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训丛林的400多个日夜

  驻训森林的400多个日夜(记者探营)

驻训丛林的400多个日夜

中队官兵扛着弹药箱在泥水中训练冲刺。本报记者 金 歆摄

  盛夏的滇西大地,群山升沉,天气炎热。阳光穿过厚厚的云层,洒在红土地上。

  搭车从云南某地开出,省道曲折向前,伸向远方的群山。门路两旁丘陵重叠、树木掩映,林中时而传来一两声委婉的鸟鸣,显得极为幽静。

  不知开了多久,驾驶员忽地一打偏向,汽车猛地一颠,转进了一条红土小路。汽车在崎岖的泥地上飞快前进,上下颠簸。

  偕行的战士却很镇静:“滇西雨水多,一下雨这山间土路就变得坑洼泥泞。我们要去的中队,战士们每次收支营地都要履历这样的颠簸。”

  远方现出一片浅浅的绿色。只见一座座绿色泛黄的野战帐篷,严整排布,气焰庄重。

  “到了!”

  这里就是此行的目的地——受命守护边陲安宁、在此驻训400多天的武警云南总队灵活第三支队灵活一中队暂且营区。

  “看着自己亲手建起的营地,训练都更有劲了”

  走进营区,首先提及野战帐篷。

  “为了让官兵们更好地顺应森林山地的义务环境,能够快速处置突发事件,2019年头,我们中队选择了靠近边陲的野外山林驻训。”中队指导员戴东杰说,“我们虽然住的是野战帐篷,但战备尺度一点不降、训练要求一分不减。”

  掀开门帘,走进帐篷,一股湿润闷热的气息瞬间涌到眼前。战士们被子叠得整齐,可用手摸已往,照样有点湿湿的。

  在帐篷里站一会儿,感受满身都要湿透了。看到记者在擦汗,灵活第三支队政治事情部副主任罗红说:“今天刚下过雨,在这里已经算是凉爽的时刻了。一旦出太阳,帐篷里真像蒸桑拿一样。”说着,他指着门口挂着的温度计说,“最热的时刻,这个温度计会显示50摄氏度。由于它最高的刻度就是50摄氏度。”

  谈起住帐篷的艰辛,一旁的战士邓军也说:“刚住进来的时刻还没有风扇,中午太热了,帐篷里根本就没法昼寝。我们经常开顽笑说,帐篷里的床像个烤炉。好不容易挨到晚上,蚊虫又最先肆虐。”

  刚来的时刻,整个野营驻地什么生涯设施也没有。

  “艰辛可以磨练官兵的意志,但需要生涯条件的改善,也能提高军队战斗力。因此,来到这里后,中队官兵就想方设法改善这里的生涯、训练条件。”灵活第三支队政治事情部主任李军说。

  “训练营地地处野外,交通不便,缺水缺电。”戴东杰说,“官兵们自己着手,把营地的生涯条件改善了不少。”

  最初,营地里尽是原始的红土地,一下雨就泥泞不堪。不下雨的时刻,风一吹,漫天尽是灰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中队想给营地的路面铺上石子。

  破解问题的法子有了,可铺路的石头怎么解决?

  “我们想到了就地取材。”中队长王学海指了指营地外面的大山,“中队周末组织战士去爬山。爬山的时刻,我就嘱咐人人随手捡一些巨细合适的鹅卵石回来。这样既放松了身心,又练了体能,还解决了石子的泉源。真是一举多得!”

  在短短的一年间,营区从无到有,建起了澡堂、茅厕这些需要的生涯设施,甚至另有篮球场、图书室等学习磨炼场所,帐篷也加装了隔热网。官兵们有的懂修建手艺,有的干过修建工,没履历的也能出把气力。就这样,在这深山密林里,他们建起了一座营地。

  “修营房、建篮球场的活,最先一点都不会。可干着干着,也试探出了一些方式。”战士赖永洪说,“看着自己亲手建起的营地,我心里满是成就感,训练都更有劲了!”

  “仗怎么打,我们就怎么练”

  群山掩映下的一块旷地,中队官兵正在处置某义务。先是查看证件、甄别身份,然后举行平安检查,之后再指导职员进入安置帐篷休息,分发生涯物资。官兵们事情熟练、仔细,一切都是那么有条不紊。

  突然,人群中窜出几名“坏人”,从包中抽出长刀,向执勤的武警官兵袭来。这突如其来的险情让在一旁旁观的记者吓了一跳。

外媒看中国:为全球经济复苏提供支撑

西班牙《世界报》网站日前发表文章称,中国是新冠肺炎疫情期间首个经济明显复苏的主要经济体。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日前报道称,中国的旅游公司的股价正在稳步增长,显示出投资者对旅游市场的信心逐步恢复。

  “应急处置组准备!”中队一班班长杨虎林下达口令,几名手持防暴盾牌的战士马上上前盖住“坏人”砍来的刀。

  “散开,准备射击!”口令下达,盾牌手闪开的瞬间,几发子弹从他们死后射出,几名“坏人”瞬间倒地。

  原来,这是灵活一中队突发事件处置的训练。“为了更贴近实战,我们事先并不知道今天会有‘坏人’。但平时过硬的训练让我们能够应付种种突发事件。”杨虎林说,“我们在野外驻训,模拟野外的生涯作战环境,就是为了贴近实战。因此,仗怎么打,我们就怎么练!”

  一天下来,中队的训练让人印象深刻。吃完晚饭,本以为官兵们要休息了,却听到中队长王学海说:“今天天气不错,正适合举行夜间训练。晚上人人要练起来!”

  夜色星光下,只见全副武装的官兵从帐篷内钻出,迅速跑向预定地域集结。根据行动预案,全大队有序睁开训练。担负尖刀义务的灵活一中队刚出营地就遭遇小股“敌人”袭扰,中队长王学海一声令下,官兵迅速成多路战斗队形,行使夜幕掩护迅速前出接敌,睁开猛烈交火。短短10分钟内,王学海延续下达了20余组战斗下令,乐成抵御了“敌军”的袭扰。

  深夜两点,“敌军”调整计谋,行使假袭哨兵为诱饵,实则从军力微弱处隐藏潜入营内开展损坏。危急关头,戴东杰迅速调整军力,严密封控外围,内围接纳拉网式搜索排查,最终将深入区域内的“敌军”悉数抓获,乐成转败为功。

  好一场砺刃边陲、实战练兵!

  “我们更看重的,是老百姓送的锦旗”

  “在帐篷营地里,哪怕其他地方都不看,有一个地方也必须要去!”听戴东杰云云说,便随着他往靠近营地入口的一间帐篷走去。

  这间帐篷比其他的都大一倍,走进去才知道,原来是中队的声誉室。

  这间声誉室和通俗的声誉室不一样。内里挂着大巨细小的奖牌、锦旗,有的不是原物,而是按比例缩小的照片。

  记者不禁在心里问道:为什么不放原物?

  似乎是看出了记者的疑惑,戴东杰咧嘴一笑,说:“由于我们的锦旗实在太多了,若是放旌旗,地方再大一倍,也放不下。”说罢,戴东杰挠挠头,脸上流露着自满。

  1979年,因战功卓著,他们被中央军委授予“钢刀连”声誉称呼;1983年,一班被原成都军区授予“英勇善战班”称呼;同年,七班被授予“敢打敢拼班”称呼……

  “我们中队荣立团体特等功2次、大功2次、一等功2次、二等功2次、三等功32次,涌现出200余名英模……”戴东杰指着声誉室内一幅幅熠熠生辉的锦旗,一块块闪灼光泽的奖牌,如数家珍般先容着,“但我们更看重的,是老百姓送的锦旗。”

  2014年7月,香格里拉县上江乡发生了70年来最为严重的山洪泥石流,中队第一时间奔赴抗洪抢险第一线,营救受灾群众,清淤泥、建家园。

  参加了这次义务的赖永洪回忆道:“接到救援下令时,我和战友正在驻训基地的靶场训练。我们没来得及回宿舍拿换洗衣物,背着一个随行背包,就往灾区赶。而背包里,只有一套雨衣,衣服湿润了,就换上雨衣接着战斗。第五天时,雨越下越大,原本垒好的沙袋泛起松动。那时,水已经到了胸口。战友二话不说就跳进水里,让我骑在他脖子上往水里打牢固沙袋的木桩。从晚上10点最先,一直干到深夜两点。洪水特别急,几回感受要被冲走。”

  厥后,中队撤离时,当地乡亲们手捧“抗洪休戚相关、军民鱼水情深”的锦旗,夹道相送、含泪挥别。

  哨声吹响,战士们竣事了一天的训练,要休息了。滇西群山里少有的清朗月光照在营区里,平静而平和。

  “传承钢刀精神,争当戍边钢刀!”天天一次的“钢刀连”宣誓声,在营区回响。这是一代代革命武士用鲜血和生命铸就的铮铮誓言,更是新时代这些戍边勇士对党和人民的庄重答应。

  在这里,感悟坚守和奉献(记者手记)

  滇西南闷热湿润的天气,让初到此地的人难以忍受。记者在营区帐篷里吃了顿饭,满身的衣服就已经湿透。

  转过头看看战士们,各个神情自若,有说有笑。在森林中履历400多天的艰辛训练,自然环境对他们来说已算不得什么挑战。

  森林里的训练场,总有些分外的难题。跟战士们一起在密林中穿行,能见度仅眼前数米。到了中午,空气中腾起滔滔热浪,身处其中,好像进了桑拿房。更不要说蚊虫叮咬,记者走出营地,身上的包已经数不清……

  然则,在这里,没人叫苦,没人喊累。练兵备战,还要处置种种突发情形。武士的坚守和奉献,让人发自内心去佩服和尊崇。而官兵对声誉的珍视令人印象深刻。立功受奖的奖牌,群众送的锦旗,彰显的是理想信念的追求、红色基因的传承。

  脱离营区时,一批外出训练的战士正好搭车归来。看着他们一个个汗如雨下却又容光焕发、意气风发的样子,记者感受到精武强能的战斗激情,感受到强军兴军的磅礴气力,也深深地体会到官兵们朴实无华、可歌可泣的家国情怀。

  本报记者 金 歆

【编辑:房家梁】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305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