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再审26年前张玉环案,出庭检察官:建议改判无罪

原题目:江西再审26年前张玉环案,出庭审查官:建议改判无罪

7月9日上午,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再审张玉环有意杀人申诉一案,法庭上,江西省人民审查院出庭审查员揭晓出庭意见,建议改判张玉环无罪。

出庭审查官称,原审认定的物证证实力不足,首先不能证实麻袋系抛尸工具,由本案证人张朋飞等四人在发现遗体的水库旁打捞的麻袋和在张玉环家中提取的麻袋,打补丁的方式不尽相同;且张玉环衣服上的麻袋纤维也不具有排他性;此外,也不能证实麻绳系作案工具,仅有张玉环的第二份有罪供述对此提及,三份物证都不能直接证实张玉环实行了犯罪行为,因此本案无任何客观证据。而张玉环的两份有罪供述,前后矛盾,在作案地址、手段、抛尸时间等重要环节存在重大差异,真实性存疑。原审讯断仅以一份有罪供述治罪,先供后证,与事实不符。综上,建议法院改判无罪。

1993年,张玉环被指杀戮两名儿童,厥后被判死缓。多年来,张玉环坚持申诉,否认杀人。汹涌新闻注意到,张玉环被羁押的时间总计为9700多天,跨越26年。

【案情回首】

汹涌新闻此前报道,1993年10月24日,江西省南昌市进贤县凰岭乡张家村男童张磊和张翔被人杀戮,3天后,邻人张玉环被警方定为嫌凶。被带走后的1993年11月3日和11月4日,张玉环作出了全案仅有的两份有罪供述。

南昌中院第一次开庭审理该案时,张玉环辩称冤枉,称是公安局逼打招认的。1995年1月26日,南昌中院一审讯断认定张玉环用手卡、绳勒、棍打的方式将邻居家两男孩杀戮并抛尸水库,犯有意杀人罪。该讯断中,南昌中院以为该案“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充实”,罪行严重,但凭据案件详细情节,判处张玉环死刑,脱期两年执行。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审讯无状师为张玉环辩护。

蓬佩奥炒作中印冲突,叫嚣中国侵略印度

7月6日晚,央视已在节目中首次公布多张印度越线挑衅中方的证据,直接打脸印方所谓“中国试图单方面改变边境管控现状”的说法。 无独有偶,在蓬佩奥之前,美国务院高级外交官威尔斯今年5月也曾叫嚣,中方“入侵”中印…

因不平讯断,张玉环上诉。1995年3月30日,江西高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今后,案件陷入了长达数年的阻滞。

时隔六年半,2001年11月7日,南昌中院重审讯断再次认定该案“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充实”,“凭据本案的详细情况”,作出了和原一审讯断相同效果的讯断。

张玉环仍然不平,再次提出上诉。2001年11月28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裁定书显示,江西高院以为该案基本事实清楚,决议不开庭审理,且裁定书中并未显示有状师为张玉环辩护。

入狱后,张玉环仍然不认罪。他的年老张民强告诉汹涌新闻,张玉环在狱中每周都市手写一封申诉信,向各级司法部门讲述冤情,最终乐成寄出的信件数以千计。高墙之外,张家人也连续申诉。

张玉环的申诉代理状师在查阅案卷质料后向汹涌新闻总结出该案的多个疑点:物证缺乏判定,无法直接证实张玉环作案,无法清扫其他可能性并形成证据闭环;全案仅有的两份有罪供述之间存在很大收支;江西高院终审时没有状师为张玉环辩护,涉嫌程序违法。

王飞指出,遵照终审时适用的1997年起实行的《刑事诉讼法》第34条第三款划定,被告人可能被判处死刑而没有委托辩护人的,人民法院应当指定负担法律援助义务的状师为其提供辩护,“死刑案件却没有状师辩护,属于重大程序违法。此外,张玉环被认定杀死两个孩子却未判死刑立刻执行,判死缓显著是留有余地。”

(本文来自汹涌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汹涌新闻”APP)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214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