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天府之国”的国防画卷

  品读“天府之国”的国防画卷

  “九天开出一成都,万户千门入绘图”“剑南山水尽清晖,濯锦江边天下稀”……自李冰父子开凿都江堰始,成都这个“水旱从人,不知饥馑,时无荒年”的“天府之国”,历经沧海桑田,获誉绵延千年。

  回眸追溯,蜀郡太守李冰治水并不是为了军事目的,其修建完成的都江堰水利工程,浇灌出天府之国。富庶起来的蜀地为秦横扫六合、一统六国提供了有力后援,并今后成为中国战略大后方,也以富庶温润为底气,形成“水般随性,竹般坚韧”的怪异精神气质。

  都江堰、武侯祠、川军、歼-20……品读着这串看似不搭界却又有机相连的“蜀舆图语”,记者在这座有着2300多年建城史的西南历史文化名城发现,随性而坚韧的特质,巧妙融合在历史人文、社会生长中,更浸润着这座西南重镇的国防建设。

  国防理念融入都市血脉

  穿过袅袅青雾、满目幽绿,自岷江出山口——天下著名水利工程都江堰出发,向成都偏向行驶70余公里,在黄龙溪古镇边的碧绿野外中,伫立着一座宽阔营院:四川省成都市国防教育训练基地。

  步入其中,军事训练区、武器模子展厅等区域划分清晰、设施完好。“我们主要通过开展学生军事训练、卫生救护等课目,来增强国防教育。”自基地2008年确立便担任教官的吴清明告诉记者,基地迄今已承训百万余人,2012年9月获评“国家国防教育树模基地”。

  成都并非一座国防特色鲜明的都市,但类似聚焦国防知识宣传普及和技术实践的国防教育训练基地、少年军校等并不少,与悠闲之都协调共生。国防浸润,如滋润成都平原的都江堰,从古至今绵绵不绝。

  “网红地标”宽窄巷子,因老成都的悠闲生涯体验闻名遐迩。谁能想到,300多年前,这里是一座戒备森严的城池。康熙五十七年平定准噶尔之乱后,选留千余兵丁驻守成都,在当年少城的基础上修筑满城,设官街8条,兵丁胡同42条。兴仁胡同是现在广为人知的宽巷子,太平胡同是窄巷子,宽巷子住文武官员,窄巷子住士兵。现在,窄巷子32号门头老墙上,还留着拴马石……

  “最成都”的人民公园建于1911年。现在是成都的国防教育主题公园,每逢国家公祭日、党史军史主要纪念日,这里都市组织纪念流动。成都人爱到这里品茗赏菊、避暑划船,游客大都市挤出半日,依着竹林小溪体验品茗、采耳等市井生涯的清闲。悠然间,川军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现代国防科技艺术浮雕、川籍抗日将领故事长廊等12处纪念设施漫衍其中,让人不经意间耳濡目染。不少家长带着孩子闲步其中,体会岁月静好来之不易。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在延续7次获评“天下双拥模范城”的成都,国防浸润似古诗描绘——

  全市数十个国防教育基地、抗战纪念设施场馆对国防教育流动优惠或免费开放;市国防教育学会讲师团常年依托着名文化讲坛开展专题讲座,先后约请金一南等军队着名专家前来授课;每年全民国防教育日举行都市人民防空演习;在建军节、国庆节等主要时间节点在全市各大媒体平台公布国防相关内容……

  2019年11月11日是人民空军确立70周年纪念日,成都各种新闻媒体刊播70年来人民空军的建设成就,交通移动电视、户外显示屏转动播放寄语,四川军地团结举行的“我爱祖国的蓝天”主题摄影展免费开放,前来观光影展的市民络绎不绝,许多人深情留言,表达对武士的敬意、对国防建设的礼赞。

  国防印迹植根都市巷陌

  “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

  成都作为战略大后方,在清朝“湖广填四川”大规模移民潮之后,还履历数次迁徙,随同人口雄师迁来的,另有差别地域的文化和浓郁的国防气息——

火箭军参谋部某队利用信息化手段为基层减负

统计上报人员在位、车辆动用信息,是基层文书的一项日常工作。”  看来,利用信息化手段进一步为基层减负、让数据服务于战斗力,已成为该队官兵共同关注的一件大事。“让数据多‘跑腿’,让官兵少‘跑路’”,这话既蕴含“少麻烦基层官兵”的减负理念,也诉诸“多使用信息化手段”的工作方法。

  抗战时期,北方27所大学迁来成都,华东和华中200余家工厂迁入四川,厥后回迁时不少人选择留下。1949年后,大批军政干部南下四川。20世纪50年月末最先,以成都为中央,又迁来上千家工厂和科研机构,睁开涉及国防科技、工业交通等重点领域的三线建设……

  记者实地探访发现,一些那时只有代号的兵工厂,一部分随着时代生长沉淀为都市影象,但仍有许多星罗棋布般漫衍在成都市域。飞机设计、航天通讯、发动机、光电仪器……单听名字,尖端、“硬气”的气息便扑面而来。

  在成都,提及“成飞”无人不晓。全称为“成都飞机工业有限责任公司”的“成飞”早已成为成都人的自满。歼-20、歼-10系列战机都是在这里研制生产的。

  这里缔造了成都最值得自满的国防影象。创建于1958年的“成飞”原名是“国营132厂”,是国家“一五”设计156个重点建设项目之一。专家和工人从大江南北搜集而来,研制生产歼-7系列、歼-10系列等数十种型号、数千架飞机,成为中国主要歼击机研制生产基地。近年来,“成飞”更以歼-20战机的高光亮相,不停夯实我国的国防实力。

  当国防文化植根都市,便有了“随风潜入夜”的气力。成都另一座昔日的兵工厂已蝶变为文创“梦工厂”。在成都攀附路一家工厂门口,记者看到大门两侧一边写着“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七三二二工厂”,另一边是“BY YOUNG·1906创意工厂”字样。顺着缀有“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兵”口号的青砖围墙浏览历史图片,顿感时空交织——

  1877年,成都开办四川最早接纳机械制造枪炮弹药的机械局。眼前这座建于1906年的白药厂,为机械局生产火药。1939年改为兵工署第五十工厂艺徒学校。1950年解放军接受后确立军械装备专业保障服务基地,1964年更名为七三二二工厂,曾经为国防建设作出主要贡献。

  大隐约于市。穿行其中,昔日的火药味早已消失,红砖厂房、攀满爬山虎的老办公楼间,群集着体育健身、影视创作等50余家文创企业,沧桑中洋溢着现代文化气息。走遍成都,记者发现,各级政府倾力打造的工业遗址文创园,另有东郊影象、四川齿轮厂影象馆等多处,不少青年趋之若鹜,在追求时尚的同时,也可领会曾经的历史,感受这座都市的国防印迹。

  国防建设拓展都市视野

  “最牛空军班!一个班17人被录为空军航行员!川大附中太棒……”2019年酷夏,社交平台热传的一则新闻,让四川大学附属中学航空实验班进入人们视线。

  “航空实验班已纳入成都市教育局、科技局和市科协确定的‘成都市拔尖创新人才早期培育’项目。”空军招飞局成都选拔中央向导先容,他们根据“军地互助、团结培育、多元保障”机制,探索军事航行人才早期培育新模式,中考时严酷筛选,在高中超前培育,2018年结业的首届航空实验班有17人考取空军航空大学航行学员,去年结业的第二届实验班又有17人被录取。

  《隋书·地理志》称成都人“士多自闲”。实在,在巴蜀文化熏陶下的成都人,关键时刻会迅速收起他们的闲适本色,转变为骁勇的状态。

  成都平原飞出去的“长空卫士”,在空中留下他们的追梦足迹:空军唯一3夺“金头盔”的航行员、西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原旅长蒋佳冀,就来自成都列五中学。2014年珠海航展,4名中国空军首批歼击机女航行员驾驶歼-10战机潇洒飞翔,其中3名女航行员都是由空军招飞局成都选拔中央选拔参军。

  都市性格来自传承。自古被家国情怀滋养的成都,在2016年“天下双拥模范城(县)”评选中,是天下省会都市中唯一包罗4个“天下双拥模范城(县)”称呼的都市。其中的崇州和邛崃之间有个大邑县安仁古镇,是抗战名将刘湘的田园,四周的建川博物馆等国防教育基地声名远扬。

  “为了和平,珍藏战争”。壮士群雕广场、抗战老兵指模广场、中流砥柱馆、川军抗战馆……置身建川博物馆,好像回到浴血奋战的年月。七七事变后刘湘率30万川军出川抗日。“敌军一日不退出中国境,川军则一日誓不回籍。”刘湘在前线病逝前的遗嘱至今振聋发聩。同是成都人的王铭章将军,率五千余将士死守滕县,最终壮烈殉国。

  记者在建川博物馆和成都博物馆见过统一组历史图片:抗战时期,数十万人民栉风沐雨、肩挑背扛,在成都周边修扩建军用机场。觅着机场名称,记者欣喜发现,许多为抗战胜利架起的“天路”,至今仍“鹰”飞“鹄”落。今春抗疫斗争中,运-20等多型运输机数次从始建于抗战时期的机场腾飞,运送军队医务人员和医疗物资驰援武汉……

  岁月更迭,这块热土充满惊喜。2019年8月17日,全球第一颗以古文明遗址命名的“三星堆号”AI卫星发射升空,助推成都广汉航天产业生长及西南“卫星城”建设;11月20日,成都舰入役中国海军北海舰队,这艘现代化防空驱逐舰正乘风破浪、护卫海域……

  悄悄流逝的岁月,永远稳定的国防情怀。这些带有成都烙印的卫星升空、战舰下水,记挂在成都人的心上,拓展着成都人的国防视野。

胡晓宇

【编辑:陈海峰】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135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