开始,公司多次提交申请且与渝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领导沟通,但股权始终变更不回来。

沟通未果后,美国诺林向渝中区政府反映了企业的难处。

有消息人士称,渝中区政府为此于2020年7月召开过一次协调会,一位副区长召集政法系统、市场监督管理处询问情况,“会议上,渝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认为,涉及到刑事案件,应该等刑事案件结束后由法院来执行股权归还事宜,或者由美国诺林提起行政诉讼,但会议的主要意见是由市场监督管理局将股权变更回美国诺林,市场监督管理局则称要回去问法规处。”

记者向渝中区政府求证该场协调会最终结论如何,但截至发稿前,未获得回应。

在美国诺林在重庆的新负责人看来,“凭伪造的文件市场监督管理局就将股权变更了,查清了伪造的事情,股权却变更不回来,市场监督管理局在股权变更时乱作为,现在又不作为,我们自己的企业现在处于失控状态,如果按照刑事案件或者这个行政诉讼程序走,没有一两年走不下来,等我们拿回来企业和学校已经变成什么样了?”

澎湃新闻记者就此试图进一步采访渝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该局一位人士称,“案件正由法规处调查中。”

对于记者的更多追问,渝中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未作出回答。

记者也拨打了可查的周相科名下的多个电话,其中两个始终无人接听,两个已经暂停服务,发去短信采访亦未获得回复。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318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