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出新生活——重庆黔江区1500多贫困人口下山进城记

  新华社重庆6月30日电 题:“搬”出新生涯——重庆黔江区1500多贫困人口下山进城记

  新华社记者李勇、李松

  为啃下深度贫困“硬骨头”,重庆黔江区1500多名居住在贫瘠高山的贫困人口,易地搬迁到了黔江城区。从高山农村到都会社区,黔江对搬迁户的帮扶没有中止,做好了易地扶贫搬迁的“后半篇”文章。

  老家权益仍在,新家就业不愁

  “大山阻隔,脱贫不易,地处武陵山区的黔江要跳出‘在落伍中生长,在生长中落伍’的怪圈,一项重点工作是实行易地扶贫搬迁,让深度贫困群众走出大山,彻底解决‘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的问题。”黔江区委书记余长明先容,去年底,全区29个州里、街道的413户、1531名贫困人口,自愿申请,搬迁至黔江城南街道李家溪安置区。

  为辅助贫困户“搬得出”“稳得住”,黔江把搬迁贫困户留在农村的土地流转权、团体收益分配权等权益继续保留下来;在农村有土地的,根据需要也能自愿耕作……

  搬迁前,小南海镇新建村贫困户胡付宣以现金入股,加入村旅游合作社。搬到安置区后不久,又收到合作社一笔1107元的旅游收益分红。胡付宣说:“村里土家族风情游一直很红火,我虽然搬走了,但农民股东身份没变,每年都有分红。”

  旧业不弃新业又添。在扶贫搬迁的同时,李家溪安置区结构了食用菌莳植、服装加工等新产业,再加上有邻近工业园区的区位优势,搬迁群众“就业无门”的疑虑很快取消。

  记者最近走进李家溪食用菌产业园,一排排尺度化菌棚映入眼帘。“这个园区是区里最大的扶贫车间,按产业介入程度不同,搬迁户可获得响应的租金、股金和务工收入。”城南街道党工委书记冉名誉说,搬迁户要搞食用菌莳植的,有企业指导手艺包销路,多的一户年收入能有两三万元。

  现在,李家溪安置区内每个有劳动能力的家庭,均有1人以上实现就业,搬迁之后“稳了心”。

非洲新冠确诊病例接近40万 经济社会发展受冲击

非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29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当日,非洲累计新冠确诊病例达383747例,累计死亡9691例,累计治愈183421例。

  菜地分在家门口,医疗就近有服务

  在李家溪安置区28栋住民楼旁,有城南街道青坪社区配套流转建设的20亩菜园地。土地被仔细划分成一块块小方格,并有数字标号。记者看到,不少菜地已栽满了蔬菜。

  “按一户一分地的尺度,搬迁户抽签申请菜地。第一轮10亩多、106户菜地,不到一周就分配到户了。”青坪社区党总支书记宋廷昌说,搬迁户分到一块菜地,既让他们吃菜不愁,降低生涯成本,也让他们保留农耕生涯的念想,减少了新生涯的顺应障碍。

  李家溪安置区还拿出最好的地段,建设了社区医疗站、小学、幼儿园等服务设施,并连系迁入户增添的情形,有的设施还进行了升级革新。

  正处在重病治疗后康复期的陆翠菊,是青坪社区卫生中央医务人员重点关注的工具。“这几天我的腿老抽筋,连床都下不了。”陆翠菊说,社区医生实时发现了我的问题,开了中药,还帮着联系区级医院治疗。

  不少搬迁户说,以前在山里,看病往返要走两三个小时,现在走十几分钟就能到医疗点,小病不出社区就能治。

  建网格促融入,生疏人成了“一家人”

  在房间里烤起炭火,有安全隐患;在楼道里堆放农具,阻碍通行;在小区里乱丢垃圾,污染环境……400多户原本相互生疏的农村群众搬进都会新社区,难免有些不顺应。

  为此,完善的社区网格治理,有温度的社区服务实时跟上了。记者看到,李家溪安置区28栋住民楼每栋显眼位置,都贴有两张公示牌,一是安置区住民条约,二是楼栋长、调整员等楼栋服务人员姓名、联系方式。

  “我们在安置区里选出聘用了1名网格长、10名网格员、28名楼栋长、8名纠纷调整和事佬,人人都明晰责任,实时为大伙儿服务。”宋廷昌说。

  “楼上有家住户年数大了,不会用微信缴天然气费。我把流程发给他,一步一步仔细给他讲,直到他听明了为止。”热情勤快的搬迁户肖元会被选为楼栋长后,马上建了楼栋微信群。从对接政府信息牵头帮人找工作,到组织搞卫生调整住民矛盾,老肖一天到晚忙个一直,解决了不少群众的急事、难事。

  “在防疫时代,安置区不少群众还自动报名当志愿者,轮流值守各个路口和楼栋口。”冉名誉说,新住民习惯了新生涯,融入了新家园,在社区共治中,大伙儿成了“一家人”。

【编辑:田博群】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194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