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分析丨二级市场密集落子,京东能否“点石成金”

中国外卖“包工头”IPO,市值70亿,获李彦宏孙正义投资

为美团、饿了么输送弹药的人。

文丨杨亚茹

编辑丨Cheer

市值首破千亿美元,京东到了最好的时候?

2018年,京东在资本市场跌落谷底,股价创历史最低至19.21美元。经过1年半的修复,京东重获股东信任,股价翻了3倍不止,现站上67美元,成为中国第5家迈入千亿美元市值俱乐部的互联网公司。

重归增长后的京东,在二级市场不再满足于散点投资布局,而是亲自执棋落子。京东旗下扶植多年的业务正在接连涉足资本深水区。

从“小京东”达达集团赴美挂牌,到京东回港二次上市,再到数科科创板上市辅导开启,京东集团在二级市场的势力版图正在不断扩大。

在这之前,京东也曾以投资的方式在二级市场密集踩点,但收效并不十分理想。

投资不是“点金手”,京东激进布局的代价可不小

“业务上,一度欲望代替了逻辑。我们被太多机会所吸引,什么都想做,但能力却未必支撑,甚至有时候商业逻辑还没想清楚就迫不及待地跳了进去……”

在今年5月的老员工日当天,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刘强东讲出了自己对投资的反思。京东战投自2008年完成第一笔对外投资至今,已经进行了超100笔对外投资,其中也不乏有上市企业。

这些投资最终成色如何?4月15日,京东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的20-F文件披,给出了答案。11笔对外投资情况说明中,除达达集团外,共有7家上市公司,分别是途牛、易车、易鑫、永辉超市、Farfetch、中国联通、唯品会,横跨女性快消、奢侈品、旅游、汽车电商、电信多个行业。

焦点分析丨二级市场密集落子,京东能否“点石成金”

36氪制图

从财务回报来看,京东在永辉超市、唯品会的两笔投资中收获颇丰。

京东第一次对永辉出手是在2016年8月,之后再度加码,现持有永辉12%的股份,截至7月9日收盘,永辉超市股价为10元,京东浮盈约60.5亿元。

投资唯品会则是京东与腾讯在2017年的联合作业,在那之后京东持续投资唯品会,累计耗资6亿美元(约合41.79亿元),按照唯品会上个交易日收市市值,京东浮盈约37.74亿元。

两相对比,京东在途牛身上栽了不小的跟头,从2014年底开启投资到去年底已共投入4.08亿美元(约合28.49亿元),获得21%的股权。而一度行走在退市边缘的途牛周四美股收盘仅1.36美元,京东的这笔投资从股价上看,亏损了超26亿元。

另外,去年收到私有化要约的易车,现报15.9美元,京东持股24%,投资亏损接近47亿元,不过,待其完成腾讯与黑马资本每股16美元收购普通股的私有化退市流程,京东或许能减亏不少。

从业务协同来看,唯品会一开始肩负着京东扩充快消品类的重任,是京东通往女性消费市场的捷径,但双方投资及合作关系达成已有3年时间,京东似乎并未吃到唯品会的女性消费红利,依旧是手握3C品类闯天下的“硬汉”。

艾媒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京东女性用户比例为41.25%,男性为58.75%,而在淘宝、唯品会、天猫、苏宁易购,都是女性用户占比大于男性。到2019年第三季度,京东女性用户占比为降至37.09%,男性升到62.91%。

纷争再起,这次谁能赢下动力电池市场?

很多车企会同时选择和多家电池厂合作,业内称其为“鸡蛋不放在同一篮里”原则。 正因为这样,加剧了动力电池行业的“内战”。

从女性消费到汽车电商,京东2015年投资易车时,后者正跟汽车之家打的火热,彼时,京东出钱出流量。京东本身并非流量平台,能给予易车的资源有限,反过来,聚焦汽车电商业务的易车,也没能帮助京东大幅提升客单价。卖车这件事,至今也不是综合电商平台能吞下的市场。

通过途牛分食旅游市场份额,京东的这一希望随着途牛的一蹶不振走向落空。

京东在二级市场的投资布局,综合起来,几乎没有全方位经受住时间的考验。投资确实是企业拓展新疆域的快速通道,但若未能从自身业务出发去布点,就容易把步子迈得太大,导致“欲望取代逻辑”。

正如刘强东的自我总结——“我们投资了很多项目,最终发现自己并不具备‘点石成金’的能力”。

而反手扶持自己多年培养的分支业务上市,跳过了业务协同上的磨合阶段,从上市到创收,都是一路向前看的过程。

京东嫡系走向台前,首要问题何时赚钱?

除了对外投资,京东正在资本市场召唤自己的“嫡系部队”。京东港美两地上市后,达达集团接力美股,数科或将落户A股。

今年7月初,北京证监局官网显示,京东数科已进入上市辅导程序。京东的下一站,瞄准了科创板。

京东数科的前身是京东金融集团,于2013年10月成立京东金融集团。此后,京东金融历经剥离、改名为京东数科、回归京东旗下,目前京东持有数科36.8%股权,本已退居幕后的刘强东重任数科董事长

数科旗下的金融业务板块的白条产品是京东零售电商业务的重要支撑,但不可否认的是白条作为京东金融的主打产品,起了大早赶了晚集,其早期采用自有资金模式,走了不少弯路,加之支付场景单一,基本局限于京东商城,被后入场的竞品蚂蚁花呗甩落身后。

而且,京东数科长期亏损,其生财能力也有待更详细的财务数据披露后才能一探究竟。京东此前公布的信息显示,自2014年提供消费贷款业务至去年底,京东数科累计税前利润仍处于亏损状态。

作为比对,“互金商业评论”根据阿里财报中对蚂蚁金服投资收益的数据,估算出2019年财年,蚂蚁金服的税前利润在170亿元作用。

以目前的业绩冲击上市,京东数科前路如何,尚不得而知。

今年6月5日,流血登陆纳斯达克的京东又一嫡系达达集团亦是如此,同样面临盈利问题。

2017年至2019年,达达归属于股东的净亏损分别为14.49亿元、18.78亿元、16.70亿元。2020年第一季度,尽管收入翻番,达达归属于股东的净亏损同样达到2.79亿元,不过相比2019年的3.16亿元有所收窄。过去三年,京东持续“投喂”达达,达达来自京东的收入一直在50%左右。

从股权关系和业务协同来看,京东持有达达集团47.91%的股份,达达是京东在本地及时零售和配送领域的重要落子。目前,阿里已经将天猫超市事业群升级为同城零售事业群,美团方面则集齐了买菜、闪购和优选三兄弟,同城零售野心渐显

达达集团是这一轮竞争中的种子选手,但相较于阿里、美团这种流量大户,垂直发展的达达,劣势也很明显,京东由于场景较少、注重以规模化做利润释放、本身并非流量巨头,或也爱莫能助。

接下来,京东的可能有更多业务将要走向资本市场中心。

在京东赴港二次上市的聆讯文件中,公司称已向港交所申请豁免,可能在三年期间内考虑将一项或多项相关业务于香港联交所分拆上市。

京东物流、京东健康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冲击IPO的京东系企业。

(注:如无特殊标注,文中货币单位均为“人民币”)

网络直播众生相:半边海水,半边火焰

方向错了,“风口上的猪”也飞不起来。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218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