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涉疆问题国际化的幕后推手

  美国国会审议通过的所谓“2020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已正式成为美国海内执法,美国国会还设计推动通过所谓“维吾尔族强迫劳动预防法案”。美国罔顾事实、指鹿为马,对我国新疆开展的反恐和去极端化事情举行无理指责和攻击,并以海内立法的形式将美国对涉疆问题的过问常态化。这既是美国自力的涉疆政策逐渐成形的一个危险信号,也是历久以来美国推动涉疆问题国际化的最新手法。应该看到,在美国对华战略已泛起重大调整,并将中国列为美国主要战略竞争对手的大靠山下,美国现在越来越多地在国际上打所谓的“新疆牌”,醉翁之意不在酒,以疆制华的战略意图昭然若揭。

  美国建构起来的所谓“新疆问题”叙事

  历久以来,美国肆意操弄所谓“新疆人权”议题,将新疆的反盘据、反暴恐和去极端化斗争,以及我国在新疆开展的正常的社会经济生长设计(如“西部大开发”),歪曲为所谓“新疆问题”。众所周知,历久以来新疆境内外的“东突”盘据势力一直妄图将新疆从中国盘据出去。20世纪90年代以来,“东突”势力为到达盘据新疆的目的,以宗教极端为头脑基础、以暴力恐怖为手段,野蛮残杀新疆各族无辜民众、攻击新疆各级党政机关单元,损坏新疆的社会稳固和长治久安大局。而美国建构起来的所谓“新疆问题”则将“东突”分子包装为“自由战士”,将他们制造的暴恐事宜歪曲为中国政府“在新疆压制少数民族”,并由此导致的反抗中国“虐政”与“殖民统治”,争取民主人权、宗教自由和“自力”的怪异叙事。

  近三十年来,美国一再打着人权珍爱、宗教自由的幌子,在国际上装出一副“十分体贴”新疆民众福祉的慈悲容貌,与外洋那些所谓“维吾尔人代表”眉来眼去,在众多国际场所为新疆少数民族的权益“仗义执言”,颇能诱骗海内外一些不明真相的善良人士。试问几十年来美国真的体贴过新疆各族人民的生存权与生长权吗?面临南疆四地州数百万急需脱节贫困的各族民众的时刻,美国可曾为他们的脱贫致富投入过一分钱?面临新疆一系列暴恐流动的死难者及其支属眼泪的时刻,美国可曾表达过一丝的同情与慰问?美国鼎力推动“新疆问题”国际化,实质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妄图借支持境内外“三股势力”搅散中国、盘据新疆,损坏中华民族的伟大中兴,其心可诛。

  美国推动“新疆问题”国际化的不光彩历史

  历史上,由于美国与新疆距离遥远,且美国在这一区域也没有特殊的利益诉求,美国立国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并不体贴新疆事务。新中国确立后至20世纪70年代末,美国由于缺乏介入新疆事务的有效途径与手段,对新疆事务的介入受到了很大限制。然则随着苏联的解体和冷战的竣事,美国出于停止中国生长的需要,迅速加大和提升了介入新疆事务的力度,而且很快成为推动“新疆问题”国际化的主要推手。历史上,美国总统、副总统、国务卿以及国会领导人多次会见“东突”组织头目;提名“东突”分子角逐诺贝尔和平奖或者支持授予他们种种名目的人权奖,向“东突”组织和小我私家提供资金支持,拒绝将那些双手沾满鲜血的“东突”恐怖分子交给中国审讯;在美国之音和自由亚洲电台等媒体开设维吾尔语节目对新疆举行反宣渗透等。受此影响,美国学界和智库也加大了对新疆的研究力度,为美国政府的新疆政策决议提供所谓咨询和建议。

《婆婆和妈妈》秦昊因女儿被欺负落泪 李佳航性格耿直爆笑

林志颖妈妈回忆对陈若仪的初印象:希望你把我当成亲生妈妈  陈若仪和弟媳带婆婆前往超市买菜。随后姜潮麦迪娜带婆婆跳起迪斯科,姜妈妈戴着墨镜放飞自我尽情舞动,场面十分欢乐。

  2018年以来,美国更是变本加厉,从行政当局到立法部门,从新闻舆论到各种智库,不停炒作“新疆问题”,攻击新疆反恐、去极端化事情,攻击的焦点则是新疆正在积极探索行之有效的“去极端化”措施——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美国有意将其污蔑为“再教育营”“集中营”等,误导国际上那些不明真相者将新疆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与昔时纳粹德国迫害犹太人的集中营联系起来,发生错误的联系与遐想。此外,美国还在海内通过揭晓国别人权讲述和宗教自由讲述,并在联合国等国际多边场所自动挑起和组织新疆议题的讨论,甚至借新疆人权议题挑拨中亚国家、伊斯兰国家与我国的友好关系,损坏“一带一起”建设。

  美国推动“新疆问题”国际化的特点及危害

  美国已经成为“新疆问题”国际化的最大推手。美国推动“新疆问题”国际化的介入主体,从总统、副总统、国务卿等行政官员到国会议员等立法官员,从人权问题非政府组织到智库、媒体,相互配合,共同发力。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戈尔等美国多位总统、副总统均曾接见过“东突”组织头目,向他们表示支持。2018年10月4日,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在哈德逊研究所揭晓关于中国政策的果然演讲时,果然指责新疆;国务卿蓬佩奥也曾在多个场所与所谓的新疆“受打压人士”举行会晤,并在多个场所攻击新疆的“去极端化”和教培事情。2018年最先运作的“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则是美国国会反华议员们的“杰作”。与此同时,美国媒体和智库的研究讲述中也充斥着对中国治疆政策的诸多质疑与指斥,各种非政府组织更是充当了美国政府联系和支持“东突”组织的中介。

  美国推动“新疆问题”国际化的方式,从提供资金支持到放置人员培训,从揭晓国别人权讲述或宗教自由讲述到出台涉疆法案,名堂众多,不一而足。美国不仅允许和支持“世维会”“美国维吾尔协会”“东突流亡政府”等新疆盘据组织在美国确立基地,并为其在美国开展流动大开方便之门,而且通过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等非政府组织为这些盘据组织提供资金及人员培训支持。在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针对中国的人权资助项目里,不仅将新疆与中国并列,而且提供的资助金额逐年提高。仅2015年,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为“美国维吾尔协会”和“世维会”提供的资金就划分到达29.5万美元和26万美元。

  美国还策动其西方友邦在涉疆问题上与其举行互动与呼应,强化西方在涉疆问题上的国际话语权,蒙蔽国际社会,并贪图将中国置于被告席上。2018年11月,美国怂恿15国驻华大使联名致信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领导人,要求会晤并表达对“新疆状态的担忧”;2019年7月美国又激昂24个国家联名致函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指斥中国治疆政策;2020年3月,受美国资助的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揭晓讲述称,“中国政府强迫少数民族劳动”。此外,美国还行使“新疆人权”议题在“一带一起”沿线伊斯兰国家中散布对我国的不满情绪,滋扰“一带一起”建设的推进。

  美国推动“新疆问题”国际化的危害日益展现。首先,向境内外的极端分子、恐怖分子发出了错误的信号,激昂他们在新疆发动更多、更大规模的暴恐流动,直接威胁到新疆各族2400多万民众的生命和财富平安,更对我国的领土和主权完整组成潜在的危害。其次,使新疆盘据势力错误地以为他们近年不停地以人权、民主、自由议题在国际上炒作,推动涉疆问题国际化取得了显著的成效,将来会更积极地以炒作相关议题博取国际反华势力的同情与支持。再次,第二次中央新疆事情座谈会以来,新疆社会大局稳固、连续向好,反恐与去极端化事情取得显著成效,这为新疆各族民众安身立命缔造了优越的社会环境,然则美国推动“新疆问题”国际化,将滋扰我国治疆政策的施行,阻挠新疆社会稳固和长治久安总目标的实现,阻碍新疆“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的推进。

  在“零和博弈”头脑下,美国历久借所谓“新疆人权议题”,不停将涉疆问题国际化,严重滋扰新疆反盘据、反暴恐和去极端化事业,贪图恶化中国生长的国际环境、停止中国崛起。此次,美国将“2020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通过成法,是又一次推动涉疆问题国际化的危险行为,各国有识之士应当坚决否决美国依据其海内执法粗暴过问他海内政的无理行径。

  (作者:曹伟,系兰州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国家平安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教育部区域和国别研究培育基地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编辑:田博群】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173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