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观察:中美“脱钩”?先问问美国企业干不干

  近年来,“脱钩”成为美国某些政客谈及中美关系的高频词,一些人动辄就想把“邪火”烧到别人家门口。6月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又在推特上声称,美方保留与中国完全“脱钩”的政策选项。有美国媒体称这是“特朗普近来就美中关系揭晓的最严肃的亮相”。“嘴仗”一时爽,但在现实层面中美“脱钩”事实有若干可行性?市场反应生怕让美国的“脱钩”想法变得艰难。

  政治力量难以改变中国供应链主要职位

  集装箱货运量是考察天下经济的主要“窗口”。全球货物商业80%的运输经由口岸实现。受新冠疫情影响,虽然远洋航运业成本翻倍,但许多美国企业仍盼望更快地获得来自中国的货物。

  彭博社在6月28日的文章中指出,就在特朗普要求与中国“脱钩”之际,许多美国企业希望获得更多的中国货物。以集装箱货运船梅琳娜号(Melina)为例,6月24日它从深圳四周的口岸出发,装载着美国家庭需要的产物,将于7月6日在洛杉矶靠岸。一周后,一艘更大的货船还将再走一次相同门路。

  梅琳娜号的运营者是天下上最大的集装箱航运公司之一——以色列的以星(ZIM)综合航运服务有限公司。它和檀香山美森(Matson)汽船有限公司,以及法国集装箱运输巨头飞海运团体(CMA CGM SA)都在中美之间运营航运营业。文章称,这种联系解释,特朗普想实现天下两大经济体“完全脱钩”,十分困难。

  文中还提到了在美国有120家门店的“墟落国王”(Rural King)百货商店。疫情时代,美国许多传统零售商面临纸巾、洗手液等产物欠缺。然则多亏了与中国及亚洲商家的慎密关系和天真的供应链,Rural King多数商品仍有库存,成了其国际物流司理希斯·皮特曼口中的“幸运儿”。皮特曼说,难以想象的是,Rural King在疫情中一天能卖出300个蹦床。对他来说很好的一件事情是,他在中国有100到200个供货商。

  正如中国国际商业学会专家委员会首席专家何伟文所说,经济上,天下上找不到第二个中国,“脱钩”中国险些做不到;政治上,产业链不会因美国政治力量而强行改变。它会带来损坏,然则改变不了经济规律。最后反过来殃及美国自己,会给美国高科技产业带来伟大袭击。

拜登6月竞选筹款创纪录 募款能力完胜美总统特朗普

综合外媒报道,当地时间7月1日,根据最新公布的数据,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方面6月募得1.41亿美元竞选经费,连续第2个月募款总额超越现任总统特朗普,其竞选声势看涨。拜登的竞选经理狄伦当天发表声明说:“最新募款数字代表我们募得款项已连续第2个月超越特朗普的竞选活动。

  疫情和商业战都无法阻止美企进军中国市场

  对美国企业来说,天下上简直找不到第二个中国。

  去年8月,特朗普曾下令美国在华企业迁回美国。几天后,美国第二大零售商好市多在华首店便于上海开业。今年4月22日,投资100亿美元的埃克森美孚的乙烯项目在惠州开工。5月19日,霍尼韦尔公司新兴市场总部暨武汉创新中央建立。5月20日《华尔街日报》刊文指出“新冠疫情和商业重要都无法阻止美企进军中国各市场”。

  中国美国商会5月30日公布的年度白皮书显示,三分之一美国在华企业设计将在华投资规模扩大10%以上。4月份公布的中国美国商会和上海美国商会团结民调显示,在全球收入跨越5亿美元的25家在华美国企业中,只管新冠肺炎疫情对其营业产生了影响,但约70%的企业没有搬迁设计。

  美国政客对中国高科技企业的抹杀政策也是自损。英国《经济学人》说,“对华为的禁令,可能导致半导体产业所有搬离美国”。由于美国半导体公司技术开发和总公司在美国,但生产多在境外。凭据《经济学人》模子,差不多美国半导体也全走了,与中国“脱钩”美国的价值将很高。美国经济学家戴维。戈德曼在5月25日《亚洲时报》揭晓文章,提出问题“谁‘脱钩’谁,我们是不是搞反了?”, 文章以为美国思索若何与中国“脱钩”,实际上是亚洲和美国“脱钩”。

  事实上,特朗普和美国都需要中国。后疫情时期,中国苏醒快于美国的市场预期,也进一步加强了美国企业扩大在华投资的信心。6月27日,雅虎财经揭晓标题为《为什么说中国在疫情后会比美国壮大》的文章。文中说,中国和美国为抗疫的破费都不少。然则中国的钱花在了医学研究上,另有对密切接触者的追踪、医院建设和装备投入。这些破费都可以被看作一种投资。

  摩根·斯坦利的经济学家展望,中国将是2020年唯一一个GDP有所增进的经济体,而在下一个十年,中国的中产和上中产阶级数目仍将继续增进。“中国将比美国苏醒更快”,文章说,美国应先清算清洁自己的屋子。

  作者:徐祥丽

【编辑:田博群】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199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