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胃王吃播,真的会影响中国粮食安全吗?

国家卫健委:昨日新增确诊病例22例,均为境外输入

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无症状感染者23例(境外输入22例);当日转为确诊病例3例(均为境外输入);当日解除医学观察19例(境外输入6例);尚在医学观察无症状感染者353例…

原标题:大胃王吃播,真的会影响中国粮食安全吗?

【文/观察者网 大包 董佳宁】

各位好,我是董佳宁。最近,因为媒体批评大胃王吃播行为,粮食浪费和粮食安全的问题,又引起了大家关注。避免粮食浪费,这个我完全赞同,我给点一个赞,希望大家也能给点一个赞。这个世界上有近7亿人在面对饥饿,饥饿人数近年一直在增长。新冠疫情以来,严重饥饿的人口翻了一番,增加了1.3亿人。非洲和印度是粮食危机的大头,这两个地方,遭受饥饿的人口,加起来超过5.5亿。即便是在比较发达的欧洲,也有上千万家庭粮食短缺,这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

但是粮食到底是怎么浪费的,主要原因是大胃王的吃播吗?恐怕未必。这一点,新闻数据里其实已经讲清楚了,中国餐饮业人均食物浪费量,每人每餐93克,浪费率是11.7%。但是,大型聚会浪费达38%,学生盒饭有1/3被扔掉。也就是说,和平均浪费率相比,真正的大头,在大型聚会和学生盒饭。

大胃王吃播,真的会影响中国粮食安全吗?

大型聚会浪费,不是因为具体某个人饮食的量不合理,问题在于组织者要“排场”。学生盒饭浪费,原因是什么,有人说,是食堂太难吃。食堂为什么难吃?当然食堂便宜,成本摆在这里,物料食材,厨师待遇都被控制。不够好吃的原因,更主要的还是大锅饭,和小灶天然就没法比,量大了,就做不精细,不好把控。

但好吃不好吃,只是一方面,问题根源和聚会的浪费一样,你给一大群人提供食物,是很难规划的,众口难调。相比之下,自己家里做饭,或者去饭店点菜,很少有人会浪费,以大部分老百姓的生活条件,肯定还是不舍得浪费的。何况,毕竟是自己选的,花了自己的钱,肯定是自己爱吃的,不会出现含泪下咽情况。

所以数据摆在这里,中国餐饮业的食物浪费,主要原因不在于消费陋习,也不在于社会风气,并不是大家作为个体,缺乏节约粮食的美德,而是一种机制性的浪费。浪费的“重灾区”有三个,游客、吃食堂的学生,还有宴会聚餐、公务聚餐,这都是有明显特征的机制性浪费,自媒体上的“大胃王”直播,当然有问题,但恐怕不是罪魁祸首。

这可以从几方面来看。第一,因为看“吃播”而暴饮暴食的人有多少?是什么样的群体在看“吃播”呢?电视时代就有吃播了,各种大胃王比赛,都是外国的,汉堡包、香肠、鱼虾、辣椒。我刚上小学的时候,学校有一个录像室,老师不知道哪里拿来的带子,给我们看吃辣椒比赛,我还记得电视里说,他们吃的是一种墨西哥辣椒,世界上最辣的。他们还非常热衷申请吉尼斯纪录。相比来说,90年代我们中国电视里就克制多了,主要是烹饪,重点在于做,不是吃。网络上的“吃播”最早起源于韩国,2010年在韩国网站AfreecaTV上开始的,发展到今天,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商业模式,吸引的观众以女性为主。

很多观众其实都是节食的,自己不吃晚饭,但喜欢看屏幕上的主播,满足了食欲,派遣了寂寞。主播是虚拟世界里的“吃饭伴侣”,观众们一起,营造了共同吃饭的陪伴感、认同感和获得感。“吃播”播主,伤害了自己,满足了别人,损失了健康,提供了陪伴,甚至在鼓励节食者坚持下去。他们能拉动的更多的是同行业的参与者,入场人数越来越多,于是吃熟的不行了,得吃生的,吃死的不行了,得吃活的。

以往对吃播的争议主要在三点:第一是透支身体,第二是畸形、猎奇。第三是做假,咽下去再吐,或者不咽就吐。也是没办法,真这么吃的已经死了,或者得了严重疾病,职业生涯提早终结。但这算是一种诈骗,通过后期剪辑假吃,偏离了良性的商业互动。有些吃播播主,就因为假吃被锤了,说明观众还是有判断力的。

但“吃播”并不是食物浪费的主要原因,如果要考虑“粮食安全”这么大的一个严峻话题,以“大胃王”开刀,我觉得并不是最精准的手段,甚至不是有效的办法。这次很多媒体在分析暴食症是怎么回事,然后倡导吃饭七分饱的健康方式,这都对,但“吃播”的观众群并不是暴食症群体,其商业模式也不是建立在鼓励暴饮暴食上的,这是应该澄清的,不能忽视粮食浪费的真正元凶。

大胃王吃播,真的会影响中国粮食安全吗?

中国的粮食消费,大头是在饲料和工业,饲料用粮占粮食消费总量50%,工业用粮,就是酒精、饼干、药品这些,占25%以上。三大口粮,是大米、小麦、玉米,我们储备和自给率都非常高,去年库存结余2.8亿多吨,国内自给率平均在97%以上。稻谷、小麦结余很多,玉米是比较少的,因为最适合作为饲料和工业原料,虽然够全国人民吃一年以上,但玉米处在生产和消费的“紧平衡”,连年都产小于需,在消耗库存。中国购买美国玉米数量,已经创近7年新高。

比起玉米,大豆是我们最大的软肋。中国大豆消费量和进口量均居全球第一,消费量的90%,依靠进口。大豆是饲料的重要原料,与养殖业密切相关,但大豆的亩产量不高,只有三四百斤。我国耕地面积有限,要实现大豆自给自足是不现实的。那靠谁呢?美国。美国平原多,耕地面积世界最大,农业机械化程度高,对农产品的补贴又非常高,到了什么程度,平均每100美元的农业产值中,有近30美元来自政府补贴,每个农场直接补贴1万美元,资源有限的农场免税。

再加上转基因技术的运用,造成了美国大豆的比较优势非常明显,成本低、产能高。要填补中国大豆的缺口,离不开美国。由于中美关系的走势,对美国大豆加征关税,限制进口,是我们必须保留的一张牌,这就加大了我们大豆供给的不确定性,所以,虽然中国粮食库存还不错,供应稳定,但粮食安全问题不能忽视。

商务部:中美双方已商定近日举行通话

《华尔街日报》称,白宫办公厅主任梅多斯美国东部时间18日在“空军一号”上接受采访时表示,尚未重新确定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回顾会议的具体时间,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还在同中国方面就采购和履行经贸协议的情况进行沟…

那怎么办呢?产量在短时间是无法改变的,能够引导和改变的,只能是我们的消费结构。饲料用粮,解决的不是吃饱的问题,而是吃得更好的问题,这个大方向是要鼓励的,节约粮食,应该是对那些浪费机制作出改变,不等于要放弃我们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比如,内蒙古呼伦贝尔,为了退耕还林,突击完成指标,铲毁了2万多亩庄稼。

比如,搞一些巨型食物,“最大扬州炒饭”,“最大月饼”,为了追求世界纪录,这种浪费比主播要作秀多了。扬州炒饭吃不掉还可以喂猪,这也就勉强算了,有的地方搞出10吨糖果,弄出一个最大“糖果地毯”,这就很让人困惑了。这些都是可以通过机制的改变来解决的,问题并不出在消费者个人缺乏节约粮食的美德。我在节目开头说了,问题是机制性的浪费。

大胃王吃播,真的会影响中国粮食安全吗?

除了机制和政策,还可以通过技术水平的提高,来改变消费结构。比如白酒消耗粮食是可以降低的,这就需要酿酒工艺的改进了。中国在石油、芯片上也依赖进口,芯片比石油进口还多。我们能做的,当然不是鼓励大家少开车,少买电子消费品,这个思路是不对的。我们能做的,是补贴新能源产业,甚至引进特斯拉的生产基地,鼓励大家开电动车么;还有就是补贴我们的集成电路产业,让华为这样的公司能够挺住。

这么做,是为了改变大家的消费结构,改善我们的供应链。说到底,技术升级,需要的反而是消费的扩大。我们并不是鼓励不开车不买手机,这样是解决不了问题的。粮食比汽车、电子消费品更加基本和必须,我们不该误会“节约粮食”的涵义,要影响的,不是那些温饱刚刚有余的普通老百姓,而是那些能够左右机制的人。

最近几年,我们粮食连年丰产,虽然需求也在增长,但这不是坏事,一个更大的市场,是促进技术升级的条件,对农业也是如此。需求的增长,如果换来转基因技术的广泛运用,和大规模的农业机械化,这是很好的。国家战略是“确保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这个底线是能够守住的,即便是这次疫情,我们也做到了手中有粮,心中不慌。

我前面分析的只是常识,现在的国际形势并不是常态,某些国家的领导人并不是常人,世界的格局是一个逆全球化的反常格局,那就不能只从常识来考虑问题,考虑到粮食会变成大国博弈的政治手段,要做到有备无患,我们就要多想一步了,正常可以慢慢来的事情,也需要先用非常规的手段。我的看法是,最近的“节约粮食”,不是随便说说的,意义更不仅仅是针对一些互联网业态,这是我要提醒大家的地方。

我一直在讲机制性浪费,在所有的机制性浪费中,最大的一个是什么机制呢?其实正是市场机制。吃饱饭这个问题,对人类来说,依然是赤裸裸的市场关系。虽然我前面说,7亿人在遭受饥饿,但另一方面,因为特朗普要打贸易战,美国上万亿美元大豆无处安放,只能烂在田头,变成废料。在疫情的影响下,美国奶农被迫倾倒数十万加仑的牛奶,牛奶不易保存,只能直接倒掉。大家要知道,仓储费用也是巨大成本,比如今年发生的“负油价”事件,卖油的人倒贴钱,根源也是仓储问题。

大胃王吃播,真的会影响中国粮食安全吗?

市场经济讲的是供求规律,这就导致什么问题呢,虽然美国的食品供给,早就是共产主义社会的水平,但还是有很多人在忍饥挨饿。早在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时期,美国奶农大量倒牛奶的时候,买不起牛奶的美国人,其实大有人在。现在更是如此,一边是大豆和牛奶的浪费,一边是更多人吃不饱。12%的美国成年人,过去一周曾食物不足,近20%美国有孩子的家庭,买不起足够食物喂养孩子,这比大萧条最严峻的时候,还要严重,随着一些失业福利的到期,美国人吃不饱饭情况还在恶化。

所以,我前面讲的那么多常识,大家不能忘记一个前提,这是基于市场机制的正常调节。扩大粮食需求当然没有问题,假如基本的需求,会自然更加优先,那就不存在“浪费粮食”了么,“节约粮食”应该成为一句空话。但市场机制并不总是有效,因为交易成本总是存在的,我前面说的仓储问题,就是一个巨大的交易成本。即便国家通过大量政策手段,能够改善国内的机制,但国际环境是很难左右的,机制性浪费无处不在。

当然,我们不能走到另一个极端,节约粮食并不是要回到一个计划的时代,去计划每个人吃饭的需求,再按这种计划的需求来生产。网上有些讨论,听风就是雨,开始想象用粮票的时代了,这就是自作多情了。假如这个时代真的还需要那种票据,那也应该是融入在互联网巨头数字供应链的算法中,融入在每个人需求记录的大数据里,最终,还是要靠技术的力量,来完善我们的机制。

如果你觉得我说得有道理,请帮忙给个三连,或者仅仅点一个赞。观察员,希望大家多多关注,多多了解。观察者网的会员频道,观察员,会陆续推出多门课程。使用我的专属邀请码666,可以立减10元。网页端,访问member.guancha.cn,手机上,各个应用市场搜索观察者三个字,下载注册后即可以购买。使用我的专属邀请码666,可以立减10元,这样每天相当于不到6毛钱,也暗合了我的邀请码666。

8月份的规定礼品有三个,一是《如何创造可信的AI》,这是一本研究AI的书。二是陈平老师的《代谢增长论》,三是温铁军老师的书《去依附》。欢迎大家关注我的个人号,那里会更轻松,更活跃,话题更广。好了,请大家帮忙点赞,我们下期再见。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观察|谋求成为“五眼联盟”的“第六眼”,日本图什么

冷战结束后,随着共同威胁苏联的解体,恐怖分子与暴力极端主义成为了这些国家新的威胁,五国联盟的合作范畴也有了新的拓展,不再局限于最初的通信情报合作,而是逐渐拓展到了人工情报、秘密行动、反间谍、地理空间情报…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302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