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德风云十五年:一个星光浮沉的典型影视公司样本

中国消费者永远搞不懂,为什么海外的中端机“这么坑”

为什么旗舰手机卖得那么贵?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作者:蓝莲花 邓颖翀,36氪经授权发布。

“你们长得这么丑,在这个行业里就是要为明星服务的。”

谈起唐德影视实控人吴宏亮,唐德前员工李志告诉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老板常常在内部开会时这样对他们说,“我们知道他说这些话其实没有恶意,因为这就是他的价值观和思维方式。”

确实,这种奉明星为上的价值观曾经让唐德从一家二线影视公司走向台前。2015唐德成功上市,范冰冰、赵薇两大明星股东同台敲钟,同期电视剧《武媚娘传奇》大获成功,累计带来4.66亿元收入。而范冰冰同年更是凭借一句“我不嫁豪门,我自己就是豪门”,坐实了自己“范爷”的标签。

那年吴宏亮很是高兴,安排全体员工去三亚团建三天,在集体宴席的抽奖环节中,兴致高涨的吴宏亮甚至提议把公司股权拿出来作为奖品,被一旁的人急忙劝住。

同样是因为明星,点燃了让唐德每况愈下的导火索,总投资超4亿的《巴清传》中演员接二连三遭遇事故。

唐德风云十五年:一个星光浮沉的典型影视公司样本

唐德其实不至于走到这步,在电视剧业务取得成功后,公司一度新开了电影、影院和综艺等业务,手中还握着数个大影视IP等待开发。但公司在对明星依赖度、市场决策和项目判断上的问题,让这些优势变成劣势,为公司埋雷。

当《巴清传》出现大问题时,公司立马安排电视剧《一身孤注掷温柔》和电影《狂怒沙暴》两个超级项目开机,帮助公司鼓吹未来并吸纳资金支持,但事与愿违,它们反倒成为公司的累赘。这几年吴宏亮把所有能拿出来的个人资产悉数投入到公司中,最终还是靠浙江国资出来接盘解围。

“其实能被国资收购,我觉得对于唐德来说是很好的局面。我也为吴老板感到开心,他真的很不容易。不过这也意味着,那一代影视人就此落幕。”唐德前员工吴泽田向小娱感叹道。

范冰冰与唐德的兴起

唐德在国内影视公司里起初只排得上二线。

2006年吴宏亮离开中影,和赵薇哥哥赵健、金融行业背景的刘朝晨分别出资34万元、33万元、33万元在浙江东阳共同成立唐德。

当年,公司制作的第一部电视剧《车神》被寄予厚望,请来自家人赵薇主演,最终作品开播即哑火,还给唐德造成一些亏损。

直到2008年后与范冰冰合作,出品剧集《胭脂雪》、《金大班》,还拍出由余飞编剧的《永不消失的电波》,唐德才开始真正走进观众和行业视线。

唐德风云十五年:一个星光浮沉的典型影视公司样本

随着合作增加,范冰冰与唐德的关系愈发紧密。2011年范冰冰趁唐德增资扩股的机会,出资85.6万元成为唐德股东。

也就是范冰冰持股唐德的同一年,吴宏亮以60万的年租金,在自己曾经任职的北影厂隔壁、新影厂办公区里租下900平方米作为唐德办公地。即便两年后,年租金飙升至100万,唐德也没有挪过地,续租到现在。

李志第一次去唐德面试时,对眼前看到的景象感到震惊。办公楼年久失修,外表破旧。上楼时,铁皮材质的楼梯还会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甚至公司连一个像样的看片室都没有,需要看片时大家都聚集在会议室用投影仪看。“一点也不像个现代影视公司的样子。”

吴宏亮却认为这是块风水宝地,非常珍惜。李志听说,办公楼旁边的新影厂家属楼里曾有一棵老树坏死,吴宏亮认为这会坏了公司风水,大费周折找人把这棵树给砍了。

确实,唐德一度顺风顺水。

2011起的3年间,虽然公司制作和参投的电视剧如《开天辟地》《江湖正道》《铁甲舰上的男人们》等皆不温不火,收入却骤增。有业内人士曾分析,这是因为吴宏亮北影、中影出身的背景,导致他和央视、中影这些老牌机构关系极好,所以唐德电视剧通常制作完就卖了,回款速度快。 

唐德风云十五年:一个星光浮沉的典型影视公司样本

新开拓的电影业务也有起色,收入从2011年的286.41万升至2013年的8165万元,增长了27倍。

起初唐德做电影多是靠投资,且与中影和成龙绑定很深。公司投资的第一部电影是成龙的《大兵小将》,第一次参与制作的电影则是与、中影合作的《萧红》。

试水成功后,唐德想涉足电影发行。要做发行,得先有一支强大的地推团队去和各地影院搞好关系。唐德内部原来只有5个员工负责电影版块,显然不够用。于是公司从乐视等电影公司挖来人,组建起自己的电影发行团队,2013年负责国内电影发行的公司——唐德灿烂正式成立。

从与赵薇、范冰冰到成龙合作可以看出唐德在选择项目时十分看重明星,有唐德前员工向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透露吴宏亮常常在员工会议中提到:“你们长得这么丑,在这个行业里就是要为明星服务的。”

所以当唐德选择由周杰伦自编自导的电影《天台爱情》作为发行首秀时,一切都显得顺其自然。没成想这部电影质量被观众戏称为“超长版串烧MV”,最终仅收获1.19亿元票房,给投资份额占25%的唐德带来了一笔小损失。

唐德风云十五年:一个星光浮沉的典型影视公司样本

不过,这很快被发行《饥饿游戏2:星火燎原》的收入抵销。原来,唐德还成立了一个名叫“唐德国际”的子公司用来参与外国电影的投资和发行,唐德电影版块的收入早期其实多来自于这部分业务的收入。

由于唐德入局电影发行时间较晚,唐德灿烂很难拿到国内的优质项目,唐德国际投资的国外项目,又不一定全部交给唐德灿烂来发行,导致两个子公司之间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很难协同资源真正把电影版块做大做好。

就在这时,范冰冰再次成为唐德幸运女神,公司突然开挂。2014年年底,由范冰冰主演、唐德制作了三年的古装大剧《武媚娘传奇》上星播出,仅当年就给唐德贡献了2.68亿元收入,占其当年电视剧收入的71.51%。

2014年最后一天,中国证监会发布该年最后一批IPO过会名单,唐德跑赢新丽传媒、幸福蓝海、能量影视,成为当年唯一一家成功过会的影视机构,公司坐等上市。

两度启用国企老兵,新业务拓展失败

2015年是唐德最风光的一年。

那年,唐德正式上市,赵薇和范冰冰作为十大股东之一同台敲钟,赵薇在股东代表发言时坚定的称:“唐德影视会成为中国最厉害的公司。”《武媚娘传奇》凭借着当年前五的收视率,通过频繁的二轮三轮发行,继续给公司带来1.98亿元收入。

唐德风云十五年:一个星光浮沉的典型影视公司样本

为了庆祝,唐德安排全体员工去三亚团建三天。第一天,吴宏亮在员工宴席开始时激情发表讲话,他回顾了唐德的发展历程,细数了创业的不易。待到抽奖环节,兴致极高的吴宏亮甚至扬言要将公司股权作为奖品,被身边的人急忙劝住。

此时唐德市值已过百亿,自然不能只守着电视剧制作与发行的老本行和处于雏形的电影版块,开始大举向影院和综艺领域拓展。

那一年,唐德挖来珠影集团董事副总经理赵军,助其建立影院版块。此前,赵军任职中影南方电影新干线总经理期间,曾快速扩张影院、成果颇丰。

“听说赵军要帮唐德从零开始建影院时,我非常震惊,没想到唐德竟然能挖到我们行业内人尽皆知的前辈。”影院行业人士徐辉向小娱感叹。即使唐德对此业务很是低调,甚至没有召开发布会,但业内人都知道是赵军在管理,所以不断有一些外部资金闻风进来。

8点1氪|百事中国声明:百事可乐饮料厂无确诊病例​;雷军卸任北京金山软件有限公司执行董事;阿里与长江云通成立智慧城市新公司

拉夏贝尔拟出售太仓夏微仓储全部股权

和影院业务不同的是,唐德进军综艺很是高调。2016年,唐德以6000万美元(约4亿人民币)的高价从Talpa传媒买来《中国好声音》五年期独家版权。

在此之前,灿星联合浙江卫视已连续做了三年《中国好声音》,把这档节目塑造成全民皆知的品牌。唐德却在Talpa传媒与灿星续约谈价期间突然插足,由此引发三方纠纷,惹来官司。

但特别出人意料的是,唐德综艺板块的负责人是从广西卫视挖来的凌红,“这个人在综艺行业并不知名,当时很多外部人士都觉得不可思议。不过公司内部的人倒是比较理解,因为做《武媚娘传奇》的时候,唐德和广西卫视就有过合作,另外他们也曾和广西卫视出过一档名叫《大地飞歌》的综艺,吴老板还是很念旧情的。不过实际上,这是由世熙传媒团队制作的。”唐德前员工吴泽田分析道。

可想而知,唐德版的《中国好声音》直到现在也并未立项开拍。为此,唐德不得不与Talpa传媒解约,除了前期招商等动作统统付之东流外,还损失了约1.3亿元人民币的版权预付费用。

与此同时,影院业务也宣布告急。“2016年时,全国影城业态就已经比较饱和。好的地段,或者三四线下沉城市都被大影投公司抢占的差不多了。唐德在跟别家竞争的时候也没能赢过对手。最后实际开业的也就只有5到6家,比如广州白云汇。”一位影院方面的人私下向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透露。

在这位影院拓展人员看来,唐德的影院业务没有做起来,主要有两大原因,除了唐德入局晚之外,还因为影院在唐德内部并不是主要业务,公司对其的重视程度有限。而且赵军的团队远在广州,跟北京总部的沟通也存在一定问题。

2017年,唐德要求影院团队迁往北京工作,但赵军团队很多人都已成家立业,全部搬到北京并不现实,因此影投团队基本上就解散了。

综艺业务也始终没有真正做起来。公开信息里,与唐德有关的知名综艺仅有2018年的《创造101》一个,其实只不过是该综艺的导演中有一位来自唐德投资的团队。

“从唐德综艺版块的项目和用人选择,你就能看出唐德的行事风格,如果有一个商业市场上能力特别强的人和一个国有单位出来的同时竞争一个岗位,吴老板肯定会选后者。”吴泽田向小娱回忆往事时总结道。

唐德的影院和综艺业务名存实亡。

同样“受伤”的还有范冰冰,此时范冰冰和唐德合约到期,为了加深绑定关系,唐德学习华谊开创的收购明星公司股权再进行收益对赌的方式,打算以超7亿元的估值收购范冰冰成立仅1年的空壳公司爱美神51%的股权,没成想被深交所喊停,计划失败。

亡羊补牢,巴清传压垮唐德

不像一过解禁期就大规模减持的赵薇家族,范冰冰和唐德的紧密关系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如吴宏亮在唐德上市后首个股东大会上说的那样:“我们与范冰冰的这种紧密关系,也是一般影视公司做不到的。”

像范冰冰主演的《赢天下》,就于2016年制作完成,唐德以每集800万,总价4.8亿元的天价将该剧的网络独播权卖给天猫技术(即优酷),并提前收到2.16亿元预售款。

唐德风云十五年:一个星光浮沉的典型影视公司样本

公允地说,那几年唐德其实在老本行上的发展势头很强劲。

当年吴宏亮曾对记者透露:“唐德有多达80个影视项目正在推进”。在《东宫》《新市委书记》《龙王觉醒》等一众拥有知名IP的项目中,制作费用高达4亿元的《赢天下》(现名:巴青传)显然是最重要的一个。

《赢天下》之后遭遇的一波三折,相信业内并不陌生。第一波阻碍来自广电出台的“限古令”,为了避开政策让剧顺利播出,唐德对剧集内容进行大量删减,并将剧名《赢天下》改为《巴清传》。

第二波阻碍来自女二号马苏,她因在“李小璐和PGONE事件”中公然撒谎,名誉受损。就在这时,该剧突然被秦粉盯上,以抹黑歪曲历史人物等原因上书广电总局。在此背景下,原本该于2018年1月在东方卫视和江苏卫视同步播出的《巴清传》惨遭撤档。

两个月后,男主角高云翔“澳洲涉嫌性侵案”发生,《巴清传》遭遇第三波阻碍。唐德对此反应迅速,投入6000万元,请来李晨补拍男主戏份,打算用换脸技术处理。

没成想这波刚平,当年5月女主角范冰冰被崔永元举报,深陷“税务风波”。轮番遭遇四重打击的《巴清传》播出遥遥无期。

为了应对这场危机,唐德使出的招数令人不解。2018年6月,唐德宣布立即安排剧集《一身孤注掷温柔》和成龙电影《狂怒沙暴》两个高成本、大制作的项目开机。“之所以这样,公司是想靠这种明星项目从资本市场获取更多支持来补《巴清传》的洞。”唐德前员工吴泽田透露。

唐德风云十五年:一个星光浮沉的典型影视公司样本

唐德确实靠成龙电影,尝过快速吸金的滋味。在《狂怒沙暴》前,唐德依靠《大兵小将》正式布局电影行业,之后又合作成龙制作了电影《绝地逃亡》。影片尚未上映,和和影业联合阿里影业旗下中联华盟以及联瑞影业就一起为影片保底10亿票房,唐德从中收获超3亿元保底发行收入。

这一次,唐德显现出更大的野心,将视野放置全球,请来好莱坞团队组成一支豪华的制作阵容,《极品飞车》导演斯科特·沃夫、《摩纳哥王妃》编剧阿拉什·阿梅尔等都在此之列。

然而因为项目准备过于仓促,给制作带来诸多后遗症。本打算在今年春节档上映的《狂怒沙暴》现在还未完成后期。因同样原因,《一身孤注掷温柔》更是在开机一周就遭遇严重问题面临停拍。它们不仅没有给唐德带来任何资金支持,反倒形成更大的资金黑洞。

其实这两个项目遇到的问题,是唐德的常态,只不过在公司财务状况较好时没有显现出来。公司偏爱知名IP或者明星阵容豪华的项目,即便在时间要求不那么紧急的时候,唐德的项目也常常准备尚未做足便匆促开机。

“他们一直在做的事情就是把盘子和资源码好,保持一个风光的表面,从内容层面看,其实剧本把关并不严格。”在李志看来,“每次项目部过会前,我们其他部门都能知道谁铁定能过。”

还有一位华夏电影员工向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描述,唐德的办公地点就在华夏电影对面,几年前,他曾受邀一起看一部批片。“影片结束后,唐德的业务人员还没有发表看法,老板吴宏亮就先发表起意见。业务人员之后只能顺着老板的话往下说。”

江湖义气至上、官僚做派的公司风气很多时候让事情变得事与愿违,为了满足各方利益,只好让这些不达标的项目顺利过会、早早开机,公司面临不少项目决策上的失误。这几年间,唐德既没有做出好口碑的作品,收入也无法企及《武媚娘传奇》的高度。

在这样的运行机制下,唐德储备的IP都无法发挥其最大价值。不仅是IP,唐德拥有的人才也是如此。

除去赵薇和范冰冰,唐德还通过股权绑定了一部分优秀的影视人,签约了大量编剧、导演和艺人,盛和煜、滕文骥、余飞、齐星、柳越等在公司上市之前就已签约。

其实这样的用人观也体现在每次的开会座次上,李志还记得,只要有明星到场一般都是上座,“次之是导演编剧等创作者,制片人和其他工作人员都是坐下面的。”

或许是内部的项目立项和配套人才并不完善,拥有80多个IP的唐德那几年却很难将这些项目和人才资源进行组合配置,反倒是不断有外部制作公司前来借用人才去参与他们的项目。导演丁黑和华数娱乐合作拍摄电视剧《那年花开月正圆》,导演许宏宇拍摄爱情片《喜欢你》,余飞合作金盾影视制作中心等创作的《人民的正义》等都是案例。

唐德风云十五年:一个星光浮沉的典型影视公司样本

吴宏亮对此并不在意。唐德并未参投的《喜欢你》上映后,有一次许宏宇来唐德开会,吴宏亮不仅安排他坐重要的位置,还当众表扬这部影片。“只要你能做出成绩,无论是否属于公司,他都会认可你。”

实际上,李志很多时候也认为除了服务态度,明星团队其实是需要出品公司有更专业的能力的,“范冰冰团队每次都非常深度的参与项目的宣传和商务,我能感觉到她在这方面的需求我们很难匹配的上。”

大部分接受小娱采访的人,都提到吴宏亮其实是一个很好的人,对影视内容有追求有情怀,也敢于承担。

唐德遇到困难时,吴宏亮把所有能拿出来的资产都投入到公司中,并非是那种利用上市公司玩资本游戏的人。但由于他和公司大部分核心都来自体制内,在项目判断、用人、公司管理和内部人才培养上都有严重的国企风格,特别是他们还拥有上一代影视人那种明星至上的观念。

依赖明星并非原罪,但明星本身的不稳定、内功修炼的缺失、单纯的坏运气,诸多因素夹在一起,都导致了唐德走向衰败。

当河豚影视档案(id:htysda)谈到唐德被浙江广电收购时,唐德前员工感叹道:“这是那一代影视人的落幕。”

36氪首发 |「开思」获5000万美元C2轮融资,已服务1600多家汽配供应商和8.6万家维修厂

半年前,开思刚完成8000万美元的C1轮融资。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176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