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报文章:“对华脱钩论”背后折射西方不自信

参考消息网5月27日报道 德国《星期日法兰克福汇报》5月24日刊登该报前驻华记者马库斯·西蒙斯的文章称,北美和西欧等西方焦点区域在科技上的领先地位受到了威胁,这使其在全球化和现代化方面信心不足。一旦西方全球化系统的非西方参与者最先逾越其发起者,西方就会思量彻底甩掉它所提倡的全球化。文章摘编如下:

新冠肺炎将若何影响制度竞争现在尚不清晰。中美之间的匹敌调门迅速升高。

在已往一年里,华盛顿的战略家们一直在思索制度层面的周全“脱钩”,当前的疫情和特朗普的竞选活动正在鼎力推动这一历程。若是这些理想成真,那不仅涉及双边关系,通过西方制度、规则、原则和特征等配合实现天下融合的整个构想都将危在旦夕。美国《外交政策》杂志说,这种“脱钩”只能与1914年第一次大规模全球化的突然终结相提并论。

德报文章:西方应放下对华傲慢心态

文章指出,鉴于中国经济的巨大规模,它当然一定会超过西方。特别是由于它还与政府形式和治理制度结合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从而在整体经济效率方面被证明是优越的。(@参考消息)

现在的大国竞争与昔时美国和苏联举行制度匹敌的区别是显而易见的。在冷战中,存在两种相互对立、相互排挤的经济、哲学和意识形态。相比之下,现在两个竞争的大国只管存在诸多差异,然则二者却在相同的经济、政治与文化秩序中运作。自上世纪70年代末执行“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2001年加入天下贸易组织以来,中国不再与西方保持对立关系,而是以自己的方式融入西方主导的“国际社会”中,而且越来越多地突出自己的作用。

对于西方国家而言,将中国整合进由西方创设的机构,即是将中国纳入西方主导的全球化系统。

然则,特朗普曾示意他可以简朴地切断与中国的整个关系。人们通常以为,这只是他的一种典型情绪,意在将民众因他抗疫不力激起的气忿转移到中国。实际上,“脱钩”战略最热衷的支持者之一史蒂夫·班农展望,特朗普今年的竞选活动只有三个主题:中国、中国、中国。同时,“脱钩”选项实际上也已经深入到民主党内部。

作为未来一项关键技术的人工智能,由于可获得的数据量伟大,中国在这个领域中的研究可能会占优势。人们突然发现,西方在全球化和现代化方面保持信心必须要有一个先决条件:北美和西欧等西方焦点区域必须保持科技上的领先地位。一旦在相互依存的一体化天下中发生了意料之外的事情,即西方全球化系统的非西方参与者最先逾越其发起者,西方就会思量彻底甩掉它所提倡的全球化。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185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