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从死刑到无罪被羁押3075天,不服精神抚慰金仅五千

(原题目:男子从死刑到无罪被羁押3075天,不平精神抚慰金仅五千)

因卷入一起贩毒案,江西抚州男子黄志坚先后被判死刑、死缓,最终获改判无罪,总共被羁押3076天。

黄志坚的无罪讯断书显示,江西高院审理后以为,黄志坚在送看守所收押前身上确实有伤,在案证据不能清扫公安机关对黄志坚存在刑讯逼供的可能性,对其有罪供述依法予以清扫,且其他证据之间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锁链。2019年12月31日,江西高院终审讯断黄志坚无罪。

今后,黄志坚提起国家赔偿申请。2020年6月22日,南昌中院作出国家赔偿决议,决议赔偿黄志坚侵略人身自由权赔偿金1066603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驳回黄志坚关于涉案车辆的国家赔偿申请。
男子从死刑到无罪被羁押3075天,不服精神抚慰金仅五千

5人因盗窃北京市朝阳区清朝古墓被判刑

5人因盗窃北京市朝阳区清朝古墓被判刑 朝阳区,北京市,古墓,古墓葬,墓葬

南昌中院决议赔偿被羁押3076天的黄志坚精神抚慰金5000元

侵略人身自由权赔偿金尺度系遵照上年度城镇职工日平均工资盘算,黄志坚对此无异议。而他提出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为100万元,与南昌中院作出的赔偿决议相差悬殊。此外,他对涉案车辆的赔偿请求未被支持亦不平。7月16日,黄志坚委托其代理律师方超波继续向江西高院申请国家赔偿。

黄志坚诉称,其在一审被判处死刑后,即被作为死刑犯历久戴脚镣重点羁系,饱受折磨,精神受到严重袭击,提出100万元精神抚慰金通情达理。此外,南昌中院以公安机关扣押车辆后未随案移送至法院等理由拒绝赔偿车辆损失,这是办案部门内部协调问题,拒绝赔偿于法无据。


从死刑到无罪

因涉嫌销售毒品,2011年8月19日,江西抚州男子黄志坚被南昌警方抓获,越日被刑拘。

2013年1月25日,南昌中院一审讯断黄志坚犯销售、运输毒品罪,判处死刑。黄志坚不平讯断,提出上诉。2014年3月25日,江西高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裁定该案发回重审。

2017年12月14日,南昌中院作出重审讯断,判黄志坚犯销售、运输毒品罪,判处死刑,脱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力终身,并处没收小我私家所有财富。

上述重审讯断显示,南昌中院判断黄志坚单独或伙同他人销售、运输甲基苯丙胺3029.5973克、甲基苯丙胺片剂6658.6127克和甲基苯丙胺片剂100粒,且有从重处罚情节。

不外,南昌中院以为,“综合全案情形,对黄志坚判处死刑可不立刻执行。”

重审之后,黄志坚再次上诉至江西高院。其上诉理由包罗,他被刑讯逼供,有罪供述均是非法证据,应予清扫;本案证据不确实、不充分等。

江西省检察院出庭检察员以为,本案证据虽证实黄志坚等三人有贩毒嫌疑,但本案破案线索泉源不清,锁定犯罪嫌疑人的依据不明;证实现场搜查、抓捕历程及上诉人归案时间的证据相互矛盾;相关银行买卖纪录、手机通话纪录、车辆通行纪录等不足以印证配合贩毒的资金往来、上下家通联、毒品买卖情形。

出庭检察员以为,“综上,关于本案配合销售毒品的数目、种类、买卖、联系经由等详细情节,证据之间不能相互印证,原审讯断岁在储藏间查获的毒品在认定事实和执法适用上存在错误。建议二审查明事实依法裁判。”

关于刑讯逼供的情节,出庭检察员以为,现有证实黄志坚身体损伤缘故原由的证据,均是公安机关自查自证的情形说明,没有反映现场抓捕历程和黄志坚在审讯室脱逃情形的客观性证据;办案职员汪某、李某在法医判定中自述的追捕黄志坚的时间与多份情形说明不相符,且判定意见只有一名判定职员署名;讯问录音录像系事后补录,公安机关对录制历程出具不真实的情形说明。因此,黄志坚的有罪供述依法不得作为定案凭据。

江西高院以为,黄志坚的辩护人提供的证据,能够证实黄志坚在送看守所收押前身上确实有伤,而公安机关提供的证据,无法证实其对黄志坚身体损伤形成缘故原由和历程的注释,不能证实黄志坚有罪供述的正当性。在案证据不能清扫公安机关对黄志坚存在刑讯逼供的可能性,对黄志坚的有罪供述予以清扫。

最终,江西高院以为,公安机关取得的黄志坚有罪供述不具备正当性,不得作为定案的依据,其他证据之间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锁链。因此,证实黄志坚运输毒品并伙同他人销售毒品的证据不充分,不能定其有罪。

2019年12月31日,江西高院作出终审讯断,改判黄志坚无罪。2020年1月20日,南昌市第一看守所将黄志坚释放。


不平获赔精神抚慰金5000元

无罪获释后,黄志坚提起国家赔偿申请。

从2011年8月19日被抓到2020年1月20日获释,黄志坚一共被关押了3076天,现在适用的赔偿尺度为天天346.75元,故此黄志坚申请侵略人身自由赔偿金1066603元。

在被羁押前两个月,黄志坚全款购置的奥迪Q5越野车因本案被扣押没收,现已无法恢复正常使用,其请求赔偿义务机关予以赔偿车款573888元。

此外,黄志坚申请称,人的自由是最名贵的,生命有限,自由无价,其在一审被判处死刑后,即被作为死刑犯历久戴脚镣重点羁系,饱受折磨、备受煎熬,精神受到严重袭击,故提出赔偿100万元精神抚慰金。

6月22日,南昌中院对黄志坚请求作出国家赔偿决议书。

南昌中院以为,本案中,赔偿请求人黄志坚被判无罪,遵照《国家赔偿法》应予赔偿,赔偿时间从2011年8月19日起盘算至2020年1月20日,共计3076天,赔偿金额为1066603元(3076天×346.75元/天)。

关于涉案车辆是否需要赔偿的问题,南昌中院以为,本案涉案车辆被公安机关扣押后,并未随案移送至南昌中院,且南昌中院讯断也未对该车辆举行单独的处置,以是不存在侵略黄志坚正当财富权的问题,故对其该项请求不予支持。

对于黄志坚提出的100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南昌中院以为,从国家赔偿法相关划定来看,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的基本要求是造成严重后果,“但从现有证据来看,黄志坚并未提供证据证实其有“严重后果”的情形,但考虑到黄志坚被关押3076天,本院酌定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

侵略人身自由权赔偿金尺度系遵照上年度城镇职工日平均工资盘算,因此无争议。而黄志坚提出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为100万元,与南昌中院作出的5000元赔偿决议相差悬殊。此外,他对涉案车辆的赔偿请求未被支持亦不平。7月16日,黄志坚委托其代理律师方超波向江西高院提起上诉。

黄志坚上诉称,南昌中院仅决议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人民币5000元,显然是没有认识到国家赔偿中的精神损害赔偿制度的重要意义,漠视赔偿请求人遭受的伟大精神创伤。请上级法院赔偿委员会予以纠正,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审理国家赔偿案件适用精神损害赔偿若干问题的意见》的相关划定,依法支持黄志坚的该项请求。

关于被扣押的车辆问题,黄志坚上诉称,公安机关扣押黄志坚涉案车辆的事实,经黄志坚有罪讯断书质证予以确认,且南昌中院讯断没收黄志坚的小我私家所有财富,自然包罗涉案车辆,涉案车辆是否随案移送是办案部门内部协调问题,应由扣押的公安机关和作出讯断没收小我私家所有财富的人民法院配合负担赔偿责任。

“凭据《国家赔偿法》第十条的划定,赔偿请求人可以向配合赔偿义务机关中的任何一个赔偿义务机关要求赔偿,该赔偿义务机关应当先予赔偿。据此,黄志坚依法可以向扣押的公安机关或者作出讯断没收小我私家所有财富的被申请人行使赔偿权力。南昌中院以公安机关扣押车辆后未随案移送至法院,以及法院讯断也并未对该车辆举行单独的处置为由拒绝赔偿,于法无据。”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239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