滞留的印度买手:有人3个月赚200万,有人不赚钱只为流量

​谁能救微博?

用电商业务“救”微博,谈何容易。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卖家”(ID:maijiakan),36氪经授权发布。原题目《滞留的印度买手:冲着3个月赚200万而来,疫情下为流量坚守》

文/屠雁飞

编辑/千夜

“在印度,女孩不要单独上街。”

中国女孩李丽听到这话时,曾不以为然。直到前两天,她在新德里康复特广场上,遇到了那次抢劫。

那是一个环形的路口。李丽带着一箱货,坐上了出租车。没多久,她突然发现一辆摩托车正向她逼近。车上坐着两个男的。他们一人开车,一人向李丽扑了过去,一把握住了她的手机——

“当时,我正用充电宝充着电,手机一直拿在手里。一开始,他还没完全抢走。”两人就像拔河一样,你来我往地僵持半分钟。那半分钟,对李丽来说,特别漫长。

“最后,我只能眼睁睁看着,手机被抢走。”

这是重庆妹子李丽在印度的第二年。去年三月,作为淘宝全球购买手,李丽还在尼泊尔直播带货,听说印度那边代购特别火,有人三个月就赚了两百万人民币。圈子里,已有不少人闻风而动。在这股风潮下,李丽也买了一张去印度的机票。

从尼泊尔到印度

其实,在这次意外发生前,当地已经有好几个买手的手机被抢了。

一个当地女孩曾告诉李丽,她平时都不敢一个人出门。但李丽始终觉得“不至于,毕竟是首都。”

然而,前两天的经历,彻底颠覆了她原来的想法。

手机被抢后,出租车司机依然平静地开着车,李丽却被气炸了。“这个事情要是发生在中国,司机肯定会帮忙抢回来。”她也问过当地的朋友。朋友说,可能因为抢劫者带着刀,这样的事情,在印度太常见了。

李丽是重庆妹子,性格火辣。颇有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头。一年多前,她身边不少尼泊尔的朋友,来了印度,直播带货。

据说,那时在印度带货的人分为两拨。一拨是做直播的,还有一拨是做代购的。印度当地,异域风情的东西很多。除了服饰,工艺品,还有一些神油、治脚气的药膏等,销量都很好。大部分到了印度的买手,都赚得盆满钵满。

看得多了,李丽也动了去印度的念头。去年三月,一张机票,她把自己空投到了印度。

滞留的印度买手:有人3个月赚200万,有人不赚钱只为流量

主播天堂

为了方便直播,李丽在Paharganj大市场附近,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

在印度,卖得好的产品,主要有两种。一种是服装,一种是珠宝。

饰品最大的基地,在佛里斋。拿到更好的货源,她常常在新德里与佛里斋之间,来回奔波。

她也常常关注其他买手的直播间。“看哪些货卖得好,再去找类似的店。只要知道那些好销的牌子,我就可以在谷歌上找到它们的门店。”

有时候,粉丝也会告诉李丽,去哪家店做直播。

滞留的印度买手:有人3个月赚200万,有人不赚钱只为流量

然而没多久,李丽就发现:这趟印度之旅,已经来晚了。

印度的市场,早在17、18年就已被打开。

早一两年前,已有不少中国人过来做直播。这里,曾是主播们的天堂。

李丽曾不止一次地在同行那里,听说了前辈们风光的“创业史”。

“最开始,他们去当地门店要求直播的时候,非常困难。店里的销售们,从没见识过这种带货模式。他们甚至怀疑,这样会影响到店铺的正常生意。”

在当地,有个非常大的一个服装品牌叫做w。它的国民度相当高,旗下有很多子品牌,在印度有数不清的门店。据说,当时第一个打开印度市场的中国人,在W一天的直播销量相当于门店过去一个月的销量。于是,中国的买手在印度商圈,名声大噪。

“从此,只要中国买手想播哪个品牌的印度服装,就立刻冲进品牌公司的办公室。公司人事直接通知全印度所有的门店,对买手开放。”

到后来,几乎印度所有的门店,都可以做直播。

滞留的印度买手:有人3个月赚200万,有人不赚钱只为流量

买房只看户型图,交房一定会后悔

只是做了好户型,还远远不够

“据说,第一个来印度卖服装的买手,曾经是在北京摆地摊的。来了三个月,就赚了200万人民币。”

高峰时期,几百个中国买手蜂拥而至。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也有,四五十岁的中老年也有。一般,年纪大的,卖围巾,年纪轻的,卖衣服。当地的服饰、地毯、纺织生意,一下子被拉动了起来。

但那是属于“老一代”买手们的荣光。

前赴后继的买手越来越多,如今的印度买手圈,竞争已达到白热化的程度。价格也越来越透明。

李丽这一批的买手,服装仅只有20、 30元的毛利, “有的买手,甚至不赚钱都卖,就是为了吸引流量。”

大都会里的贫民窟

待得时间久了,李丽慢慢感受到了印度的魔幻。

“比如,我前几天去了当地的market,卖印度的沙丽,要价在几千元起跳。”

要知道,在新德里,收入较高的金融金领,月入才8千;而普通白领的月收入,大约2000多元;一般上班族,每月只有几百元。

李丽住的地方,类似于国内的城中村。一部分富裕的居民手里,有自己的房产。李丽租房所在的那一栋洋楼,据说,都是房东的。“大约有五六层,空出来的房子,收房租,一月租金就好几万。”

而当地,仍然有不少人住着贫民窟。那里不但缺水,而且居住空间狭小,十几个人挤在一个房间里。前段时间,疫情严重时,政府不让大家出门。但贫民窟的居住条件实在太差了,住在里面的人,根本做不到一直待在屋里。“他们很可怜,一出门,就被打回去。”

李丽每次坐车回家时,都会路过新德里的一处贫民窟。那段路上,她看见很多人吃不起饭,躺在街边乞讨。有的,甚至没有穿衣服。

滞留的印度买手:有人3个月赚200万,有人不赚钱只为流量

“有一个晚上,我回去的时候,看见一个上半身完全没穿衣服的女人。她整个背佝偻着,光看脸上的神态,已经很难分辨性别了。”

眼下,因为疫情的关系,在印度的中国买手们,大部分已经回去。“即便是卖衣服的,也是通过这里的供应商直接供货回国。”

从3月开始,印度取消了中国的电子签证。当时,大部分的中国人都滞留了下来。

后来,大使馆曾组织过几次包机,送走了一大批在印度的华人。很多买手都乘机回了国。现在,留在印度的,不到十个。

这意外地,让李丽的买手生意,有了喘息的机会。

最后的机会

留下来的中国人,有一部分是仍需在当地工作的中国企业员工。比如,OPPO、 vivo,以及一些中资企业。他们都在上班,大部分都没有回去。还有一部分,是滞留的旅客。

但前段时间的中印冲突,让留下来的人,感受到了局势的紧张。

李丽曾和一个店长聊天。他告诉李丽,现在整个新德里的经济很萧条。他们店里的生意,也很惨淡。

“他给我举了个例子:他们店对面有一家‘10元店’。过去,专卖中国的小百货,十分畅销,现在已经关门了。”

他告诉李丽,身边很多朋友,都砸了中国手机,但是他没有砸。

“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他没有钱。他只有那一个手机。”

不久前,李丽去一家服装店做直播。一个印度老太太指着她,义愤填膺地说,“一个中国人凭什么来直播。”她跟店长嘀嘀咕咕地投诉着。店里的其他顾客,向李丽打手势,示意她暂停。这让李丽觉得很委屈。

这是一家李丽新开发的服装店,才播了两次,并不算太熟。“如果是我经常去的那些店,老板一定会帮我说话。”说这话时,李丽是有底气的。要知道,现在她每播一场的带货量,相当于一家门店一个星期的销售额。

滞留的印度买手:有人3个月赚200万,有人不赚钱只为流量

也有让李丽觉得特别温暖的时候。一次,一个出租车司机跟她说,印度社交网站也是有阶 级的。最高种姓用INS,再往下的两个高种姓,用Twitter和 Facebook。真正的老百姓,用的是中国的TIK-TOK。这让大多数平民,拥有了现实中难以获得的发声机会。

“现在中印关系特别不好,但我希望我们是朋友。”他说。

李丽听了很感动。

留在印度的华人,一直流传着“回国的航班,可能会在几个月后开放”的消息。

李丽觉得时间紧迫。对她来说,航班一旦打开,至少又是几百个买手蜂拥而至。

“现在要努力啊。真到那个时候,我就没有机会了。”

特斯拉还能“狂飙”到几时?

特斯拉股价疯涨,“眼红”了吗?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245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