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若山: 在美国上市要“裸奔”“拼爹”

  不要一看到去美国上市的门槛低

  就以为它是一个可以钻破绽的市场

  等你真正进入美国证券市场后会发现

  美国的“韭菜”不是那么好割的

  赔“韭菜”的钱可能大大高于割“韭菜”的收入

  李若山:在美国上市要“裸奔”“拼爹”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贺斌

  发于2020.7.13总第955期《中国新闻周刊》

  对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会计硕士专业项目学术主任李若山的采访,正好是7月5日晚上,瑞幸咖啡当天下昼召开的暂且股东大会,提出撤职四名董事,并新增两名自力董事。直到晚间,才有非官方新闻陆陆续续放出来。

  谈到自力董事邵孝恒和两个外部董事都脱离瑞幸董事会,未来的内部观察或无法举行,李若山反问,“对于瑞幸来说,你以为内部观察有意义吗?”

  在他看来,内部观察最大的问题就是缺乏自力性,一群利益相关者花钱请所谓专业机构来开展内部观察,其目的可能只是撇清自己。

  作为我国自己培育的第一位审计学博士,李若山对于瑞幸这场轰轰烈烈的财政造假用了两个词——“错误”与“难看”。更主要的是,由于瑞幸事宜,中概股的整体形象受到很大影响。但在他看来,中概股的回归未必是件坏事,通过瑞幸咖啡事宜,整理整理现在的企业,好好培育,过5~10年再走出去。

  “中美两国的羁系部门,做的都是自力观察”

  中国新闻周刊:7月1日,瑞幸公布内部观察报告,你对观察效果怎么看?

  李若山:我以为,内部观察是个很谬妄的事情。若是一户人家出了一件大丑闻,欺骗了外面的大部分人,然后这户人家组织一个观察,拿出一个效果,你会采信吗?

  内部观察最大的问题就是缺乏自力性。介入观察的人一定会把自己的责任撇清,但出问题的时刻你在那里?岂非自力董事和外部董事没有责任吗?人人都是利益相关者,最后做出一个内部观察,拿出一个效果作为处罚依据,SEC会所有采信吗?纵然内部观察是约请自力的第三方机构来做,依然会站在出资人的立场上。

  因此,无论从执法上、专业上,照样从自力性上,内部观察都是很谬妄的事情,之以是还要有这样一个程序,就是为了撇清自己。证监会也好,法院也好,任何一个证券处罚机构,最多只是将内部观察作为参考,但绝对不会接纳。

  中国新闻周刊:现在SEC还未睁开观察,一样平常会是怎样的观察程序?

  李若山:一样平常来说,由SEC下属美国民众公司会计监视委员会(PCAOB)正式立案,这是由来自会计师事务所、状师事务所的社会人士组成的专门委员会,他们会正式立案观察会计造假历程。观察之后,还需要一个漫长的听证历程,甚至1~3年。

  凭据萨班斯法案,详细羁系职员,从CFO到董事长,若是是知情人士,将会面临很严的刑罚,此前天下通讯公司和安然公司相关主管都被判22年~25年扣留。此外,公司和小我私家还将面临巨额罚款,包罗赔偿股东的损失。

  美国有证券交易法,有萨班斯法案,凭据这些法案,查清主使人,不仅限于财政职员,还包罗公司的现实控制人,若是知情或介入,也是要受到刑事处罚。这将是一个庞大且漫长的历程。

  中国新闻周刊:萨班斯法案若何解决瑞幸这样的问题?

  李若山:这就涉及萨班斯法案的立法靠山。美国安然公司爆出造假丑闻后,一旦进入执法诉讼程序,无论是董事长照样总经理,都以不知情为由,将责任甩锅给下属。

首尔市长身亡 副市长代理市长职务

首尔市市长朴元淳10日凌晨被发现身亡。首尔市第一副市长徐正协10日起代理市长职务,称将继续推进此前的施政理念。徐正协称,首尔市将把民众安全和福利放在首位,按照朴元淳的施政理念,坚定不移地继续执行。

  今后,美国就颁布了萨班斯法案,划定无论是董事长、总裁,照样财政总监,都有责任去确立一个完善的内控系统。若是没有确立这个内控系统,董事长、总裁和财政总监都将负担执法责任。

  在一个完善的内控系统之下,公司高层要求定期与审计委员会相同,对于内控的评估和建设,要有专门的机构判定内控审计报告等。

  而在证券法和公司法之下,萨班斯法案都市有详细的划定,明知下属有财政造假却不关注,就犯了渎职罪,有许多律例可以适用。

  中国新闻周刊:中国证监会、财政部和市场羁系总局都进驻到瑞幸开展现场观察,为什么会有这么严酷的观察?

  李若山:瑞幸是一家美国上市公司,但通过VIE模式,企业的运营是在中国境内。这样的上市企业发生财政造假行为,欺骗了美国的投资者,SEC虽然要对它举行羁系,凭据萨班斯法案对它举行处罚。

  同样,它也欺骗了中国的投资者、中国的债权人,也可能存在敲诈行为,中国证监会对其观察、立案、处罚,凭据中国的证券法、中国的公司法都可以对它举行处罚。

  现实上,中美两国的羁系部门,做的都是自力观察,不存在谁配合谁,谁协调谁的问题,这是主权问题。

  中国新闻周刊:新证券法提出一个长臂统领权的问题,是否对瑞幸适用?

  李若山:新证券法是今年3月正式实行的,瑞幸造假最早在去年4月,凭据法不溯及既往原则,可能长臂统领问题未必适用。然则面临这些问题,不一定要用证券法,也可以用公司法或者其他法来举行。

  “现在最大的不确定性就是对管理层、股东的追责”

  中国新闻周刊:现在一些投资人已经最先提起诉讼,向瑞幸公司索赔,若何睁开赔偿?

  李若山:投资者的损失很明显,股价从最高的51美元,跌到现在的1.38美元。跌去95%以上,损失惨重。现在,许多投资者准备通过美国证券法中团体诉讼的执法,来起诉瑞幸咖啡,要求赔偿损失,而且,还在寻找首席原告作为立案的依据。现在粗粗算一下,凭据现在瑞幸的市值,这么多投资者,这么多的投资损失,若何赔偿是一个庞大的问题。

  若是美国法院讯断大股东们赔偿而大股东又无力支付时,美国法院通常会接纳“深口袋理论”,就是去寻找与此案相关的所有中介机构,包罗投行、券商、状师及会计师,找那些有能力出钱赔偿的单元,千方百计地寻找他们事情中的缺陷与问题,并以此扣上连带责任。安然公司和天下通讯公司都是这样赔偿的,估量瑞幸咖啡也不会破例吧。

  除此之外,在美国也有一套处置方式,就是萨班斯法案,倒逼企业确立完善的内控系统,防患于未然。

  中国新闻周刊:现在来说,瑞幸在美国退市已是一定,若是回到海内,另有没有可能继续保持康健的生长,甚至重新在A股或港股上市?

  李若山:这种概率即是0,不可能。虽然有3万多员工,稳就业虽然主要,但也不会迁就犯罪的谋划行为。纵然企业的高层都已经换掉,也不太可能保持原来公司的组织架构,除非被收购。这个企业最好的效果就是被收购。但我估量要维持现在的模式、品牌、架构、组织,基本上不可能,而且现在瑞幸也没有什么资产了,连咖啡机都被质押出去了。

  以是,现在最大的不确定性就是对管理层、股东的追责,到底到哪一个层面,到底有多大的责任,谁是主谋,谁是操纵者,谁去坐牢,谁去赔款?这些都要等观察竣事以后才气知道。

  中国新闻周刊:在这次瑞幸咖啡事宜中,中国羁系层频频提到跨境羁系问题,这对未来中概股有怎样的影响?

  李若山:对于美国这个证券市场,我们不要一看到他们上市的门槛低,就以为是一个机遇,或者以为是一个可以钻破绽的市场,等你真正进入美国证券市场后,会发现,美国的“韭菜”不是那么好割的,赔“韭菜”的钱可能大大高于割“韭菜”的收入。

  因此,美国证监会在注册公司上市时,异常注重保荐公司的名声与实力,如瑞银、摩根及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等,除了他们的事情质量外,赔偿能力也是杠杠的。以是,在美国上市一定要求两个原则:“裸奔”“拼爹”。前者要求信息披露真实完整,后者要求中介机构有保证能力。

  虽然,好企业在美国照样受欢迎的,只是现在人人一窝蜂地已往,鱼龙混杂,并不利于塑造中国企业优越的形象。

  现在,中概股回归也基本上成为一种潮流了。由于中国在一个生长的历程中,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很难发生一个成熟的、内控架构都很完善的企业。以是要到美国市场上市,一定会遇到方方面面的问题。我以为回来未必是件坏事,通过瑞幸咖啡事宜,整理整理现在的企业,好好培育,过5~10年再走出去。

  《中国新闻周刊》2020年第25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编辑:刘欢】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216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