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稳的电 稳稳的幸福

  6月29日,新疆最后一个未接入电网的乡合闸送电
  稳稳的电 稳稳的幸福(决战决胜脱贫攻坚·行走“三区三州”探脱贫)

稳稳的电 稳稳的幸福

6月29日,大同乡通上大网电。图为阿米尔江在电焊作业。

  本报记者 李亚楠摄

稳稳的电 稳稳的幸福

  6月28日,阿米尔江(右)和同伴巡视维护小水电站装备。

  本报记者 李亚楠摄

  焦点阅读

  地处帕米尔高原要地、被重重大山围绕,长久以来,新疆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大同乡供电只能靠不稳固的小水电和光伏电委曲支持。

  29日,大同乡接通了稳固的大网电,用电难成为历史,当地村民终于能够放心使用家电。更可喜的是,大网电的接通还给当地生产经营提供了基础条件,一条致富大道正在徐徐铺开。

  山,重重叠叠的山。

  车子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喀什市出发不久,便一头扎进了连绵不绝的群山之中。海拔从低到高,在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时到达4300多米,然后一起下降到2000多米,整整11个小时后才到达位于山谷中的大同乡。群山遮挡着太阳,气温只有二十几摄氏度。别地的杏子已经靠近下市,这里却最先由绿转黄,小麦和青稞也恰好绿得葱茏。

  千百年间,大同乡被这一座又一座的高山笼罩、阻隔着。这里的400多户塔吉克族牧民依赖点点烛光,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漫漫长夜。

  这里有过小水电,也有过光伏电,可这里从来没有过稳固足够的电。现在,用电不愁了!随着脱贫攻坚的推进,一条158.6公里长的输电线路从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阿克陶县库祖村一起铺设而来,电力铁塔终于出现在大同河谷。

  6月29日,随着电力工人挨家挨户合闸送电,帕米尔高原要地的大同乡沸腾起来,这里终于有了长明电!

  曾经用电不稳固——

  有水就有电,没水就没电

  6月28日,大同乡阿依克日克村村民阿米尔江·艾力木像往常一样,一大早就起床,和同伴一起巡护不足两公里长的引水渠,清算水坝内的垃圾。在水坝旁,一座小小的平房里,有一组发电机,这便是乡里130户人照明的泉源——一座小水电站。

  这座小水电站修建于1986年,依据阵势从大同河沿着山崖修渠,行使海拔落差把河水引到乡村旁拦坝蓄水发电。就这样,大同乡第一次有了电灯。

  2007年,中学毕业的阿米尔江上岗成了小水电站的管护员,年复一年,他经心守护着这里,也守护着山乡的夜晚。“虽然发电并不稳固,但和老一辈人相比,我们已经很幸福了,最少晚上有电灯了。”

  在小水电站,阿米尔江先容,这个发电机功率只有40千瓦,最多只能知足乡政府四周130户人用电,一样平常情况下日间不送电,储存到晚上才统一供电。

  小水电站旁边另有一个已经报废的发电机,这是1986年全乡200多个壮劳力用了11天,从莎车县抬回来的,功率只有20千瓦,仅能供60户人用电。

国家防总进一步部署防汛救灾

据湖北省应急管理厅统计,截至29日19时,强降雨过程造成十堰、宜昌、襄阳、荆门等13个市州57个县(市、区)149.3万人受灾,紧急转移安置1.06万人。中央气象台29日18时继续发布暴雨蓝色预警,预计29日20时至30日20时,四川东南部、云南东北部、贵州大部、湖南北部、山东西部等地部分地区有大到暴雨。

  小水电并不稳固:引水渠长达900多米,起风落叶、山洪落石、河水结冰,都市影响电站正常运转。遇上下雨天,山崖上的石头掉进渠里,阿米尔江得去清算,有时候洪水会冲垮堤坝,他们还得修渠堵水。“水渠里聚积垃圾,水就流不动,会自动停电。我们天天都得清算,甚至一天就要清算五六次。冬天水面结起三四厘米厚的冰,必须把冰捣碎才气发电。”阿米尔江说,一年大概有两个月无电可用,“有水,就有电,没水,就没电!”

  近两年,大同乡推广光伏发电,小水电供应不到的家庭院子里装上了两块光伏发电板。“但也不稳固,经常是一片云飘过来就停电了。”阿米尔江说。

  6月29日,随着大同35千伏变电站乐成送电,10千伏线路带电,新疆最后一个未接入电网的乡——大同乡有了稳固的大网电。今后,大同乡用电难成为历史。

  现在生涯变了样——

  家电不再当铺排,家门口磨面更利便

  “啪!”一按开关,新灯管亮了,阿米尔江家立马亮堂堂的。

  29日上午,电力工人来到阿米尔江家,检查了电压和线路后,给他换上了功率更高的新灯管。

  灯光下,一家人把弃捐许久的冰箱擦得干清洁净,重新插上了电源。“以前电压不稳,对电器危险大。而且一停电,就只能眼看着冰箱里的器械坏掉,以是爽性不用了,电器都成了铺排。”阿米尔江说。

  有冰箱却没法用,阿米尔江已往买菜买肉时稀奇发愁,买少了得经常跑去买,买多了放不住就坏掉。而现在,冰箱24小时事情,器械可以存着逐步吃了。

  为了招待客人,阿米尔江打开新买的电水壶,不到5分钟就烧好了一壶奶茶。“换做以前,我想烧奶茶还得捡柴生火,贫苦着呢!知道要通大网电之后,我早早就买好了这个水壶,过几天还要添置电磁炉和电饭煲。”

  提及大网电的利益,阿米尔江算了笔账:在大同乡,险些每家都市种青稞、小麦,可由于没有稳固供电,乡里一直没有磨面坊,麦子和青稞收获后只能喂鸡或者爽性当成饲草喂羊,乡里人要吃面只能去买。商铺从莎车进货,由于路途远,卖给乡民价钱就高,一袋10公斤的面粉卖到110元,“大网电一通,乡里就能建磨面坊,种的青稞、小麦就能磨成面粉,省下不少钱。”

  阿米尔江的哥哥艾孜木江在乡卫生院事情,卫生院有几台装备一直闲置着,乡亲们做检查还得去80多公里外的其他州里。“通了大网电,这几台装备终于可以用起来了,人人在家门口就可以检查身体。”艾孜木江说。

  阿米尔江最期盼的照样明年将执行的煤改电项目:“现在取暖和靠烧煤,不仅价钱高,还弄得屋里都是煤灰。乡里说明年最先电采暖,一定更利便、更清洁。到时候一家人坐在一起看电视,想想就美。通了大网电,生涯真是变了个大容貌!”

  铺就更宽致富路——

  告辞柴油发电机,乡里将建果品烘干房

  除了生涯上的便利,大网电的接通还给群众未来的生产经营带来更多想象。

  阿米尔江有电焊的手艺,以前给乡亲们焊羊圈,发电全靠家里的一台柴油发电机。“用柴油发电机,1度电光油钱就要花1.2元,而大网电1度才0.42元,成本方面仅电费就能节约不少。”大同乡党委书记张国碧帮阿米尔江算了算账。

  “柴油发电机噪声大,吵得人耳朵疼,现在一插电直接就能开工了。”说着,阿米尔江拿起堆在地上的铁皮质料最先事情,火花四溅,却少了以往的噪音和难闻的柴油味。

  在阿米尔江家房前屋后,到处是杏树,数了数足足有50棵,挂满了黄澄澄的杏子。这些杏子要卖到哪里去?阿米尔江笑了:“卖给谁呀?我们这里也被叫做‘杏花村’,家家户户都有杏树,鲜杏又不好运输,靠太阳自然晾晒的杏干颜色发黑,拿到县里去也没人买。最后就是吃一部分、烂一部分、扔一部分。”

  阿米尔江随手摘下杏子分给人人品尝。“自己家吃不掉的,最后全坏了。不外明年就好了,乡里准备建个烘干房,做出来的杏干颜色悦目,就容易卖了。这么多杏子所有做成杏干,能卖不少钱呢!”

  接通了大网电,乡里的玉矿能有更好的收益,这令张国碧最开心。“有了电可以做矿石初加工,既可以提升价钱,又能解决一部分就业。”而险些家家户户在用的土馕坑也曾让张国碧头疼不已:太污染环境了!有了大网电,电馕坑取代土馕坑已势在必行。

  靠畜牧业为生的大同乡,终于有了生长工业的可能,张国碧正在琢磨适合当地生长的产业。“虽然我们已经脱贫了,然则接通了大网电,脱贫攻坚的质量可以获得进一步提升,信赖未来大同乡群众的生涯会有更大改善。”

李亚楠

【编辑:王诗尧】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193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