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最后的生命托举,我们不离不弃丨白衣战士抗疫日志

  为了最后的生命托举,我们不离不弃丨白衣战士抗疫日志

  “这一起,我们曾携手并肩,用汗和泪写下永远,没人能取代影象中的你和那段辉煌岁月……”

  疫情的阴霾逐渐散去,已经连续战疫近两个月的各地援鄂医疗队最先分批撤离。而留下的医务职员,更多的人,正奋战在重症病区,与死神做最后的较量。完成这场更为艰辛的生命托举的人,更值得我们呵护。今日所有的伤痕累累,明日都将是你不朽的勋章。

  一个个生命的拯救,赠与患者的是希望与重生,留给白衣战士的,却是恒久的悬念与不舍。我们祝福所有人安康,也祈愿再无疫病降苍生。

为了最后的生命托举,我们不离不弃丨白衣战士抗疫日志

最后一个夜班

  3月21日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 多云

  徐一璟 宁夏银川市妇幼保健院护士

  趁着月色,我们踏上了夜班的路。

  上车时,一如既往地与公交师傅互道一声“你们辛劳了”,这已成为我天天生涯的一部分。看着师傅带笑的眼睛,我心里暖暖的,又异常不舍,由于这是我最后一个班。最后一次乘坐这辆车,我努力地记着这位师傅的容貌,心里默默说了一声:谢谢您!

  车脱离的瞬间,我习惯地仰面望向驻地旅店,只见队友们站在窗前用手电筒向我们挥手。那意思是在嘱咐:“站好最后一班岗”。

  破晓一点,病人已经熟睡,我们和上一班的队友做完交接,他们临走前留下一句:“最后一个班,加油!”在这里度过了几十个日日夜夜,看着病人逐渐削减,而我们也到了脱离的时刻,"最后一个班"这几个字沉甸甸地落在心里。

  嗯,最后一个班,我们一定会加油。

  病区的13位病人生命体征都异常平稳,最后的4个小时,在这幽静的夜里过得格外快。30床病危的老爷爷得知自己要被转院,异常忧伤,他在枕头底下压了一张纸,上面记录着每个照顾过他的医护职员的名字,生怕忘记了谁,一笔一划都流露出对医护职员的感谢之情。

  看着种种医疗器械,想起人人忙碌事情的身影,一幕幕都像放电影一样在脑中飞速闪过。马上,眼泪模糊了视线。

  这,是我们曾经并肩作战的地方。这,是我们曾经挥汗如雨的战场。真的即将脱离的时刻,心里都是不舍。

  接班队友走进来,我们举行了最后的交接班。由于时间关系,我们没法和叔叔阿姨逐一作别,只能再看一眼那一间间熟悉的病房,以及那一张张病床上熟悉的面貌。

  前往驻地,沿途看着武汉的夜景,每一个高峻修建上都转动着“致敬白衣天使”“武汉必胜”“中国必胜”的灯光字幕。这是武汉人民对我们最大的激励。

  破晓五点多,消杀组的先生们还在驻地帐篷前守候我们归来。无论多晚,无论是否与你相熟,她们始终坚守在岗位,心里满满的感动。

  武汉,4年前曾见过你繁盛的样子,现在以特殊身份泛起在你的生掷中,这是最难忘的时光。以后我还会回来看你珞珈山上粉红樱花争相绽放,蝶舞纷飞。

  武汉,等我!

为了最后的生命托举,我们不离不弃丨白衣战士抗疫日志

在ECMO转运中的生命接力

  牵动着所有人的心

  3月22日 黄石市中医医院 小雨

  程志 南京医科大学第二隶属医院重症医学科主治医师

  3月20日,黄石市所有新冠肺炎患者集中转运至黄石市中医医院,大部分综合医院将恢复正常诊疗秩序。一位ECMO患者将从黄石市中心医院转运至黄石市中医医院,此次转运虽然只有9公里的旅程,但患者病情危重,转运难度异常大,风险极高,稍微不慎就可能有生命危险。面临此项转运义务,在李卿主任的指挥协调下,我们做好充实的准备。

  13时30分正式最先转运。一部分转运职员在中心医院,另一批人则在中医院接应。谁卖力呼吸机、谁卖力ECMO机械、谁卖力气管插管、谁卖力监护仪上的生命体征监测,都逐一分工到位。

  接下来,所有介入职员频频确认细节,检查呼吸机每一个参数的设置、每一个药物的泵速,核验氧气压力,配备备用氧气瓶,准备压缩机,查看电梯通道。一切都是为了最大水平的保证患者平安。

  在保证所有准备事情万无一失的情况下,14时20分,我们最先转运患者。搬运患者、调试装备,一切有序举行,救护车一起鸣笛,车内转运职员目不转睛的盯着装备上的参数,十几分钟的旅程,人人都高度集中、一刻也不松懈。路上的行人、行车自动让行,保证救护车顺遂、快速地通过,为病人的救治争取每一分、每一秒。

  15时,救护车顺遂到达黄石市中医医院,医护职员早已在病区楼下期待,电梯“虚席以待”。

  我们用讲机告诉病区内的医务职员:“病人已到。”

  “马上进入病区。”

山东严肃查处故意隐瞒旅居史等违法行为

(记者潘林青)记者从山东省公安厅获悉,为严防境外疫情输入、维护疫情防控工作良好秩序,山东近日严肃查处入境来鲁人员故意隐瞒旅居史、不按规定申报登

  “收到、收到。”

  简短地沟通都是为了转运顺遂举行。

  进入病区后一切都已备好,人人迅速转换毗邻,替换呼吸机、泵注药物、开启压缩机、开放管路、评估气道、评估生命体征等等,一切地对接事情有条不紊地举行。

  一个病人的转运,牵动了许许多多医务职员的心,由于这是生命的嘱托。

为了最后的生命托举,我们不离不弃丨白衣战士抗疫日志

照亮天天往返的八公里

  班车小哥的微笑随同了我们50天

  3月23日 天津北辰区隔离休整点 晴

  王一旻 天津市泰达医院重症医学科行政副主任

  时间如水般逝去,返回天津已经一周,在武汉的日子五味杂陈,像是寄自久别田园的包裹,繁重而珍贵,没有打开的勇气。然而影象总是令人猝不及防,在最不经意时涌入心里,铭刻在心。

  怎么也不会想到,今生第一次来武汉,缘于一场瘟疫。当飞机降落在破晓空旷的天河机场,我知道,这次是真的踏入了疫区,带着热情,责任,悬念和忐忑,我们来了……

  日子一天天睁开,按部就班,培训,学习,上班,下班,洗手,消毒,医院,宿舍……阴云低垂的天空,不期而至的冻雨,湿冷的灰成了初来武汉的主色。

  小哥是我们遇到的第一抹亮色,隧道的武汉青山区人,退伍军人,高峻帅气,总是面带微笑,我们都称他为“小哥”,由于他很年轻,90后。

  小哥叫戚彪,是公交公司派驻天津援鄂医疗二队的班车司机,卖力接送上下班的队员往返于宿舍和武钢二院之间,四小时一班,单程八公里的距离,辛劳,单调。受到疫情影响,小哥也许多天不能回家了,怙恃妻儿都在家中,直到五十天后医疗队撤离,他和他的同事们才气最先隔离。

  朝夕相处,这一切他从未提及,无论深夜照样早晨,上了班车,总能看到他标志性的微笑,另有车里淡淡的老歌,会有温暖袭上心头,驱散全身冷气……

  医疗队的生涯保障足够到位,青山人民倾尽全力支持了我们的一日三餐,衣食住行。然而出门在外,总有些小小困扰,小哥就是我们的哆啦A梦。指甲剪,剃须刀片,两包涪陵榨菜,一瓶豆瓣酱,隐形眼镜照顾护士液,甚至摔坏的手机……

  事情很快理顺,患者陆续治愈出院,我们也融入了武汉这座英雄的都会。坚冰正在消融,岁月归于静好,小哥的微笑恰是佐证。

  离别同样来的猝不及防,我们要走了,慌忙合影的队伍里,小哥和车队的师傅们都是C位,他们险些和所有人都合了影,我们相约,秋天在天津相聚。

  告辞的难舍替换不了回家的喜悦,在那么多笑容和掌声里,我们记着了小哥转身拭去泪水的背影,也记着了这座都会,武汉,我们生掷中有五十天是为你而活的,随同我们的,另有你的人民,他们普通俗通,沉稳大气,带着淡淡的微笑。

  青山不改,武汉无恙………

为了最后的生命托举,我们不离不弃丨白衣战士抗疫日志

  英雄不只是穿着红披风的超人

  3月21日 海口 晴

  胡馨玥 海口市人民医院全科医学科护士

  从出征那天最先,便不停有人对我说,英雄,加油。加油,英雄。

  我是万万不敢以英雄自居的。聪明秀出,谓之英;胆力过人,谓之雄。于我而言,征战湖北,是作为一个共产党员应有的觉悟,是土生土长的湖北人特有的田园情怀,更是一名医护职员应尽的职责和义务。

  2月14日晚,我来到湖北荆州。当我真正身处这座原本烟火气十足的都会的时刻。寒风咆哮,风过之处一片萧瑟。白雪茫茫,雪落之地苍然萧条。我才真正意识到,我的田园啊,她真的不太好。

  人人能够在新闻上看到,一批批支援职员、物资,源源不停的往湖北运送,可是看不到,我的同仁里仍有人需要用垃圾袋绑住双腿充当鞋套。

  人人可以在网络上刷到,有支援队员心脏骤停,可是看不到,我的同事在出隔离病房后,晕倒在洗澡间,在破晓4点过敏挂急诊,在防护服里缺氧心率120+,在防护口罩里吐逆,腌臜之物糊自己一脸。

  我看到,重症病房的战友,马不停蹄的忙碌着。x床病人精神优越,向同事讨了一杯水,热水倒好后,病人说,有点烫,等会再喝。下一秒却病情骤变,抢救无效离世,走时,床头的开水还没凉。哪怕在医疗行业见多了生离死别,可这种心情,不在现场真的没法做到感同身受。

  我看到,隔离病房的战友,98年的小护士,从疫情之初最先,轮值夜班,一天接一天,连续一个多月连轴转。夜间天气转变大,稍有鼻塞,便人心惶惶,生怕自己身体有恙,给人人添肩负。

  我看到,方舱医院事情的战友,从旅店出发到方舱医院要1个多小时。由于要值夜间12点至破晓4点的班,晚上9点多就需要洗漱出发,直到破晓5点多,所有下班职员集结完毕,才可一同返程。天快亮了的时刻,人人也相互支撑着,睡着了……我看到了许多,我看不到的更多。我体会到的许多许多,我体会不到的更多,更多。

  昨天,我们从荆州撤离的时刻,警车开路,来往车辆鸣笛致敬,街道两旁市民自觉送行,一股荣誉感从心底而生。突然想起大学最后一次班会,被问到以后想做一个什么样的人,我说,通俗而不平庸的人吧。但真的是到此时,才真正明白这句话的寄义。我依然是一个通俗人,但所做之事让我并不平庸。英雄造时势,时势造英雄。原来英雄,不只是金发碧眼,穿着红披风的超人,原来,我们这些最通俗的人,也可谓之英雄。

【编辑:朱延静】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26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