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部发布指引弱化盈利考核 引导担保机构聚焦支小支农

  人民网北京6月2日电 (任妍)近年来,国务院鼎力推进政府性融资担保系统建设,支持小微企业融资生长,在流通金融服务毛细血管、指导更多金融“活水”流向小微企业方面施展了努力作用。但仍存在放大倍数不高、聚焦支小支农不够、担保费率偏高等问题。

  为规范地方各级政府性融资担保、再担保机构绩效评价事情,指导政府性融资担保、再担保机构坚守主业、聚焦支小支农、努力服务小微企业、“三农”和创业创新,克日,财政部印发了《政府性融资担保、再担保机构绩效评价指引》(以下简称《指引》)。

  日前,财政部有关负责人记者就《指引》有关情形回覆了记者的提问。该负责人示意,政府性融资担保、再担保机构均应依据《指引》开展绩效评价事情。

  四个维度构建政府性融资担保系统

  该负责人示意,《指引》从政策效益、谋划能力、风险控制、系统建设四个维度构建了政府性融资担保、再担保机构绩效评价系统。归纳共有以下特点:

  一是突出政策导向。提高政策效益指标分值(在百分制中独占40分),重点审核新增支小支农担保营业规模及占比、新增1000万元及以下担保营业规模及占比、担保费率等指标,指导政府性融资担保、再担保机构聚焦支小支农、降低费率水平。

  二是激励营业拓展。在谋划能力方面重点审核新增担保营业规模、放大倍数等指标,激励政府性融资担保、再担保机构自动作为、扩大营业规模。

  三是弱化盈利审核。坚持保本微利原则,不追求国有资本保值增值率增幅最大化,同时明确经济下行期内,在做好风险防控的前提下,可适当降低该项指标分值或暂不审核该项指标,施展政府性融资担保逆周期调节作用。

  四是强化正向激励。将绩效评价效果作为担保机构获得资本金弥补、风险抵偿、补助、奖励等财政支持,与国家融资担保基金优先互助,以及确定负责人薪酬、工资总额的主要依据,增强机构内生动力。

  三个层面实现兼顾灵活性与可操作性

  担保机构与再担保机构共用一套绩效评价指标系统,若何兼顾灵活性与可操作性?财政部有关负责人示意,考虑到担保机构和再担保机构在营业模式和机构定位上的异同,《指引》在绩效指标系统设置上兼顾了原则性与灵活性:

  一是在指标设置上“合二为一”,选取支小支农营业占比、担保费率、放大倍数、代偿率等担保、再担保机构通用的评价指标,构建统一的指标系统。

长白山下唱新篇——吉林延边州脱贫攻坚观察

近年来,汪清一步步建立起45个种植标准化示范基地,逐渐跻身国内黑木耳高端市场,木耳卖到北上广,村民人均年增收三四千元。龙蒲高速公路大桥下,一个有着百年历史的朝鲜族村庄——“金达莱”民俗村,如今成了网红打卡地。

  二是在分值设定上“一分为二”,划分体例了担保机构和再担保机构的绩效评价评分表,并针对再担保机构不开展直保营业以及施展系统龙头作用的特点,适当降低其谋划能力指标分值,提高系统建设指标分值,体现各有偏重。

  三是在具体操作上“统分连系”,既统一给出了各项指标的分值和评分标准,供参考使用,又允许各地连系内陆现实及机构特点,“因地制宜”、“相机行事”,适当调整指标及分值,切实增强可操作性。

  两项划定明确适用融资担保机构

  《指引》适用于哪些融资担保机构?财政部有关负责人先容,为明确界定政府性融资担保、再担保机构的局限,《指引》作了两项划定:

  一是明确政府性融资担保、再担保机构界说,即“依法设立,由政府及其授权机构、国有企业出资并现实控股,以服务小微企业和‘三农’主体为主要谋划目的的融资担保、再担保机构”。

  二是实行名单制治理,由省级财政部门会同有关部门确定内陆区政府性融资担保、再担保机构名单。对于名单外的国有控股机构,原则上不得纳入政府性融资担保系统,不得享受各级财政政策及资金支持,不得与国家融资担保基金开展营业互助。

  此外,对于农业信贷担保机构应统一纳入政府性融资担保、再担保机构名单治理,但考虑到农业信贷担保营业定位特殊、单笔规模更小、风险相对较大的特点,财政部会同有关部门参照《指引》另行设置了对农业信贷担保机构的绩效评价指标系统。

  正向激励助推政府性融资担保行业康健生长

  为更好施展政府性融资担保增信作用,财政部有关负责人先容,《指引》是基于普遍开展调研、充实听取有关方面意见的基础上而制订。

  该负责人示意,出台《指引》是强化金融支持稳企业的主要行动,是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系列决议部署的主要行动,将激励指导政府性融资担保施展逆周期调节作用,与已出台的各项政策形成协力,有用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助力做好“六稳”事情、守住“六保”底线。

  他指出,健全政府性融资担保制度系统的要害一环。近年来,国家不停健全政府性融资担保的“四梁八柱”,相继出台了《融资担保公司监视治理条例》及配套制度,印发了《国务院关于促进融资担保行业加速生长的意见》、《指导意见》等纲领性文件。《指导意见》明确了政府性融资担保机构的准公共定位,描绘了政府性融资担保行业的生长蓝图。《指引》与《指导意见》一脉相承,改变简朴套用国有企业、金融机构绩效评价指标的现状,重构政府性融资担保绩效评价系统,有助于强化对政府性融资担保绩效评价事情的统一指导和规范。

  一段时期以来,在“重盈利审核”的绩效评价导向下,政府性融资担保机构泛起了“垒大户、挣快钱、高收费”以及“停滞不前”两种生长倾向,政策功效作用未能充实施展。对此,财政部该负责人示意,《指导意见》的落实效果有待提升,《指引》是政府性融资担保行业康健生长的助推器。

  该负责人先容称,《指引》突出政策导向,坚持职责定位,弱化盈利审核,强化正向激励,着力指导政府性融资担保机构回归担保主业、聚焦支小支农、降低担保费率、拓展营业规模,有助于推动政府性融资担保行业康健可持续生长。

【编辑:田博群】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2lxm.com/archives/13535.html