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诊路上不停歇——“车载医院”一跑就是14年

  “车载医院”一跑就是14年

  在军队医院的序列中,有这样一所专科医院——他们为军队量身定做的“车载医院”,14年来行程9万余公里。“高原行”“西部行”“边防行” “海域行”“震区行”……他们的足迹普及许多边远下层单元。

  “为军服务无上限,巡诊路上不停歇。”下层官兵为他们竖起大拇指。本期“稀奇关注”,带你走进空军军医大学口腔医院。

  牙齿虽小,却事关军队战斗力——

  “车载医院”应运而生

  这是十几年前央视播发的一条新闻:严冬时节,正在执行海上义务的某部下士小朱面部肿大、高烧昏厥,一度危及生命。情急之下,舰队出动直升机奔赴义务海域睁开救援。事后经医院诊断,小朱是因为智齿冠周炎熏染,引发高烧不退。

  那一年,看到这则新闻的原第四军医大学口腔医院院长赵铱民很揪心:下层官兵的口腔康健状况到底怎么样?治疗到底能不能跟得上?

  不久,医院建立的调研组出发了。他们走访三军多个军队,并为每名官兵做了一次口腔检测。最后,调研组发现:相当高比例的官兵患有龋齿、牙周炎和牙齿松动,而牙病的有用治疗率不足10%。

  在某海岛,官兵牙齿患病率竟高达87%;5名向导干部中,有4人牙齿松动。

  在某边防军队,上等兵小刘历久受牙病的困扰,睡觉难入眠,训练没精神。市区的口腔医院远离营区150多公里,来往一趟不容易,小刘经常就这样忍着。

  牙齿虽小,却事关军队战斗力!研究发现,武士在应激状态下,由于重要、疲劳等引起的情绪颠簸和心理失衡,可导致诸多口腔疾病发生。因训练磕碰造成牙齿断裂、脱落的情形更是习以为常。

  媒体纪录:在索马里、伊拉克战争中,美军的口腔疾病患病率高达23.2%,因口腔疾病导致的美军非战斗减员占17%。因此,美军通常配备有牙医。

  拿着调研讲述,面临下层官兵的口腔康健现状,赵铱民也感到很无奈。治疗口腔疾病不是简朴的问诊拿药,它是众多医学门类中对照“专”的一门,需要专业职员、专业装备。但海内险些所有口腔医院均集中在大中城市,一线官兵很难到口腔医院就诊。同时,由于口腔疾病具有较强的隐蔽性和自我修复能力,官兵对牙齿疾病重视不够,往往贻误最佳治疗时机。

  “下层官兵需要我们,作为三军唯一一所口腔专科医院,我们应该走出去!”在院党委会上,赵铱民的话引发“一班人”的共识:服务下层,责无旁贷。

  那次的党委会开得很热闹。赵铱民又提出,口腔诊疗离不开专业化装备,否则,纵然人下去了,缺少装备依托,许多口腔疾病无法诊治。最后党委决议:尽早研制革新一款数字化野战式口腔医疗车。

  然而,他们查遍文献,却未发现具有此种功效的车辆信息。院党委态度坚决,没有经验,自己缔造。

  拿手术刀的医生却要拿起搞汽修的扳手,那时许多人不看好。有几个科室的同志直接找到院长,建议作废方案:“上级没有指令性要求,我们何须为难自己,组织职员下下层走走就行了。”为了统一思想、凝聚共识,全院武士大会上,赵铱民用一组组数据、一张张下层官兵的口腔照片作发动。

  研制方案稳定,时间节点稳定。56个日日夜夜,他们近百次与某汽车改装厂对接方案,相关几个科室的同志40多次往返汽车改装厂、医疗器械厂介入改装调试。

  2006年年头,这辆配备2台牢固椅位和3套便携式牙科椅位,装备有牙科X线、车载消毒、技工制作等系统的数字化野战口腔医疗车改装乐成!

  新车开回来那天,全院像过节一样热闹。业内专家参观后以为,这辆医疗车的装备相当于一个中央医院口腔科的实力,堪称海内首个“数字化流动口腔医院”。

  来了一支不一样的医疗队——

  一起通报真情真爱

  2006年7月3日,由时任院长赵铱民亲自带队、30多名主干组成的医疗队首次出征。全体队员在队旗下宣誓:“服务下层,不怕艰辛,不怕牺牲!”

  然而,他们出发后没多久就遭遇险情。护士长赵蕊妮至今清晰记得,那天突降大雨,为趁着天黑前赶到军队,车辆在3米多宽的路上行驶,一侧是悬崖,一侧是峭壁,医疗车雨刮器磨坏了,驾驶员基本看不清前面的路。赵蕊妮从副驾驶位置探出半个身子擦洗挡风玻璃。这位曾在极寒偏远的新疆阿勒泰当过兵、吃过苦的“女男子”禁不住高声叹息:“不出远门体会不到行路难!”

  幸亏一切转败为功。“车载医院”首次远行即取得不俗业绩:他们从陕西出发,途经宁夏、青海、甘肃、西藏等省区,一起西行,一起送医。医疗队为原西藏军区数千名官兵举行了口腔保健和治疗,还为500多名少数民族同胞举行义诊。

  今天很难想象,医疗队组建之初下下层时并不受“待见”。

  有一次,他们来到驻岛某部,医疗装备睁开半天了,看病的人寥若晨星。

  原来,在这个海岛每年都市有医疗队上来,但大部分都是问问情形、量量血压,开个头疼脑热的药,然后拍摄影就走人了。久而久之,官兵们对医疗队不再“伤风”。

  “至心服务才气赢得至心尊重。”面临官兵的不信任,医疗队示意明白的同时都憋着一股劲:“用行动语言。”

  医疗器械许多对照粗笨,器材睁开和园地撤收都对照贫苦,他们坚持不用一兵一卒,都是医生护士自己干,女人当男子使,男子当苦力用;牙科手术要求精操细作,70岁的刘宝林老教授,在医疗车里经常要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一待就是一整天;护士长赵蕊妮干活时不慎崴脚,脚面肿得老大,但医疗队人手少、转不开,她就一条腿搭在凳子上,坚持在诊疗台上为战士们洁牙……

  医疗队的一举一动官兵们看在眼里,奔走相告:“来了一支不一样的医疗队!”第二天,前来就诊的官兵排起了长龙。午饭时,军队主官陪同,战士们把一大早特意到海边捞回的海鲜摆上了餐桌。

  医疗队用自己的行动感动着官兵,而下层官兵的牺牲奉献精神也时刻感动着医疗队。

儿子自导自演绑架案 “坑爹”2500万元赎金

今年的父亲节刚过,深圳检察院就公布了一个特殊的案例,真正演绎了什么叫“坑爹”。宝安区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考虑到案件特殊情况、二人认罪认罚等,近日,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处阿旋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判处阿宏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在某航行场站,医疗队员看到,官兵们顶着地表56摄氏度的高温,在飞机跑道上举行着高强度、长时间的训练作业;

  在某雪域高原,驻守高原10年的士官杨添,因患急性牙髓炎疼痛难忍,又无法下山,只好自己用老虎钳把牙拔掉;

  在墨脱某哨所,我军历史上首位女军医王磊来到这里,她战胜高原反映,为战士们送去医术和拥抱;

  在马兰某站点,女博士胡轶的脚印被战士们用脸盆扣住,保存在了大漠深处……

  此情此景,在恬静的医疗大楼里绝对感受不到,更激励着一茬茬医疗队员前仆后继——“为军服务无上限,巡诊路上不停歇”。

  14年来,“车载医院”行程9万余公里,开展 “高原行”“西部行”“边防行” “海域行”“震区行”等口腔医疗服务流动,足迹普及三军许多边远下层单元。

  具有28年驾龄的驾驶员刘非,先后9次随医疗队出征。为防止路上犯困,他一天最多时抽了6盒烟。最远的一次,他一天跑了1100多公里,至今行驶无事故。

  10多年来,医院向导换了好几茬,医疗车也更新了好几代,但“车载医院”始终奔忙不息,走入了更多的军营,走近了更多的战士。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将“车载医院”推广到三军,成为下层军队常态化的保障模式。

  护唇膏廉价,但情谊无价——

  只为官兵需求,不问拿不拿奖

  对口腔医院原药剂科主任王晓娟来说,这辈子干的最有意义的一件事就是研制了一款高原护唇膏。

  这款护唇膏每支造价虽然只有6元钱,却成为三军第7种被军行列装的药品,累计供应高原军队1800万支。高原官兵说:“护唇膏廉价,但情谊无价。”

  2006年,王晓娟随医疗队走上西藏高原,对1000多名高原官兵举行口腔疾病观察。他们发现,受高原地区天气等因素影响,有相当一部分官兵患有高原唇炎,泛起嘴唇发红及口角部黏膜干燥、脱屑、皲裂,甚至肿胀、结痂等症状,不仅造成饮食、语言等心理功效障碍,还影响到宽大官兵的战备训练和一样平常生涯。

  看着官兵备受折磨的样子,王晓娟心里很不是滋味。义务竣事后,她将调研效果和相关数据带回医院,并向院党委申报研发“高原护唇膏”的课题。

  有人劝她:“这个课题太小了,明摆着拿不了奖,你正值事业上升期,不如将目的放在新兴领域。”面临好心人的提醒,王晓娟有过犹豫,但当她回想起官兵们因嘴唇干裂流血,连用饭、语言都不敢张大口,心里越发坚定:“管它拿奖不拿奖,只要对官兵有用,个人得失算个啥!”

  王晓娟率领课题组一头扎进了实验室,很快研制出一款唇炎膏。可到了高原试用时,护唇膏却凝固成了蜡烛状,基本用不了。

  王晓娟没有泄气,又带着课题组先后10余次驱车进驻多个高原军队采集数据。海拔4600多米的五道梁是青藏线路上最难、最易发生高原反映的地方,被称为“生命禁区”。为了获得第一手数据,课题组先后3次前往那里,和战士们同吃同住、试药用药。

  2009年,经由3年的不懈努力,高原护唇膏顺遂通过专家审定,获准正式列装高原军队。当王晓娟亲手把第一批列装的护唇膏送到高原军队时,官兵们敲锣打鼓、夹道欢迎。那一刻,王晓娟既激动又自豪。

  口碑与奖杯,我们应该看重什么?在口腔医院,有许多人像王晓娟一样,每当“车载医院”下下层时,人人踊跃报名,抢着跟车,全院官兵基本轮了一遍,有的甚至去过多次。

  曾先后8次追随医疗队下下层的工程研发中央主任金岩感想很深:“只有走近官兵、领会军队,科研攻关才有抓手,为兵服务才有偏向。”

  正是依据扎实的调研效果,金岩创建了“发育和组织修复实验室”。以往,岂论平时与战时,官兵的种种皮肤创伤、烧烫伤和难愈性溃疡等,由于没有可替换的皮肤泉源,一直接纳“挖一块补一块”的设施,给官兵造成了新的创伤和痛苦。金岩率领课题组经由成千上万次试验,终于攻克了皮肤体外再生的关键手艺,乐成研制出组织工程皮肤,填补了我军此项领域的空缺。

  近年来,为了准确领会下层官兵需求,医疗队在巡诊中先后发放100多万份观察问卷,为几十万名官兵建立了康健档案,周全系统领会下层官兵的牙齿康健情形。医院随机开展了“颌面战创伤救治与修复重修”“野战口腔医疗装备研制”和“军事作业条件下口腔疾病防治药物的研发”等17项军事医学课题研究。其中,麻醉科主任徐礼鲜研发的高原医用液体治疗仪和口服高氧液等,开创了高原人体供氧治疗的新渠道,先后获得军队科技进步奖一等奖和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

  “授鱼”与“授渔”都不能少——

  留下一支“不走的医疗队”

  “刷牙时间每次不能少于几分钟?”“剧烈运动可能对牙齿增添哪些风险?”

  在空军某机场,医疗队行使下下层服务间隙,组织了一场口腔知识竞赛流动。官兵们踊跃介入,努力学习口腔照顾护士知识,掌握口腔保健手艺。

  “一线官兵需求的不仅仅是康健诊疗,更需要科学的康健理念和管用的康健手艺。”“车载医院”组建之初,该院党委就意识到,口腔服务下下层的次数和受益面有限,但官兵们的口腔防护一天不能中断。“授鱼”与 “授渔”都不能少,既要通过下下层服务为官兵送医送药,更要做好相关手艺和知识的普及与推广,留下一支“不走的医疗队”。

  在沿海某军队,医疗队被官兵们誉为“流传口腔康健的宣传队、培训防护手艺的教练团”。这些年来,他们先后在下层军队开办口腔康健科普知识讲座200余场,沿途向下层官兵发放《武士口腔保健手册》《武士口腔康健100问》20余万份,有用提升了官兵们自我保健意识和防护手艺。

  军队的使命是接触。该院《严重颜面战创伤缺损与畸形的形态修复和功效重修》《颌面战创伤临床救治与基础理论研究》课题,曾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一、二等奖。若何让科研功效尽快转化为实战手艺,课题组雷德林教授牵头组建应急分队,制订预演方案,编印了数千本《颌面战伤紧要救护手册》。他们先后赴5个旅团级单元,睁开多批次演示,把所有的一线卫生员培训了一遍。某舰艇大队向导感伤地说:“多亏了这支医疗队,把我们多年想搞而没有搞成的课目补上了。”

  医疗队在巡诊中还发现,上级为团以上单元配发的牙科治疗器材,因无专业的操作职员,不少都“躺”在仓库里。院党委意识到,仅凭自己每年有限的下军队巡诊,不能从基本上解决这些问题,必须依托医院优质的教育资源,培育一批扎根下层、手艺过硬的口腔医学专业人才。

  急军队所急,为接触所急。该院在经费重要的情形下,先后投入3000余万元建成了“国家级教学树模中央”,除了按划定执行上级赋予的培训义务外,他们还自掏腰包,组织教学气力,给下层预留名额,只要下层提出需求,所有无条件吸收。

  据该院院长张铭先容,承袭一流的手艺为兵而医,一流的功效为战而研,一流的人才为军而育的宗旨,近年来,医院在三军范围内举办了17期口腔诊疗手艺专业培训班,免费培训下层军队自主选送的军医千余名,培育了三军90%以上的口腔医生和口腔科主任,从源头上缓解了下层军队口腔医生紧缺的现状。

  胡春华

【编辑:朱延静】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180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