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浪而来,生物医药行业跑出“加速度”-Keytone View

腾讯二季度财报给出「企业数字化」关键词:云服务和小程序将成增长引擎

腾讯云服务和小程序是腾讯产业互联网的未来。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凯旋创投”(ID:keytonevc),作者:凯旋创投,36氪经授权发布。

不久前,凯旋创投推出的“后疫情时代,高科技创投市场的危与机”系列直播。凯旋创投的合伙人们将邀请高科技领域的创业代表和学者,共同探讨,在经历了多次黑天鹅事件后,高科技创业与投资市场迎来怎样的发展机遇,又会面临什么新型挑战?

第一场邀请到了本导基因联合创始人兼首席科学家,上海交大系统生物医学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基因治疗实验室主任蔡宇伽蔡教授,与凯旋创投合伙人来志刚进行了一场关于《生物医药赛道,新晋网红的“破局”之道》的直播。以下为直播精彩回顾。

踏浪而来,生物医药行业跑出“加速度”-Keytone View

备受瞩目 国内三款新冠疫苗进入三期临床

来志刚:2020年新冠肺炎为社会带来了很多影响,从现在看来,这种病毒大概率跟人类共同生存,大家都希望疫苗尽快问世,蔡教授给我们介绍一下疫苗的进展吧。

蔡宇伽:从最新的进展统计,全球有165种疫苗处于研发阶段,这当中就有我们本导基因自己研发的疫苗。其中,有34个疫苗进入临床阶段,6个疫苗进入到三期临床阶段。

英国牛津大学和阿斯利康合作的腺病毒疫苗进入临床三期,另外国外还有两个mRNA疫苗已经进入了三期,分别是Moderna、BioNTech。国内方面也有两款灭活疫苗进入到了三期,康希诺的腺病毒疫苗也已完成了二期的临床研究,已经在巴西开展了三期的临床研究。这意味着接种疫苗的病人将直接暴露于真实的病毒环境中检验抗病毒效果。

来志刚:我们可以看到,疫苗的种类不一样,有腺病毒疫苗,也有mRNA疫苗,那么各个技术路线的差异有哪些?

蔡宇伽:腺病毒疫苗,又可以叫DNA疫苗或者病毒疫苗,通过自然界存在的无害的病毒来表达新冠病毒的棘突蛋白,审批难度更高。mRNA疫苗,又叫核酸疫苗,通过脂质体包裹新冠疫苗的棘突蛋白,不经过DNA,安全性更好。具体效果如何,还需要耐心等待三期临床结果。

我们本导基因在新冠爆发以来也紧急开展了新冠疫苗的研究,我们有个平台型的技术,Virus-like particle (VLP) mRNA 疫苗平台,能非常高效的递送mRNA,这个疫苗平台是全新的、原创性的疫苗平台。

VLP是由病毒结构蛋白构成的空纳米颗粒,不含病毒遗传物质。所以我们研发的mRNA 疫苗不涉及病原体,没有产生感染性病毒的风险。现在正在继续推进研究,希望能尽早问世造福人类。

来志刚:现在国内疫情控制的比较好,但国外疫情依旧严重,尤其美国、巴西、印度,大家会担心疫苗存在滞后性,而病毒却一直在变异。

蔡宇伽:首先,候选疫苗非常多,设计特点和原理都不太一样,非常多样化,再怎么变很难逃脱所有疫苗。

其次,疫苗在设计的时候会考虑病毒变异的情况。有的专门选择病毒的保守区作为抗原,假设保守区病毒发生突变,那么病毒将不具有感染性;如果不变,就会被疫苗所识别。

另外,疫苗产生的中和抗体并不是单一的,相当于是一个抗体库,库里针对病毒各个组分的抗体的靶点呈现多样化,单个突变很难逃逸。

疫苗的保护性时间可能对疫苗的研究和有效性有比较大的影响。目前从临床型的数据来看,疫苗所产生的综合抗体呈现一个波形,并不是一个稳定状态,两个月后抗体滴度下降到比较低的水平。抗体的滴度下降后还能不能起到一个保护性作用,这是疫苗能不能成功的关键,需要临床研究才能取得一个确切答案。

网红生物医药赛道 投资需看门道

蔡宇伽:很多行业受疫情影响较大,但医疗领域一枝独秀,整个医疗领域的投资状态如何?

来志刚:危机受益的是抗疫相关的医疗类公司(检测、治疗、器械、特别是防护,还有线上化的服务),常规的医疗服务(线下)受到打击,因为疫情影响,医院的运行并不正常,很多侧重抗击疫情和危重病人,很多病人的手术治疗都是滞后的。

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表现也反应了市场情况。二级市场持续人气爆棚,整个板块成倍增长。一级市场更加关注技术创新的方向。虽然一二级市场对商业的大逻辑类似,但也有差异,两者的周期不同,一级市场更多看科技含量和技术门槛。

凯旋作为一家早中期的股权投资机构,不会特别关注跟抗疫相关的项目。首先这类项目属于阶段性的爆发,其次,除了抗体药和疫苗技术门槛比较高外,剩下的检测和防护都是比较成熟的公司,并不是早中期股权投资很好的标的。

好想你不响了

扣非净利润亏损8000万,卖掉百草味之后好想你迷失了吗?

我们虽长期持续看好医疗板块,但更关注创新技术的应用,比如基因治疗、细胞治疗、精准医疗、创新药等技术创新的领域。

潜力与市场兼备的基因/细胞治疗技术

来志刚:基因治疗/细胞治疗是生物医药领域的重要部分,也是凯旋重点关注的领域,这两个技术最有潜力的医疗适应症有哪些?这两种技术的发展现状怎么样?

蔡宇伽:基因与细胞基因治疗,可用于感染性疾病、肿瘤、遗传疾病的治疗。目前获批的还很少,且以治疗肿瘤和遗传疾病为主,比如CAR-T细胞治疗,还有用以治疗遗传疾病,免疫缺陷症,遗传性失明等疾病。

基因和细胞治疗在未来可能与每个人息息相关,因为每个人都会衰老,衰老相关的疾病将来都有可能通过这种治疗方式治疗,比如帕金森、阿尔兹海默症,这些疾病现在没有特别好的治疗方法。基因治疗和细胞治疗提供了未来的解决方案。

从发展阶段看,在我国,细胞治疗在发展早于基因治疗的发展,这个与美国是相反的。国内,细胞治疗已进入平台期,靶点相对集中,若想取得突破,必须在技术和靶点选择上有所突破,这需要更多基础层面上的创新。而基因治疗在产业发展上还处在上升期,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本导基因主要是在攻克病毒引起的角膜炎的基因治疗技术,以及地中海贫血等造血系统的遗传性疾病。我们选择的适应症都是无药可治或者有药难治的疾病。经过团队奋战,很快将有一个管线进入临床阶段,实现从研究到实际应用的转化。

来志刚:基因治疗/细胞治疗技术研发和创新面临着哪些挑战?

蔡宇伽:基因与细胞治疗主要的挑战来自递送。一个好的递送载体是基因治疗成败的关键。历史上,基因治疗有几次陷入低谷,都与载体的选择有关。比如科学家曾用腺病毒为载体来治疗疾病,结果在病人身上引起全身性过量的免疫反应,导致病人器官衰竭。

所以,载体与基因和细胞治疗的成功与否息息相关。我们必须要重视源头创新。事实上,基因治疗领域所用到的载体都是国外开发的,我希望我们自己能和国内的科学家一起开发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新型的基因治疗的递送载体。

另外,目前我国的首创型靶点非常少。不过有一个好的趋势,随着越来越多海外华人回国加入公司开发团队,高校科研团队,源于创新的靶点正不断出现。

蔡宇伽:刚才也提到,凯旋也非常看好基因治疗和细胞治疗的赛道,从投资角度来看,凯旋的投资团队是从哪些地方对相关项目作出判断?

来志刚:首先我们关注团队技术的先进性和特色,尤其是平台型技术,可以说凯旋非常喜欢技术创新和科学研究比较领先的团队。其次,我们看中创业团队的多元化。团队里有成员对医药行业特别了解时,团队很好的将技术和商业化结合互补的可能性就会更高。

我举两个凯旋的投资案例可能会更好的说明我们在这个赛道的投资逻辑:

今年我们投了一个细胞治疗的公司,名叫天科雅。我们知道很多团队尝试用细胞治疗方法治疗肿瘤。其中,CAR-T的治疗方法在血液肿瘤领域取得了非常令人鼓舞的成绩,若干产品已经在市场上应用。但CAR-T技术在实体瘤的领域还存在技术瓶颈,而TCR-T技术则在此领域被大家给予厚望。

TCR-T技术平台比CAR-T的技术门槛更高,现在真正能有筛选TCR-T并且进行新的靶点尝试的公司不多,天科雅的创始团队在这个领域非常资深,他们的水平也代表世界一流的水准,同时他们已经进入了科研临床阶段,在实体瘤比如宫颈癌、鼻咽癌、卵巢癌等领域都能看到很好的效果。

另一个项目与精准医疗相关,名叫生捷科技,主要做基因芯片,他的创始团队主要从美国基因芯片的鼻祖公司Affymetrix出来,现在做的基因芯片是世界上密度最高的基因芯片,能做到最高一个芯片2000万个探针,弥补了国内相关产品进口替代的问题。

当然,在这些领域也存在一些大逻辑,譬如,单基因遗传病机理更明确,基因治疗方式的成药性远高于传统化药;中国创业团队的技术水平与世界先进水平差距不算很大;中国拥有非常丰富的临床资源等等。所以我们相信,中国创业公司有非常大的机会可以走到世界前列。

另外,对于生物医药的创业团队来说,中国的创业环境和5、6年前比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早些年初创的新药开发公司在中国融资是非常困难的,现在关注这个领域的资本很多,创业氛围有了很大的改善。

科创板和香港生物医药板块的市场政策支持也是极大的政策红利。使得这些生物医药公司在没有收入的时候就能挂牌上市,退出通路畅通,预期投资回报很好,融资环境有了很大提升。

凯旋创投

凯旋创投成立于2008年,中国本土专注于早期科技企业投资的双币私募投资机构。致力于长期投资国家战略新兴产业,包括物联网、高端制造、人工智能、先进医疗、高性能材料等领域。

万宝盛华大中华副总裁 张锦荣:匹配相应的数字运算才能达到新人力时代的降本增效 | WISEx2020新人力时代峰会

用工关系多元化的大背景之下,数字化手段也需与之匹配。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288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