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分类推行遇阻,有三因素影响居民配合热情

  问卷考察及记者现场探访发现

  三因素影响住民垃圾分类热情

  张淑玲 郑瑞坤

  新版《北京市生涯垃圾管理条例》自5月1日全面实施至今已两个多月了。住民生涯垃圾是否顺遂分类?尚有哪些因素影响?最近,本报设计并投放问卷举行考察,并连系住民反映的问题举行现场探访,发现现在仍有厨余垃圾破袋投放贫苦、垃圾分类冷热不均以及准时投放不合理等三大因素影响着住民垃圾分类的热情。

  问卷考察显示:

  垃圾分类进一步

  措施应更人性化

  为领会生涯垃圾分类推进情形,连系市民热点问题,本报接纳问卷考察方式普遍网络市民对垃圾分类的亲自体验,以及其遇到的问题,以梳理并探讨相关解决方案。7月15日至7月18日,本报收回有用问卷300余份,介入者涵盖北京各个城区,其中以石景山区、海淀区及西城区为主。

  统计效果显示,绝大部分介入者及其家人能有意识地举行垃圾分类,已举行垃圾分类的家庭占比81.67%。79.33%的受访者示意所住小区已启动垃圾分类。70.33%的受访者以为垃圾分类并不难题。

  不外,也有29.67%的受访者以为,垃圾分类若做到严酷细分还存在着一定难题,希望街道办、居委会或是物业公司应进一步细化事情。

  考察显示,现在影响住民垃圾分类积极性的因素主要有3个:排在第一位的是“厨余垃圾破袋,操作贫苦还脏乱”,52.33%的受访者投票。其次是“看别人没分类,感受自己白分了”,占比46.33%。第三是“准时定点投放设计不合理”,占比33%。另外,也有不少受访者留言,反映小区内分类垃圾桶设置不合理、垃圾分类不规范等其他问题。

  就是否已掌握垃圾分类知识、所在社区是否已举行垃圾分类培训,56.67%的受访者示意,所在小区物业公司或街道办、居委会等相关部门已开展过垃圾分类指导或培训,自己清晰若何举行垃圾分类。有11.33%的受访者示意,小区内曾张贴垃圾分类宣传单,住民会对照宣传单上的图示,自觉举行分类投放。不外,也有32%的受访者示意,其所栖身的社区并未举行有关垃圾分类知识的相关指导或培训,住民不清晰若何举行垃圾分类。

  影响因素一

  “厨余垃圾破袋太贫苦”

  今年5月1日以来,本报曾多次接到市民来电,反映其在垃圾分类中遇到的厨余垃圾破袋有关问题。此次问卷考察效果显示,有52.33%的住民反映所住小区要求厨余垃圾破袋,但在破袋时遇到不少贫苦,呼吁相关部门想办法解决。

  记者深入一些社区走访考察,发现要求“破袋”的做法在多家社区存在。为服务并监视厨余垃圾破袋投放,不少社区还专门派出大量人力举行现场值守。

  7月12日17时许,记者来到西城区庄胜二期芳庭苑小区。一进小区西门,记者就看到右侧一住宅楼前设有分类垃圾桶,绿色桶装厨余垃圾,蓝色桶装可接纳物,玄色桶网络其他垃圾。沿小区内南北主路来到最南侧住宅楼下,记者看到一名身穿黄马甲的分类人员正忙着整理垃圾桶:她掀开厨余垃圾桶盖,踮起脚尖,将头探进垃圾桶内,用双手将垃圾桶内的小纸团、塑料袋扒拉出来,一群苍蝇围着垃圾桶“嗡嗡”飞。“太臭了。”她说。

  该名垃圾分类员先容,厨余垃圾需要破袋投放,垃圾袋、餐巾纸、塑料袋、塑料盒等都得挑出来,“挑不清洁,我得被罚款。”

  有住民反映,厨余垃圾要求破袋投放很容易脏手,“双手沾满油腻,垃圾桶盖子频频掀盖,气味儿异常难闻,还惹来不少蚊蝇,一楼住户都不敢开窗。”

  今年53岁的苏女士告诉记者,厨余垃圾破袋投放在冬天还好,但炎天温度高,烂菜叶、瓜果皮、剩饭菜很容易腐烂,破袋投放进垃圾桶,高温下发酵的泔水味道刺鼻,不仅招蚊蝇,也极易弄脏垃圾箱,“特别是倒垃圾时,油腻汤水沾满手,也没地方洗濯,让人头疼。” 她建议在垃圾桶站旁设置洗手池,或是放置湿巾、酒精消毒液,“实在,若是有关部门能提供脚踏垃圾桶,或是接纳可降解塑料袋装厨余垃圾,这样能解决大问题。”

  “垃圾分类历程应该只管简朴,易操作,让人人分得轻松、愉快,才好推进。”住民李先生以为,若是垃圾分类操作庞大,即便当下人人能被盯着做到破袋,但一旦分类指导员下班,也会有人随手带袋投放,历久来看,难以保证垃圾分类功效。

  一些住民建议,住民将厨余垃圾带袋投放后,应在清运至垃圾处理场站后,统一由机器设备举行自动破袋、清算并网络,“这对相关厂家来说,并不是难题。”

  影响因素二

  “看别人没分类,

巴黎地铁在疫情中迎来运营120周年

(记者 李洋)当地时间7月19日,巴黎地铁在新冠肺炎疫情中迎来运营120周年。今年3月法国疫情暴发后,巴黎地铁不得不缩短运营时间,减少车次,并临时关闭数十个地铁站。

  感受自己白分了”

  考察效果显示,46.33%的受访者以为,自己原本举行了垃圾分类,可当投放时,却发现别人没有分类,“垃圾照样夹杂投放,感受自己白分了。”

  家住海淀金雅园小区的住民吴先生反映,小区内垃圾分类执行不力,没人看垃圾桶,住民不分类,垃圾乱扔。“我们在家是自觉分好类的,在扔厨余垃圾时,见垃圾桶里有许多多少塑料袋。其他垃圾桶里也塞满了塑料瓶、包装箱等可接纳物品,感受自己白分了。”吴先生告诉记者,他一连几天考察垃圾桶,桶内都是垃圾混装,“希望居委会或是物业公司派人手,把垃圾分类管起来。”

  在采访中记者获悉,“感受自己白分了”这项因素影响了不少住民举行垃圾分类的热情。

  在西城区椿树园小区东北角一垃圾摆放点,记者瞥见厨余垃圾箱内除有西瓜皮、剩饭菜等厨余垃圾外,还躺着几个矿泉水瓶。根据分类划定,这些塑料瓶应投进蓝色的写有“可接纳物”垃圾箱中。此外,在收纳其他垃圾的垃圾桶内,也扔着纸盒、塑料瓶等可接纳物,而可接纳垃圾桶内,还扔有一些其他垃圾。

  “你看这个垃圾箱,应该投放厨余垃圾,但这塑料瓶也扔进来了。”住民孙女士带着孩子,每人手里提着两袋垃圾投放,见仍有邻人并没举行分类,孙女士向孩子埋怨。另一名住民也向记者埋怨称:“我分好了,扔垃圾时,看别人乱扔,我就很生气,也会随着乱扔。”

  该小区西北门内也设有一组分类垃圾箱。记者现场看到,几名住民提着垃圾袋从住宅楼内走出,有两名住民将手中拎着的装有厨余垃圾的垃圾袋破袋倾倒,而走在最后的一名年轻人,则将手中的垃圾袋扔进标有“厨余垃圾”的垃圾桶中。该名年轻人离去后,一位戴有垃圾分类指导员工牌的老人持一根铁棍,将年轻人扔的垃圾逐一钩出,泔水淅沥淋在桶壁上、地面上及老人的衣服上。重新分类投放后,老人再用毛巾把污渍擦清洁。

  “您适才为何不提醒他分类投放?”记者问老人。“之前总是提醒,有的人听,有的人说几遍也不听,尚有人说难听的话。”慢慢地,老人就不再提醒了,“我照样自己贫苦点,省得听难听话。”

  影响因素三

  准时定点接纳

  垃圾投放未便

  问卷考察显示,33%的受访者以为小区内垃圾桶撤桶并站,要求定时按点投放垃圾,但时间设计不合理,影响了自己垃圾分类的热情。

  “早上起来扔垃圾,竟然发现有人把垃圾桶用铁链子给锁上了。许多垃圾袋直接扔在垃圾桶下。”家住通州区马驹桥一号桥南侧一小区的住民孙女士告诉记者,小区启动垃圾分类,居委会还为每家每户分发了分类垃圾桶,人人介入垃圾分类的劲头儿很大,可小区最先准时定点收垃圾,其余时间将垃圾桶上锁,这让不少住民难以接受,“最初也没通知,许多住民上班前扔垃圾,发现一排垃圾桶全被上了链子锁,有业主还将上锁的垃圾桶照片发到了业主群里。”

  尚有今年33岁的吴女士以为,接纳垃圾,不利于年轻家庭开展垃圾分类,“小区天天上午7点到9点、下昼6点到8点收垃圾,我们早上5点多就起床上班,夜里9点多才抵家,赶不上垃圾接纳。只得将垃圾扔到垃圾桶下,这样令小区环境更脏乱了。”

  多名住民建议,接纳垃圾的时间设计应普遍征求住民意见,特别是上班族的意见,“别让他们被垃圾分类落下。”

  位于石景山区时代花园的茂华璟公阁、璟公馆和璟公院,执行流动垃圾车以及限时投放垃圾措施。自6月始,住民白先生就不停反映牢固垃圾桶撤后有住民将垃圾扔在地面上,“许多住民投诉也没有改善。”他说,“垃圾袋堆得路边四处都是,原本清洁的小区变了容貌。垃圾分类与小区放置分类垃圾桶不矛盾,准时定点收垃圾,也不能‘一刀切’。”

  7月15日18时许,在璟公阁3号楼北侧,记者看到一辆垃圾车正接纳垃圾,车上载有两个厨余、两个其他垃圾桶,可接纳垃圾则被单独收放。在该点位,不少住民陆续前来投放垃圾。该小区分类垃圾投放时间为天天6时30分至9时30分、18时至21时两个时间段。小区内共设有3个投放点,每个投放点流动垃圾车会停留一小时。在离璟公阁不远的璟公馆、璟公院,垃圾接纳流程也大致相同。

  璟公院一住民反映,限时投放造成家中垃圾积攒,“若是错过,就得等下一次,就有住民直接将垃圾放在路边。”在璟公阁、璟公馆和璟公院,记者均看到有垃圾袋就地堆放征象。

  7月17日17时许,记者把住民反映的相关问题反馈给八角居委会,居委会一负责人回应,时代花园已在准时定点接纳垃圾的基础上,每个院设立了一组牢固分类垃圾桶,为住民举行分类垃圾投放提供个性化服务。

  专家建议

  垃圾分类解决方案

  应更接地气儿

  针对住民在垃圾分类推进中遇到的问题,中国社会科学院都会生长与环境研究所副研究员娄伟以为,垃圾分类是一种文化,一种素养,但应在有强制、约束的条件下举行,并予以循序渐进,“现在,能将厨余垃圾、可接纳垃圾分出来,垃圾分类就已取得了较大功效。接下来,相关部门仍应进一步细化措施,尽可能为住民削减贫苦,增添激励。分类措施也应更接地气儿,加倍人性化,从而让垃圾分类更快地成为全体市民的习惯。”

  娄伟指出,通过前段时间的鼎力宣传,住民从心理上逐渐认可了垃圾分类,也愿意配合,但要改变旧习惯,养成新习惯,是需要人人有所支出。

  针对厨余垃圾破袋问题,娄伟以为,有关各方不应回避住民提出的现实问题。找到解决之道才是基本,娄伟建议,可以由垃圾处理厂家集中破袋,“要求破袋投放的社区,也应回应住民呼声,想办法解决垃圾臭味及蚊蝇等问题,有条件的可以为住民配备洗濯、消毒用品。”

  至于准时定点投放导致的问题,娄伟称,“像时代花园在准时定点接纳垃圾的基础上,再设立一组牢固分类垃圾桶,供住民不准时投放分类垃圾,就能修补垃圾分类中遇到的问题,填补破绽。”他建议社区居委会或是物业公司能兼顾住民需求,提供更接地气、更人性化的垃圾分类解决方案。

【编辑:李季】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237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