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下海的飞机 能上天的航船——国产水陆两栖大飞机“鲲龙”AG600海上首飞三大看点

  新华社青岛7月26日电 题:能下海的飞机 能上天的航船——国产水陆两栖大飞机“鲲龙”AG600海上首飞三大看点

  新华社记者萧海川、胡喆、张力元

  鲲化巨鹏上九霄,飞龙在天护苍生。

  中国自主研制的大型水陆两栖飞机“鲲龙”AG600,26日在山东青岛团岛海域乐成实现海上首飞。

  作为中国“大飞机家族”的一员和海内首次研制的大型特种用途民用飞机,AG600飞机是构建国家应急救援系统的一块主要拼图。海上首飞的乐成,为它尽快投身一线适用奠基坚实基础。

  蛰伏645天,“鲲龙出海”成色几何?

  7月26日9时许,山东日照山字河机场上,“鲲龙”AG600静待腾飞指令。

  “按设计执行海上首飞。”随着清晰嘹亮的放飞指令,飞机的4台国产发动机动力全开。蓝白色相间的机身徐徐滑行,速率越来越快。飞机随即腾空而起,向着试验海域飞去。

  抵达青岛团岛海域的AG600飞机,逐渐降低航行高度,V字造型的船型机腹离海面越来越近,10时14分许平稳下降在海面。约4分钟后,首飞机组操作飞机逐步回转机身、调整机头偏向。AG600飞机又最先加速、机头上昂、再度腾空,飞向出发机场。随着AG600飞机平稳下降在日照山字河机场,海上首飞取得圆满乐成。

  2018年10月20日,AG600飞机在湖北荆门漳河机场实现水上首飞。645天后的海上首飞,让“鲲龙”迈过一个重大里程碑节点。

  航空工业团体副总经理陈元先说,在海面起降过程中,AG600飞机显示得异常平稳,甚至超出了之前的预期。“我们国家幅员辽阔,森林覆盖率越来越高,海岸线漫长、岛屿众多,对大型水陆两栖飞机有着迫切需求。”

沉迷栽赃把戏的美国政客何时能回到科学抗疫的正轨?

随着近来美国疫情加剧,其国内针对来自亚洲和亚裔居民的歧视言行进一步升级,社会分裂进一步加重。美国近日拿出的所谓新冠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的外交电报没有任何实据,早被美国权威专家批驳打脸。疫情高压之下,束手无策的美国一些政客又回到了“甩锅”中国的老套路。

  “乐成完成海上首飞,标志着我们向项目研制乐成又迈出要害一步。”航空工业团体总经理罗荣怀示意,作为一型具有国际领先水平的大型水陆两栖飞机,AG600飞机将填补我国民用航空器和应急救援、自然灾害防治重大航空装备空缺。

  水上首飞已乐成,为何还要举行海上首飞?

  AG600飞机此前既已取得水上首飞的乐成,为何此次还要举行海上首飞?对民众体贴的这一热点话题,业内人士举行领会答。

  两次首飞的“水”差别。航空工业AG600副总设计师、航空工业通飞珠海基地试飞中央主任刘颖说,与内陆水面相比,海水盐度、密度和风浪都有很大差别。“譬如海水密度大、湖水密度小,在一致航行条件下,飞机在水中受到的浮力和腾飞时需要战胜的阻力并不相同。”刘颖示意,海水对飞机的反作用力会更大,直观体现为航行机组会感受海水“偏硬”一些。

  执行义务的首飞机组视觉感受和操作要求差别。海面较湖面更为坦荡,航行员在下降时选择参考点不如湖面容易。“海上试飞要求机组周全思量风向、风速、洋流和浪涌,以及高温、高湿、高盐环境的综合影响。”首飞机组机长赵生说,航行员只能基于对飞机航行特征充实领会后,通过厚实履历来决议海上下降路径。同时依赖航行员的仔细而又准确的操作,保证飞机起降过程中保持运动状态稳固。

  飞机的验证义务和使用环境差别。航空工业通飞珠海基地研发中央总体部副部长程志航说,水上首飞主要是验证飞机各系统在水面的事情情况,并开端检查飞机水面起降操稳特征及性能,为后续飞机用于森林灭火和自然灾害防治系统建设提供支持。

  “海上首飞重点磨练飞机喷溅特征、抗浪性、加速特征和水面操作特征,检查飞机各系统在海洋环境中的事情情况,并网络海上航行数据,为后续相关事情提供支持。”程志航说,海面起降过程中,由于浪涌的颠簸升沉更大,更容易导致飞机发生上下颠簸和摇晃。相比来说,海上首飞需要战胜更多手艺难题。

  三试三捷,“鲲龙”投身一线另有多远?

  2009年立项的AG600飞机,履历了2017年陆上首飞、2018年水上首飞、2020年海上首飞后,研制历程进入了新的阶段。这样的三试三捷,得来颇为不易。

  今年本是AG600项目研制的攻坚年,也是实现项目总目标的要害年。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项目研制的节奏。受疫情影响,位于湖北荆门的漳河机场一度处于封锁状态,AG600飞机的维护事情一再延后,海上首飞前的试飞科目无法准期开展。

  作为“大飞机家族”一员,AG600飞机凝聚着天下20个省市、150多家企事业单位、10余所高校数以万计科研人员的汗水与智慧。为把失去的时间抢回来,各项目研制相关方紧要调动起来。

  在珠海市、荆门市、青岛市、日照市支持下,多支队伍接纳“点对点”包车的形式,顺遂奔赴科研试飞及海上首飞试验现场。经由56个昼夜奋斗攻坚,6月26日AG600飞机顺遂转场日照山字河机场,周全进入海上试验、试飞阶段。

  “今年确定了AG600要完成海上首飞等总目标。后续项目研制全线将全力以赴加速研制进度。”陈元先示意,AG600项目将开展灭火型试验,设计2023年完成灭火型研制,并尽早投入使用。

【编辑:朱延静】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251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