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人群参与毒品犯罪 法律关怀缘何成贩毒“护身符”

  未成年人等特殊人群介入毒品犯罪问题日益突出

  执法关切缘何成贩毒“护身符”

  去年,一起未成年人贩毒案引起各方关注:两名00后初中结业生在同伙先容下偷渡到缅甸,吞食300克海洛因,以人体藏毒方式运回境内买卖,被南京铁路警方抓获。

  据刑法划定,已满十六周岁的人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2019年11月14日,因犯走私、运输毒品罪,两名未成年人均被上海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判处有期徒刑7年,并处罚金7000元。

  南京铁路公安处办案民警先容,未成年人异常相符毒贩的“用人需求”,年轻意味着身体素质好,多吞毒品就能多赚钱,而且他们执法意识淡薄,容易受控制。

  近年来,随着毒品犯罪案件大幅度上升,特殊人群介入毒品犯罪问题日益突出,成为缉毒破案难以扫除的“毒瘤”,致使禁毒事情遭遇瓶颈问题,使执行遇到新挑战,更是毒品犯罪滋生伸张、刑事案件高发多发的主要泉源。

  执法关切酿成“护身符”

  从2011年7月至2015年3月最后一次被抓获,35岁的王惠(假名)因销售各种毒品近54公斤,被南京警方取保候审5次。警方为何总是“抓了放,放了抓”?原来,数年来,王惠未婚育有3个孩子,一直处于有身、哺乳期。刑事诉讼法划定,有身或者正在哺乳婴儿的妇女,可取保候审。看守所条例划定,有身或者哺乳不满1周岁婴儿的妇女,不予收押。

  行使自身特殊身份的不仅仅有孕哺期妇女,有的身患心脏病、尿毒症或艾滋病等重症病人、残疾人也行使执法关切,举行违法流动。

  2016年,江苏盐城警方抓获涉嫌贩毒的犯罪嫌疑人张某,张某因身患重病被取保候审。之后,他通过3个“上家”大量购置毒品销售给别人,每次购置冰毒少则1公斤、多则4公斤。几个月下来,“生意”越来越好,下线越来越多。

  2017年6月,张某被公安机关抓获,因9次购置毒品19.1公斤,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以销售、运输毒品罪判处其死刑。

  另据媒体报道,广东东莞一艾滋病人贩毒,也被“抓了放,放了抓”。办案民警在接受采访时坦言:“他烂手烂脚,有艾滋病、肺结核,抓回来也只能我们垫钱给他治疗,牢狱基本不收他。”

  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人民检察院员额检察官张雪梅先容:“特殊人群销售毒品案件增多,导致袭击毒贩难以到位,致使这类职员有恃无恐,多次果然甚至公然从事贩毒流动;其次,群众反映较大,不能到达优越的社会效果。”

  张雪梅发现,特殊人群贩毒呈逐年上升趋势,社会危害性不停增大。在她所在的检察院,2015年以前解决的销售毒品案件中,没有泛起特殊人群贩毒;2016年、2017年解决的销售毒品案件中均有1件1人;2018年,已有7名特殊人群介入销售毒品,是此前同期的7倍,近年来一直处于上升势头。另外,高危病人贩毒突出,绝大部门以贩毒为业。特殊人群贩毒显著具有公然化、职业化的特点,以其作为营生的手段,贩毒行为由地下贩毒逐渐转变为公然贩毒。

  此外,特殊人群重复犯罪率高,一些高危病人在患病取保候审、监外执行时代再次贩毒,重复犯罪,再三挑战执法权威。

端午小长假能出去玩吗?多地限流预约 热门景点出炉

  特殊人群为何贩毒

  张雪梅剖析,特殊人群贩毒有多个缘故原由,他们缺乏生涯泉源和需要的医疗救助,缺乏家庭及社会的关爱,被销售毒品丰盛的利润吸引。另外,关押条件的限制使一些属于特殊人群的贩毒分子得不到应有的惩处。

  看守所条例第十条划定,对“患有其他严重疾病,在羁押中可能发生生命危险或者生涯不能自理的”不予收押。

  牢狱法第十七条划定:“牢狱应当对交付执行刑罚的罪犯举行身体检查。经检查,被判处无期徒刑、有期徒刑的罪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暂不收监:(一)有严重疾病需要保外就医的;(二)有身或正在哺乳自己婴儿的妇女。”

  现在,由于看守所等羁押、关押、治理和医疗条件有限,对特殊人群犯罪嫌疑人没办法举行羁押,只能接纳取保候审、监视居住、保外就医等措施,致使对这些人的治理事情弱化甚至失控。

  执法的人性关切不仅被部门特殊人群自身行使,一些不法分子也盯上了这一“护身符”,他们接纳引诱、诱骗、强迫的手段,使特殊人群介入违法犯罪,又行使他们的特殊身份逃避执法袭击。

  2007年,云南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公安边防部门延续查破10起河南某县艾滋病人贩毒案件。原来,10名涉案职员在劳务市场找事情时,毒品老板自动给他们先容事情。随后,他们来到瑞丽疆域,凭据老板要求吞服毒品,搭车前往昆明交货,最后被警方抓获。

  2016年4月,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了《关于审理毒品犯罪案件适用执法若干问题的注释》,在第四条中明确将组织、行使特殊人群职员实行毒品犯罪的,增列为“情节严重”情形,依法升格适用法定刑。

  2017年6月,最高人民法院首次公布《禁毒事情白皮书》,最高人民法院相关专业人士强调了人民法院凭据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要求,凭据具体情形加以区别对待。“对于组织、行使特殊人群职员实行毒品犯罪的犯罪分子,考虑到这类职员具有显著的逃避执法制裁的目的,主观恶性更大,在政策掌握上一律体现从严。对其中罪行严重的,依法判处重刑甚至死刑。”

  若何让“护身符”失灵

  张雪梅说,针对特殊人群贩毒这一棘手难题,需要政府、公检法一道接纳有用措施,预防和袭击并重,通过强化对特殊人群的社会保障,完善执法法规,不停改善羁押、关押场所和确立善后处理事情机制等措施,从基本上削减特殊人群贩毒征象,让“护身符”失灵。

  针对取保候审、监外执行难的情形,她建议拓宽监视渠道,形成全社会群防群治,要充分调动人民群众,施展街道、乡、村委会干部的气力,依赖社会综合治理优势,对监外执行罪犯齐抓共管,形成协力,保障社会稳固。

  中国刑警学院的关纯兴教授也曾撰文指出,对于特殊人群的羁系,首先需要建设有特殊医疗、照顾护士及隔离设施和能力的看守机构,为羁押特殊犯罪嫌疑人提供客观物质基础,并从立法上严酷划定特殊人群的响应关押措施及在押时代的医疗保障制度,使得对犯罪特殊人群的责罚有法可依、有法可行。

  他还建议,要完善社会整体拯救制度,推设特殊难题申报制度,让在生涯上泛起特殊逆境的人们自动追求政府辅助,政府在证实其申报真实的情形下,凭据难题水平及实际情形,提供响应的社会帮扶措施,包罗呼吁社会拯救、辅助找寻响应机构举行事情能力培训,使有限的资源进入最需要的地方。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超 通讯员 程蓉 沈程 泉源:中国青年报

  2020年06月23日 01 版

【编辑:黄钰涵】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179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